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迎來重大利好,To B 才是區塊鏈的未來?

近日區塊鏈行業迎來重大利好,行業地位明顯提升,且於10月26日通過了《密碼法》的表決,區塊鏈行業已經開始迎來轉折點,在國家重大政策的支持下,區塊鏈將會快速湧入各行各業,實現蓬勃發展。?

行業迎來重大利好,To B 才是區塊鏈的未來?

近日區塊鏈行業迎來重大利好,行業地位明顯提升,且於10月26日通過了《密碼法》的表決,區塊鏈行業已經開始迎來轉折點,在國家重大政策的支持下,區塊鏈將會快速湧入各行各業,實現蓬勃發展。?

但有人說國家說的更多的是面對區塊鏈產業的(鏈圈),而和興奮的幣圈關係不大。事實上國家也確實是在推動區塊鏈產業的發展,之前對於虛擬貨幣的投機、炒作、融資也持否定態度。但更多的人在國家的支持下知道、了解區塊鏈,無論是對於鏈圈還是幣圈的發展都有很好的促進作用,這是毫無疑問的。

區塊鏈之所以名聲不好,正是因為監管體系不完善,沒有約束機制,而讓一些人打著區塊鏈的名號做了很多敗壞行業名聲的事情。

正如「技術是無罪的」這句廣為流傳的名言說的那樣,區塊鏈技術本身是無罪的,但不當使用技術的人可能是有罪的,區塊鏈此次被提升為國家戰略,對區塊鏈行業的完善將是方方面面的,在立法方面也會快速推進,約束、肅清打著區塊鏈名號胡作非為的詐騙份子,對和行業相關的方方面都有好處。

區塊鏈產業(鏈圈)一般服務的都是企業、政府等機構,可以理解為服務B端的,也是此次政策所鼓勵的方向,所謂「脫虛向實」也一直是國家所鼓勵的,而對於企業的服務一般被稱為To B ,服務普通用戶一般被稱為To C 。

本文將從最近發布的《2019騰訊區塊鏈白皮書》談起,談一談區塊鏈的To B 屬性,以及區塊鏈發展中To B 與 To C 的關係。

一、區塊鏈的To B基因??

在騰訊區塊鏈白皮書里,有這麼一句話:區塊鏈,天然就有著To B基因。

這句話,挺有意思的,值得細細思考。

目前每個人都在抱怨說,區塊鏈最大的問題就是泡沫太多,沒有真正落地的項目,雖然我們每一個參與者也都在想方設法讓區塊鏈儘快落地,但是收效甚微。

我最近在想這麼一個問題:會不會大家覺得區塊鏈沒有落地,這個問題並不是出在落地本身,其實目前區塊鏈已經有不少落地項目了,只不過大部分區塊鏈落地項目都是To B的,而不是To C的,所以大眾的感知沒有那麼強烈?

比如說,騰訊區塊鏈有一個項目是區塊鏈發票,與深圳市國稅局合作的,相信大家都聽說過。之前有很多人嘲諷說,騰訊的區塊鏈發票項目,既沒用到工作量證明,也沒有用到UTXO賬戶系統,這就是一個傳統的互聯網項目,沒有任何區塊鏈元素,跟區塊鏈沒有半毛錢關係。

但是,它背後確實是用到了分散式記帳系統,不管你認為它是互聯網發票也好,還是區塊鏈發票也好,騰訊區塊鏈發票這個項目確實能夠解決實際問題,也得到了稅務總局的認可,現今已接入的企業超過2000家,截止2019年8月5日至區塊鏈電子發票一周年之際,現已開出近600萬張發票,日均開出4.4萬張,累計開票金額達39億元。

還有,我國央行曾經正式發布了一套以區塊鏈為基礎的支票數字化系統,主要是針對企業的票據融資貼現行為,該系統旨在打擊財務欺詐以及減少列印支票的費用,系統已經投入使用1年多了。

央行數字票據系統:基於對數字票據及其交易特點的分析,我們初步完成了一套依託區塊鏈技術、以智能合約為載體的數字票據技術基礎設施。

每張數字票據,都是一段包含票據業務邏輯的程序代碼及對應的票據數據信息,這些運行在區塊鏈上的數字票據擁有獨立的生命周期和自維護的業務處理能力,可支持票據承兌、背書轉讓、貼現、轉貼現、兌付等一系列核心業務類型,各種業務規則可通過智能合約編程的方式來實現。

這麼看來,區塊鏈明明已經在很多方面落地了,但是為什麼沒有被普通人感知到呢?

因為這兩個項目都是對公的,也就是都是 To B 的,比如說開發票,個人一般比較少開發票,都是跟公司業務相關的才會去開發票;數字票據普通人也不會涉及到,也都是公司層面才會涉及到的行為,所以這兩個項目普通人基本都無法感知到。

其實還有很多項目,比如騰訊區塊鏈當中涉及到商品溯源、供應鏈金融類項目也都是一樣的,普通的個人不會有事沒事去做商品溯源,也不會涉及到供應鏈金融,所以不管這兩個項目發展的多麼好,普通人都會無感。

二、海量用戶與海量資產??

說到這裡,我想起長鋏曾經說過的一句很經典的話,他說:也許區塊鏈的殺手級DAPP可能不在於海量用戶,而是海量資產。

這個觀點傳出來后,當時是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很多人的評論都是這樣的:

沒有海量的用戶,哪裡來的海量的資產?

這是明擺著給自己的比原鏈打廣告來著;

這種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定義,基本可以忽略。

唾棄人民的Dapp,必將受到人民的唾棄。

其實你把長鋏這句話放到本文討論的範疇再來思考,你會發現還是挺有道理的。海量用戶與海量資產的區別,本質上講也就是To C 還是To B 的區別。

比如說供應鏈金融業務,一條供應鏈上涉及到的企業也許就那麼三五家,或者多一點十家二十家,涉及到的具體的用戶也不會太多,但是其中涉及到的資金可能是百億、千億、上萬億的資金。

如果用某一條區塊鏈來承載這個業務,那麼即使這條區塊鏈使用的人不多,但是它也可能會成功存活下去,因為雖然使用的人不多,但是使用的資金量足夠大。

三、USDT的例子?

如果說供應鏈離我們還比較遙遠的話,我們還可以再想想USDT的例子,市場上有這樣的說法:「得USDT者得天下」,「一個USDT可以養活一條公鏈」。

以以太坊為例,雖然以太坊曾經被譽為「區塊鏈第一公鏈」,勢頭與比特幣並駕齊驅,但是後來隨著ICO的偃旗息鼓,用以太坊進行融資的需求基本消失,所以以太坊的發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後來人們甚至一度懷疑以太坊成為空氣幣,懷疑它會不會就此一蹶不振下去。

但是前一段時間以太坊又活躍了起來,並且由於交易過於活躍導致以太坊網路都開始擁堵了,原因就在於USDT發行的ERC20版本火了起來,ERC20版本的USDT從性能上可以碾壓Omni版本的USDT,所以大家都開始紛紛轉向以太坊版本的USDT來轉帳和交易。

用上面的說法,雖然你對ETH沒什麼需求,但是你對ETH上的USDT有需求,這時ETH上承載的主要是海量資產,而不是海量用戶,而這就已經足夠讓ETH煥發生機了。

波場的孫宇晨很明顯是看懂了這點,他最近在猛推Trx-USDT,也就是波場版本的USDT,目前已經發行了5億多美元,近期的目標是發行10億美元。據說波場上的USDT轉帳無手續費,到帳時間短,性能據說比ERC20版本的USDT還優秀。

如果真的能夠發行到10億美元,而且真正被市場用起來的話,你會發現雖然你對波場DAPP沒有任何需求,但是波場仍然能夠存活下去,而且搞不好還越活越好,好到沒有人再說波場是空氣幣,因為雖然沒有海量的用戶,但是它上面承載著海量的資金。

四、從價值角度?

我們經常說互聯網是用來傳遞信息的,區塊鏈是用來傳遞價值的。價值這個東西跟信息不一樣,信息比較簡單,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每個人都能夠生產,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價值,當然這裡說到的價值是經濟學意義上的價值,而不是哲學意義上價值。

我們絕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平時可能也就是上上班,回回家帶帶小孩,平時出去看看電影、購購物,基本上是沒機會接觸到金融、商業這些東西的,也是沒機會產生現金流,搞資產證券化這些東西的,說直接點就是絕大部分人是產生不了價值的,只有極少數的人才能夠產生價值。

之前流行過一段時間的所謂的「IDO」,也就是把個人的權益通證化。比如說某位球星的合同和收入的通證化,比如說某個歌手把自己唱片收入進行通證化,比如說某位名人把自己的會客時間進行通證化等等。

你會發現都是名人的通證化,而不是普通人的通證化,這是什麼原因呢?很簡單嘛,一般只有名人才能產生價值,普通人產生不了什麼價值。我們生活當中可能也就那麼1%的人能夠產生價值,能夠創造價值,值得證券化。

從這個角度來講,既然區塊鏈是用來做價值傳遞,普通人又產生不了價值,那區塊鏈也許本來就不是以個人的參與為主,也就是說最主要的方嚮應該是To B的,而不是To C的,從這個角度來理解,也許會生動一些。

五、從風險角度??

當然,並不是說區塊鏈不能To C,區塊鏈當然是可以To C 的,比如數字貨幣支付就是To C,數字貨幣交易就是To C,我們每一個普通人都能夠用到。事實上,所有的To B業務歸根到底最終也都是To C。

但是,所有的數字貨幣To C 業務都會遇到一些問題,比如說金融風險的問題。當涉及到數字貨幣支付的時候,存在洗黑錢、偷稅漏稅的問題;當涉及到數字貨幣融資的時候,存在非法集資和詐騙這些問題。

有很多區塊鏈項目的融資額都比較大,上億美元、10億美元、甚至還有40億美元的,無數個家庭的血汗錢才拼湊出這麼一個項目,如果這個項目失敗或者歸零的話,不知道有多少個家庭損失慘重,嚴重的時候甚至引發社會問題。

我想國家之所以對數字貨幣融資一刀切,把所有的數字貨幣交易所都遷出國外,對它進行這麼嚴苛的政策打擊也是出於這個原因。數字貨幣凡是涉及到To C業務,都應該非常謹慎,都應該存在一個篩選過程,比如說有這種合格投資人制度,必須資產達到幾百萬,或者有過幾年投資經驗的人才可以參與,或者至少先簽一個風險警示書。

其實你看這次XDD的演講,裡面提到的絕大多數都是賦能實體經濟,都是To B 業務,To C業務提到的比較少。不是不能To C,而是To C 需要強監管的介入,需要先把法制環境建設起來。

金融的底層邏輯是風險與收益匹配,普通人沒有那麼強的抵抗風險的能力,他們也許不應該承受這麼大的波動。大部分的Token需要融資的時候,應該主要面向機構投資者融資即To B 端融資,如果是To C 端的融資,需要經過非常嚴格的審核才行。

六、結語

區塊鏈天然有著To B 基因,更適合To B 業務;

To B 業務的落地也是落地;

所有的To B 業務最終也都是To C 的;

To B 也好,To C 也好,只要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就是好的。

0
娛樂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