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19年過去了大半年,BTC從年初的3k點穩步飛升至現在的破萬,最近稍稍回落至8k,和其他行業的朋友聊天都會覺得,幣圈今年收益不錯啊。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19年過去了大半年,BTC從年初的3k點穩步飛升至現在的破萬,最近稍稍回落至8k,和其他行業的朋友聊天都會覺得,幣圈今年收益不錯啊。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2019年比特幣價格走勢圖

如果單從BTC來看,確實應該如此。但奇怪的是,整個幣圈的情緒更低落了,這是一種真正的業內人士才能切身體會的感覺。

困惑迷茫的原因

表面來看,是因為主流幣和山寨幣沒有跟上BTC的漲幅,甚至很多小幣種反而有很大的跌幅。而近期,除BTC之外的兩大熱點,平台幣&IEO,模式幣也開始轉頭向下,加重了大家的焦慮情緒。

就像價格是經濟的一種表現一樣,幣價也是整個行業狀態的體現。所以對於所有從業者來說,幣價的不斷下跌反映了更大層面上的一種憂慮,就是行業到底是否還有未來。我們之前關於這個問題進行過一次激烈的辯論,有興趣的讀者請看《幣圈生死論 | X-Order辯論分享》。

這裡我想分享關於歷史上的一些其他行業,甚至是本行業發展初期的狀況,以此來觀察一個行業它到底在發展過程中會經歷怎麼樣的過程,以幫助大家更好的認知行業發展過程中的一些磕磕絆絆。

消失在歷史中的行業

從最宏觀的行業分類來看,很多行業是會永久存續的,因為行業背後代表的是需求,有些需求是作為人類這個物種與生俱來的,比如衣食住行。

這些不斷向高維進化的行業,會使行業中的低維形態逐漸退出。所以在此我們需要降一個維度來討論一些更細分的行業。

通常我們認為行業的進化有兩種驅動因素:需求的細化以及技術的進步 。

以通信行業為例:

需求細化?

通信行業從古代的書信,到近代的電報電話,再到現代的手機,IM聊天工具,電子郵件,這裡描述的是大行業範式的轉換。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在古代的時候,信息傳遞方式除了書信之外,還有烽火狼煙還有擊鼓通信等等,但是相比而言,在傳遞信息內容的豐富度和完整度上,相比單一的光或是聲音信號,書信要優越很多。

如果說擊鼓等方式是滿足了一個單一信號傳遞的需求,那麼書信是滿足了全方位傳遞信息的需求。這其實是個體需求的細化。

這裡補充一個細節,最早的時候,書信和文字是用來記錄一些事務的,主要是一些金融或是借貸關係等。

很多時候,這些信息是刻錄在一個固定位置,比如石頭、樹樁等物體上。這種情況,文字或是書信只是記錄信息,沒有發展出信息傳遞的作用。而正是因為大家對於信息傳遞需求變高,才使得這個當時已有的技術被激活了,從單純的記錄衍化為了信息的傳遞。

需求的細化導致那些無法滿足需求的通訊方式逐步退出歷史舞台,只有在少數情況下(如資源匱乏)才被迫使用。

技術進步

技術的進步這一點大家感知是更明顯的。

1844年摩爾斯發明了電報,50-60年代梅烏奇發明了電話,1876年貝爾實驗了第一台可使用的電話機,並獲得了專利。

整個19世紀,人們的通信方式發生了接二連三的變化,初期還依舊是通過書信,到了中後期有資本實力的貴族已經可以承擔起使用電報作為通信工具。19世紀末期以及20世紀初期電話開始逐步替代電報作為通信工具。

步入21世紀互聯網時代,手機通訊,電子郵件等新技術的發明又代替了固定電話。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技術的進步帶來的革命更為殘酷。

試想現在還有多少人還在使用書信通信?除了一些保留著文藝情懷的人之外幾乎沒有了。這也導致了許多與書信相關的行業迅速沒落。而電報行業更是慘淡,現在的80,90后不用說使用過電報機了,見過的都幾乎沒有。電話倒是還隨處可見,但是那些一個個曾經風靡的電話亭,以及一些可以撥打外省甚至國際電話的小賣部幾乎已經銷聲匿跡。

一個行業的落末,必將導致相關配套行業或是圍繞其發展的衍生行業的消失。

也就是說,行業的更替,必須由新的技術或是進一步細化的需求來推動。

分析了通訊行業的發展歷程后,我們回過來看現在的區塊鏈行業,在滿足去中心化的價值傳輸這個需求上,至少目前看不到新的技術可以比肩現有的相對成熟方案(即便有新的技術橫空出世,也需要經歷一定的成熟期),也沒有衍化出新的需求點來改善這個現有需求。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區塊鏈還可以走的更遠。

因為需求提高和技術的進步會推動行業的發展,區塊鏈行業還有很大的潛力。

新興行業的投資挫折

比特幣的10年發展史相信很多幣圈的老人都很熟悉,這裡想要展示一個比較有意思的往事來幫助我們更動態的看待行業的發展。

早在2011年,吳忌寒還沒有創立比特大陸的時候,李笑來老師就曾經和朋友一起投資了60多萬人民幣來建造一個小型礦場。

說礦場有點誇張,其實就是買了一堆電腦承包了個集裝箱配上一些空調等簡陋設備開始挖礦。當時還沒有南瓜張和烤貓的ASIC礦機,純粹用顯卡在挖礦,效率的低下結果肯定是以失敗告終。

這次礦場實驗最後只挖出了100多個比特幣,按照11年最高的市價32美元來計算,也就是2萬人民幣左右。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圖源知乎文章:《為什麼越來越少人用CPU/GPU挖礦?ASIC礦機優勢在哪裡?》(鏈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35563341)

很明顯,投入與產出差距太大,顯然是一筆失敗的投資。

站在當時的時點上,李笑來老師作為一個投資人對挖礦判死刑應該是很理所當然的。自然後續,他也沒有在第一時間關注到13年的首批ASIC礦機誕生。

可能確實在13年之前挖礦行業(暫且認為是一個行業,雖然當時還未形成)本身是完全不值得投資的。而在13年ASIC礦機出現的那一刻,卻成為了最好的挖礦行業的投資時點。

這種感覺是不是似曾相識,是不是特別像二級市場某個標的的投資?當其價格一路下滑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它失去了投資價值,然而在不經意間它就來到了價值拐點。

破局方向

推動行業發展的關鍵——吸引力

挖礦行業的發展過程,提示著我們不應該以一種靜態的方式去評估一個行業,因為當下的狀態並不能代表未來。

那麼對於一個新興行業,我們的關注點應該放在哪裡?我認為最核心的是吸引力法則——可以驅動生產力投入的多維度吸引力。

首先這個行業必須有吸引力,而且是多種吸引力,這是產生投入需要的驅動力。

通常在一個資本主義社會,投資吸引力是最容易被理解的。17年行業為何有一個質的飛躍和爆發,因為大批量的參與者看到了上半年各類小幣種的爆發,隨便一個標的,3個月收益率都幾十倍上百倍。如此大的財富效應吸引了很多投資/投機者進入這個行業,同樣也吸引了一些創業者,試圖在其中做一些項目來掘金。

但是對於任何一個想要持續的行業來說,投資吸引力是遠遠不夠的。投資吸引力往往只能用於解釋一個行業迅速增長的那段過程,而在行業初期和行業的低谷是無法用於判斷後續發展,而這需要靠其更根本的吸引力,或是說需要一個錨點,可以激發人本能行為的錨點。

就像遊戲對人來說很具有吸引力,正是因為人們享受虛擬世界帶來的美好體驗,所以願意花費大量的金錢以及時間精力去玩遊戲,去享受,所以吸引力也只需要一個錨點,僅僅一個吸引點就能讓人自願投入時間精力去完成某件事。

同樣的,投身於區塊鏈行業的人們,可能是被行業中的某個東西吸引,可能是出於興趣,可能是對當時經濟體制的不滿,可能是對去中心化未來美好理想的憧憬,這些因素導致他們投入了自己的生產力,在做一件當時看來投資性價比不那麼高的事情。

行業中的一些早期參與者,他們首次接觸比特幣,甚至為比特幣貢獻代碼,佈道,很多時候是出於對於這個項目的認可和覺得其有獨特性。

這些生產力最終構成了這個行業進化的助推力。

傳統行業的發展中,另一個有啟發的模式來自於教育行業。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國外很多大學的重要收入來源是校友的捐款。而在一個資本主義社會,投資回報率才是關鍵,捐贈這種行為,一般被認為是不可持續的。我們也知道通常公司的利潤表中,它被分在非經常性損益。但據統計數據顯示,捐贈收入反而是多年來相當穩定的收入來源。

捐贈者的動機可能出於名利,出於私心,也可能只是出於愛心,但結果就是學校這個標的有特殊的吸引力使得這些人願意持續投入。而很多學校,相比公司存在的更長久。

區塊鏈行業的現狀是隨著近年的暴漲暴跌,似乎行業短期投資吸引力在下降。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還是源源不斷的有創新項目在出現,也有新的生產力在投入,各類項目也在不斷地進行更新,優化,升級。

這些生產力的背後存在的吸引力不僅僅是投資那麼簡單,而它們的持續投入則預示著整個行業還是向一個更健康的方向在發展。

未來落地可能方向

上述都是從宏觀的角度上去看整個行業,當然我們可以扮演一個冷酷的觀察者,通過洞悉行業的動態去做一些推波助瀾的事情。但是作為從業者更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為行業摸索出更合適的方向。

方向一:提升自我造血能力

現在行業最大的擔憂在於,項目會不會因為沒有足夠現金流而死亡。因此,項目方是否有自己的造血能力,而非僅靠賣幣以維持存續是關鍵。

現在有不少傳統項目,是存在一些現金流的,包括簡書,Jarvis+等,對於其本身的業務運轉來說,區塊鏈和通證只是其流程中的一部分,並不是為了特意追求區塊鏈化,而破壞了很多原有的商業模式。

方向二:創造需求閉環

造血固然是一個可以使項目生存下去的方式,但是對於一個新興行業來說,更好的是形成自己特有的不可替代的需求。這才是行業可以長期穩定存在並發展的根本。

肖風也在萬向區塊鏈大會上提到,我們現在很多的項目是+區塊鏈,但未來其實會有更多的區塊鏈+。所以創造特有的需求閉環會是一個比造血更有效的推動行業前進的方式。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如何才算是自己獨特的需求呢?

舉些例子,以太坊興起時的ICO,作為一種特定的融資方式,整個流程都是在通證閉環內完成的。各大交易所的交易手續費抵扣,也算是一個獨特的需求。

我們需要去探索未來可能的需求閉環,下面舉例三個方向,如果大家還有其他需求閉環的想法,可以在下方留言,共同交流探討。

多元化跨界組織激勵

組織激勵相信大家很熟悉,在區塊鏈領域也是常常被提起的一個話題,這裡想要強調的是多元化和跨界。

多元化其實對應之前提到的多維度吸引力。因為開放式組織類項目的門檻較低,所以它可以接納足夠多的人投入生產力。不同層次的吸引力會導致不同維度的貢獻,可以是資本投入,可以是代碼投入。

跨界分兩層,一層是跨國界,一層是跨時間界限。

在組織體系內採用通證來獎勵特定行為或是滿足特定需求的優勢在於可以不用在意國界的區別。可能在某個國家開發一段代碼的時薪要比另一個國家高出很多,但是在組織內部領域這樣的行為如果以通證衡量就保持一致了。

時間維度可能是通證化的更終極的應用,通證分配和使用不隨參與項目的人的轉換而轉變。很少有貨幣能做好代際傳承,通證是不是會更有優勢?

遊戲化

遊戲行業目前來看是最適合通證落地的場景。其兼具了方向一所述的造血能力和方向二的需求創造能力。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區塊鏈沙盒遊戲《NeoWorld》里的各種產業及建築

某種程度上遊戲行業現有的體制內已經有類通證的產品產生,比如魔獸世界的金幣。

遊戲是一個可以創造需求的開放世界,除了不能滿足物理的需求(現在有趨勢是結合AR和VR都可以滿足部分的物理需求了),幾乎可以創造無限的高層次需求。自然他內部本身就是一個閉環,在這個閉環中發揮作用的就是遊戲中的通證。

還沒有感覺?去看看頭號玩家吧。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遊戲行業因為其極度的虛擬化,所以幾乎是所有創新信息產物的試驗場,要知道,在中國,第一批挖礦的普通人(非極客)來自於遊戲行業的各類打金工作室,他們在10年便兼職挖掘比特幣,他們才是業內最早的礦工。

機器的需求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圖為英國劍橋大學的兩位學者 Carl Benedikt frey 和 Michael Osborne早在2013年就預測未來的10-20年間,美國的702個工種有47%的崗位可能會被計算機替代。

馬斯克在多個場合都表達過了AI替代人類的可能性,即便不會完全替代,但是我們也可以發現更多人工智慧機器人已經開始滲入各行各業。

貨幣是人類的需求,那麼如果有一天機器人需要解決公地悲劇的問題,他們直接如何去分配資源呢。通證無疑是最優選擇,機器之間可以直接驗證通證的可靠性,並且以通證作為橋樑來交換資源。那麼人類如果需要和機器進行交互,通證也成了必不可少的交換工具。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圖源:《 I, Robot 》(2004)劇照

在機器人世界中,通證才是剛需。

X-Order

找尋有想法的你

區塊鏈行業陷入困境,破局之路在何方?

0
娛樂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