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一回應徐明星:沉默帶來的是變本加利的詆毀

昨日上午,OK集團創始人徐明星發微博稱,何一作為OKCoin前員工,多年來多次在不同場合渲染和前東家的舊事,但是這些渲染對她本人和幣安都沒什麼好處。希望也祝福她能夠越做越好,真正停止撥弄是非,聚焦產品和用戶,為產業做貢獻,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昨日上午,OK集團創始人徐明星發微博稱,何一作為OKCoin前員工,多年來多次在不同場合渲染和前東家的舊事,但是這些渲染對她本人和幣安都沒什麼好處。希望也祝福她能夠越做越好,真正停止撥弄是非,聚焦產品和用戶,為產業做貢獻,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晚間,何一於微博平台發聲就此進行了回應,原文如下:

每個人眼中都有一個「自己看到的世界」,關於我和OK之間的往事在多次採訪中提到「無論如何感謝老徐給了我進入這個行業的機會」,然而恰恰是我的沉默帶來的是徐老闆變本加利的詆毀;以下僅為我個人和OK之間的部分往事,希望能給一些打算加入創業公司或剛加入創業公司的朋友一些啟示:

1、2014年春節基於對比特幣的愛好,應麥剛邀請以個人名義為OK在個人朋友圈發比特幣紅包做免費推廣,隨後麥剛組織了答謝活動唱K,同時在場的還有許志宏、商務范的創始人等數十人,對徐老闆來講幫過你的人對你來說只是「酒局」上的人。

2、OKCoin上線於2013年10月,6月的時候樂酷達確實成立了,但還是盒飯公司,前三是因為那時候主流幣交易平台只有三家。我於2014年3月降薪加入OK,一路從VP做到合伙人,負責品牌、PR、組建大客戶團隊、負責線上線下活動,至於價值幾何,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翻閱OKCoin2014年初的微博口碑如何?由於一直保持簡單粗暴的管理風格,適應的會追隨我到現在,不適應的同事確實很難接受。年輕氣盛的我確實傷害到一些前同事,在此也向她們致歉。

在OK期間,我主導的品牌部分「重金投入」總計10萬零1千人民幣,虛擬幣作為抽獎禮品且價值不超過2萬元,獲得包括衛視欄目、財經類雜誌、一線雜誌、納斯達克大屏、互聯網媒體活動贊助、藤校年度活動贊助,基本動用我的個人資源;做員工本來就要有被利用的價值,出於對我工作的認同,徐老闆把我的期權口頭從1個點提到5個點,(有離職前的談判錄音),由於沒有合同離職前我只能按照入職的期權1%辦理離職手續,還簽署了「不得做對OK不利的事情」的競業條款,並按照勞動法競業年限離開幣圈整整2年,徐老闆的嘴啊騙人的鬼,你們一定要有合同。

3、對徐老闆來說,你拿到合同也沒多少用,2017年OK在拿到巨人集團估值超過3億美金投資的情況下找我回購,開出了不到10萬美金的價碼,扣稅後不到50萬人民幣(轉賬記錄銀行有流水);中間找徐明星談過一次,徐明星通常剛和人打交道都是一幅「無辜」面孔,說自己是「只懂技術的理工男」,一旦涉及利益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兩幅面孔」,徐明星明確表示你去法院告我啊!法院怎麼判我就怎麼給!(有微信對話記錄)和對現在的股東如出一轍。

4、從OK正式離職是2015年7月,起因是徐明星和Roger撕x,不想繼續付租賃bitcoin.com的錢,甩鍋已經離職的CZ,這場鬧劇最終被香港法院判決OK敗訴,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查判決記錄;為了攻擊CZ徐明星親手杜撰小黑稿(經辦人在我離開OK后隨離職),文章為了顯得真實也對我有大量侮辱語言,所以決意離開OK。公司利益大於個人立益,在其位就要謀其職,為公司擋刀是責任;但當CEO為了自己爽,親手背後扎你刀時候,你做何選擇?

5、過去幣安沒開合約,沒在中國做市場競爭,和OK沒有正面競爭,徐老闆當年經歷了3Q大戰,一直將水軍視為重中之重,所以徐老闆秉持自己屁股上的屎不擦也要蹭別人一身的「噴糞車」公關策略,持續泡製負面來轉移自己從用戶到股東集體維權的注意力。

自從幣安開始做合約,OK市場份額節節敗退,徐老闆傾全公司之力攻擊幣安,海量找公關公司發幣安負面,每天給幣安發的稿子比給自己發的還多,試圖挽回OK頹勢,你在做什麼OK內部的員工清楚,確實有很多OK員工給幣安投簡歷;但是交易用戶只看哪個平台能賺錢,哪個平台費率低,現在只能黔驢技窮到一二再再而三地和長舌婦一樣拿八卦隱私攻擊同行,轉移視線了?

6、區塊鏈行業在過去一直被邊緣,被妖魔化,徐老闆過去一直在背後指揮麾下數百員工在所有媒體渠道無休止的噴糞,無數次主動發起碰瓷行動,感謝給幣安買的那些頭條。基本面剛好一點徐老闆就主動跳出來親自下場給行業給自己招黑,希望徐老闆把幾千萬公關預算撥出一點點去做對行業有益的事情,用戶自然會用腳投票,最後祝大家周末吃瓜愉快。

0
娛樂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