​經濟危機:比特幣牛市最大的催化劑

9月、10月是比特幣的多事之秋,9·25事件讓我們看到了市場的恐慌,頹勢盡顯,暴跌已成必然,之後投資者情緒更是壓抑到了極點,比特幣最低跌到了7400美元左右,市場下探仍未停止。

9月、10月是比特幣的多事之秋,9·25事件讓我們看到了市場的恐慌,頹勢盡顯,暴跌已成必然,之後投資者情緒更是壓抑到了極點,比特幣最低跌到了7400美元左右,市場下探仍未停止。

​經濟危機:比特幣牛市最大的催化劑

然而一則消息激起驚天變,10月26日比特幣單日上漲至10500美元,漲幅達40%,大起大落方顯英雄本色,在加密貨幣市場,比特幣成為了最亮眼的「英雄」。

比特幣作為區塊鏈行業的圖騰,預期的利好自然能凸顯比特幣的偉大,價格自然水漲船高,但此輪比特幣上漲行情看似迅猛,實則仍是不痛不癢,預期永遠帶來不了根本的變化,比特幣牛市最大的催化劑不是行業預期,而是經濟危機。

2008年金融危機與比特幣

2003年初,美國政府為刺激經濟,對內出台了一堆經濟振興計劃,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土地政策」——「人人皆有房住」。但是雖然口號打得響,但是一大部分民眾由於收入不穩定、信用不達標等仍沒有貸款資格。

但是美國政府為了刺激經濟無所不用其極,時任當時美國總統的小布希仍說服國會通過相關法案,使銀行能夠向信用低的用戶提供貸款,而這就也被稱為「次級貸款」。

美國也正因此政策大大的拉動了GDP,至此房地產行業泡沫也已經被鼓吹起來。此後房地產貸款公司為分擔風險及早收回現金將華爾街拉了進來,將自己的次貸貸款產品低價打包出售給華爾街。

而華爾街更是將這筆次貸產品玩出了花樣,將其「證券化」,並花費巨額資金讓證券評級機構給其金融產品打上「好評」,使得任何人都可以「放心」購買這筆貸款的證券化商品,從而再次將風險轉移給了普通民眾。

最終房地產泡沫被擠到了一個空前的高度,賬目上的數字越來越大,而實際生產出的價值卻依舊如往日,人人違約,最終由次貸產品堆積起來的天堂瞬間崩塌。

自此,人民不再相信那些所謂的具有權威的權力機構和金融機構,因為正是他們將人民親手推向了深淵。直到2008年9月15日,擁有巨大商業地產的雷曼兄弟迎來了大廈傾倒。

2009年1月,中本聰在比特幣在創世區塊中留下一句無法被修改的話:「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2009年1月3日,財政大臣正處於實施第二輪銀行緊急援助的邊緣)」。而這句話足以將當年的罪人永遠釘在恥辱柱上。

自此比特幣也正式進入歷史的舞台,而它審視的則是各國權利機構與中央銀行。時至今日,各國再也不能忽視比特幣的存在,在一定意義上,比特幣是危機下的產物,是唯一真正值得人民信任的東西。

債務危機引發的13年大牛市

在今日,質疑比特幣價值的仍大有人在,而最大的爭執點在於比特幣是一種虛無縹緲的東西,產生不了任何價值,但是又是誰規定只有實實在在的東西才具有價值呢?

比特幣最大的價值源於共識,源於信仰,這種共識並不是來源於一種去中心、去政府的極端思想,更多的是對自己應有基本權利的追求,比特幣作為避險資產在目前雖然不被一些人看好,但是比特幣的避險屬性從未消退。

2013大牛市年可以說是比特幣避險資產屬性顯現的一年。在這一年中,比特幣的價格從年初的 13 美金一路漲至 1147 美金,漲幅超 88 倍,而最直接的原因在於塞普勒斯債市危機。

在此危機中,塞普勒斯當局為獲歐盟100 億歐元的緊急援助貸款,向當地銀行存戶徵收存款稅,其中存款達 10 萬歐元或以上的稅率為 9.9%,10 萬歐元以下的稅率為 6.75%,這也引發了嚴重的擠兌事件。

一位塞普勒斯人這樣評價到這件事情:「這是政府對我們的一次搶劫,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時候,這讓我想起了 1974 年土耳其對塞普勒斯的入侵。」

事發后,塞普勒斯居民人人自危,恐慌情緒甚至影響到了歐元區的其他國家,而這也引發比特幣避險屬性第一次的顯現,據相關統計,當時比特幣玩家中的 90% 都是受這個事件影響而入場的。

通貨膨脹同樣成就比特幣

除了經濟危機,比特幣避險屬性也顯現在通貨膨脹嚴重的國家。

委內瑞拉是當今世界上通貨膨脹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據金融時報數據顯示,委內瑞拉的12個月通脹率高達445482%。面對法幣的嚴重貶值,國家甚至發行「石油幣」解決通貨膨脹。但是居民相比起信任自己的國家,卻更加信任比特幣。

今年7月末,Coin.dance數據顯示,點對點比特幣交易平台LocalBitcoins上,委內瑞拉法幣玻利瓦爾的交易額接近680億,打破了此前580億玻利瓦爾的周交易量記錄,又創新高。

辛巴威也是高通貨膨脹國家的代表,2008年辛巴威央行甚至發行了世界上最大面值100億的紙幣,當年該國的通貨膨脹在8個月後從5300辛巴威元兌換1美元變成1200億兌換1美元。

辛巴威唯一的加密交易所Golix在2018年5月被政府封殺關閉后,由於缺少購買渠道很難買到比特幣。今年6月有消息稱,可信的場外交易最低要價達5萬美元,有些人的報價甚至達到了近10萬美元。後來一位辛巴威記者稱當地購買比特幣確實存在溢價,但並沒有一些人想象得那麼高,但仍有7%到10%的溢價。

同時阿根廷也是如此,11月5日上午時間,根據阿根廷當地加密貨幣交易所Ripio的數據,比特幣(BTC)在阿根廷的溢價38%,Ripio顯示比特幣的買價和賣價分別是724,135.79披索(約12,160美元)和634,025.65披索(約10,647美元)。

不只是避險 更是生存所需

比特幣的避險屬性已經得到了一部分國家居民的認可,但是被認可的背後更多的是無奈之舉。在經濟危機下,民眾寧可去購買比特幣也不願意持有本國法幣,背後折射的是對其國家相關權利機關的失望。

當前並未形成全球性的經濟危機,嚴重的通貨膨脹問題也只發生在部分國家,這也致使比特幣的避險屬性得不到全部人的認可。

大多數人目前生活在一個相當穩定的經濟環境中,在國家有序的治理下,法幣大幅貶值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我們也無需去關心。在這種環境下,我們理解不到部分通貨膨脹國家居民扛著一大袋紙幣去買一包紙巾的感受是如何,自然也就無法理解比特幣的偉大之處。

大多數人買比特幣避險可能就是為了減少利潤損失,但是在一些通貨膨脹國家他們則是為了生存。在生存問題面前,人人都是異常冷靜且清醒的,容不得一絲差錯。

下一輪全球金融危機悄然孕育?

最近各種聲音稱,下一輪經濟危機正在悄然孕育。

美聯儲自2008年12月之後在近月三次降息,反映了經濟下行壓力。其他國家央行也紛紛跟隨,而歐洲國家甚至出現了負利率。

截止10月底,根據國際清算銀行跟蹤37個央行的活動的數據,在2019年,大約60%的央行已經降低了利率,這是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水平。

近日,在美股創新高的情況下,巴菲特旗下公司伯克希爾持有的現金卻再升至1282億美元。

對此巴菲特表示,「想做一筆大的交易,但是估值太高,下不去手。」2008年經濟危機后,由於以美國為首的很多國家紛紛用量化寬鬆的政策來解決當時的全球金融危機,泡沫可能再次堆積。

同時,巴菲特偏愛的「股神指標」——用美股總市值佔GDP比重衡量美股估值的泡沫程度——目前估值處於20年前互聯網泡沫以來從未出現過的高水平。

在前面兩次席捲全球的金融風暴中,這一指標均從頂峰直線下墜:科技股泡沫時期從136.9%的峰值跌至72.9%,次貸危機時期則從105.2%跌到56.8%。

​經濟危機:比特幣牛市最大的催化劑

經濟放緩、美股泡沫、債務高築和負利率成為了不爭的事實。那麼在這樣的現狀下,你願意拿出一部分資金投資比特幣用以避險嗎?

0
娛樂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