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聽證會證詞曝光:美國監管機構批准前不在全球其他地方推出Libra

據騰訊科技報道,Facebook 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將於美國當地時間周三前往國會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作證,在預先準備好的證詞中,他稱 Facebook 支持的加密貨幣 Libra「將提高美國的金融領導地位,以及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民主價值觀和監督」。他還提到,「不過在獲得美國監管機構批准之前,Facebook 不會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推出 Libra 支付系統。」

據騰訊科技報道,Facebook 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將於美國當地時間周三前往國會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作證,在預先準備好的證詞中,他稱 Facebook 支持的加密貨幣 Libra「將提高美國的金融領導地位,以及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民主價值觀和監督」。他還提到,「不過在獲得美國監管機構批准之前,Facebook 不會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推出 Libra 支付系統。」

扎克伯克將在北京時間今天晚上 10 點舉行聽證會,屆時證詞及辯論將正式發布。以下是證詞全文:

馬克辛·沃特斯 (Maxine Waters) 主席、帕特里克·麥克亨利(Patrick McHenry)副主席以及諸位委員們,感謝你們參加今天的聽證會:

世界上如今有超過 10 億人無法使用銀行賬戶,但如果存在正確的系統,他們就可以通過手機享受這些銀行服務。這些人里包括 1400 萬美國人,被金融系統拒之門外會對人們的生活產生巨大影響,而且往往是最弱勢的群體為此付出了最高昂的代價。

人們支付的成本太高,而且必須經過長久等待-才能把錢寄回家。目前的制度讓他們感到失望。金融業停滯不前,沒有數字金融架構來支持我們需要的創新。但我相信這個問題可以解決,Libra 可以提供幫助。Libra 背後的想法是,寄錢應該像發送簡訊那樣簡單和安全。Libra 將是一個全球性支付系統,完全由現金和其他高流動性資產支持。

我相信這就是需要建立的東西,但我知道我們現在還不是理想的信使。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們遇到了很多問題,我相信人們希望除了 Facebook,任何人都可以提出這個想法。但我們關心這件事是有原因的,Facebook 的宗旨是將權力掌握在人們手中。我們的服務使人們能夠表達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的事情,並建立能夠創造機會的業務。

讓人們控制他們的錢也很重要,簡單、安全、穩定轉移資金的方式就是一種授權行為。從長遠來看,如果這意味著更多的人使用我們的平台,這對我們的業務來說有好處。但即使不是這樣,也可以幫助世界各地的人們。

在我們繼續前進之前,有些重要的風險需要解決。這些問題與金融穩定、打擊恐怖主義等有關。我今天要在這裡討論這些風險,以及我們計劃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但我也希望我們可以談談缺乏創新的風險。當我們討論這些問題時,世界上其他地方沒有坐著空等。Libra 將主要由美元支持,我相信這將擴大美國的金融領導地位,以及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民主價值觀和監督。如果美國不進行創新,我們的金融領導地位也沒有保證。

我們共同撰寫了一份白皮書,將這一想法公諸於世,並與監管機構、專家和政府展開對話。今天的聽證會就是這一過程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今天討論的問題對任何一家公司來說都異常重要。這就是為何我們幫助建立了天秤幣協會(Libra Association)的初衷,這是個由 21 家公司和非營利組織組成的聯盟,努力讓每個人都可以使用金融工具。

即使天秤幣協會獨立的,我們不能控制它,但我想澄清下:在獲得美國監管機構批准之前,Facebook 不會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推出 Libra 支付系統。

上次我在國會作證時,我談到了對我們對責任採取的更廣泛看法。這包括確保我們的服務被用來做好事和防止傷害。人們不應該在我們的任何服務上受到歧視。我們有適當的政策防止仇恨言論,去除有害內容。但但歧視也會在廣告的定位和播放方式上有所體現。作為與民權組織達成和解的一部分,我們已經禁止廣告商利用年齡、性別或郵政編碼來定位住房、就業或信貸機會,我們也限制了這些廣告的興趣定位。這是我們支持公民權利和防止歧視承諾的一部分。

我也知道,我們公司需要有更多不同的視角。多樣性會促進更好的決策,為我們的社區提供更好的服務。我們將在招聘中將多樣性作為優先事項,並且我們已經承諾:在五年內,我們希望我們的員工中至少有 50% 是女性、有色人種和其他代表不足的群體。

我們取得了一些進展,在 Facebook 領導層,有更多的有色人種、擔任技術和商業角色的女性,以及代表性不足的群體。但我知道,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對於 Facebook 來說,這幾年是具有挑戰性的幾年。我認識到,我們在我們的社會上扮演者獨特而重要的角色。我感到很幸運,在這個位置我們可以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有所不同,而且只要我們在這裡,我就致力於利用我們的地位去推動我們相信可以賦予人們更大權力的偉大想法。

Libra 項目

Libra 項目旨在通過安全、低成本和高效的方式在全球範圍內發送和接收付款,促進金融包容性。研究表明,獲得金融服務可以幫助人們擺脫貧困,這對發展中國家的女性尤其重要。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可以解決的問題,而我們希望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Libra 是一種潛在的方法,我們很自豪幫助建立了由 21 家公司和非營利組織組成的聯盟,它們現在已經承諾幫助推進這一目標。建立這個基礎廣泛的聯盟是積極的一步,我歡迎有關 Libra 點燃了火花的對話。但從設計上來說,我們並不期望引領這些努力向前發展。天秤幣協會已經建立,有並且有適當的治理結構,它將推動項目繼續前進。

在 Facebook,我們也在探索讓更多人獲得金融服務的其他方式。例如,通過我們現有的平台降低匯款成本。我們認識到,其他組織也在努力應對這一挑戰,我們同樣支持這一點。我們將繼續與監管機構討論我們的努力。我們理解,無論採用何種方法來促進金融包容性必須解決監管問題,包括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制裁以及潛在的貨幣擾亂和系統性風險。

我知道天秤幣協會在前進的過程中會注意到這些事情,而在 Facebook,我們在探索作為一家公司,我們能做些什麼來解決普惠金融問題時,同樣也在關注這些問題。

我們也理解對我們的努力保持透明的重要性。我認識到有些人表達了對 Libra 項目和 Facebook 在其中所起作用的擔憂。我想簡單地談談我們是如何努力解決我們所聽到的問題的。

首先,我們聽說人們擔心我們行動得太快。正如我們從一開始所說的那樣,我們致力於花時間做好這件事。我們共同撰寫了白皮書,開始與專家、監管機構和監督金融系統穩定性額安全性的政策制定者對話。不過,這份白皮書從來沒有打算成為這個項目的最終條款,它只是發出我們想要前進的方向的信號,並引發關於如何實現目標的對話。這一對話正在進行中,我們將繼續在這個過程中倡導負責任的創新。

其次,有些人表示,我們打算繞過監管機構和法規。我們想要明確的是:Facebook 不會參與 Libra 支付系統在任何地方的推出行動,除非所有美國監管機構批准。我們支持 Libra 推遲發布,直到它完全解決了美國監管方面的擔憂。

我們已與 30 個不同司法管轄區的監管機構會面。天秤幣協會一直專註於與監管機構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對話,但協會創始成員,包括 Facebook 旗下與 Libra 相關的子公司 Calibra,也在與民選官員進行談判,其中包括許多國會議員。這就是民主監督和審查的工作方式。

談到 Calibra,我知道有些人想知道,在建立保護消費者的支付服務方面,我們是否可以被信任。我們認識到,我們有責任為人們提供所有他們在網上收發付款時所期望的保護。我們已經在我們的服務範圍內這麼做了。例如,每天人們都通過 Instagram Shopping 購買產品,這有助於各種規模的企業向客戶展示他們可能感興趣的東西。人們在 Facebook Marketplace 上相互購買商品,並通過 Messenger 寄錢給朋友和家人。

Facebook 致力於為我們收到的消費者財務信息提供強有力的保護,我想澄清下我們是如何處理這些信息的:
——我們不出售人們的數據;
——我們不使用人們的數據來做出關於借貸的決定,也不用其創建信用報告;
——我們不與第三方共享借貸或信貸決策的信息;
——我們使用有關產品交易的信息來改善包括廣告在內的各項服務。然而,我們不會將人們的支付帳戶信息本身用於廣告目的。

通過 Facebook 授權支付子公司進行的所有支付行為都將受到全面的反洗錢、反恐融資以及制裁監控。我們將利用我們的自動化系統和人工審查將可疑的支付活動報告給有監管義務的相關部門。我們還制定了防止欺詐的策略。

我們致力於為 Calibra 應用開發類似的合規系統以及強大的消費者保護、客戶支持和密碼恢復功能。自動化工具將主動監測活動並發現欺詐行為,Calibra 還計劃退回任何未經授權的交易。

我也意識到,人們使用 Calibra 時也會有我們會獲得其財務數據的擔憂。我們將 Calibra 設為受監管的子公司,將 Facebook 社交數據和 Calibra 財務數據明確分離。除非是為了防止欺詐或犯罪活動,或者當用戶明確選擇分享數據,亦或當我們有法律義務這麼做時,否則 Calibra 不會與 Facebook 分享用戶賬戶信息或財務數據。

最後一個問題是,Libra 是否打算取代主權貨幣,私營企業參與這種創新是否合適。我想明確表示:這並不是在試圖創建一種主權貨幣。和現有的在線支付系統一樣,它也是人們交易的一種方式。

貨幣政策是各國央行的職責而非 Libra 的職責。Libra 不想與任何主權貨幣競爭,也不想進入貨幣政策領域。它將與美聯儲和其他負責貨幣政策的各國央行合作,以確保情況確實如此。我們期望 Libra Association 的管理框架將確保該協會不會幹涉貨幣政策。Libra 在設計時也充分考慮到了經濟上的安全和穩定,它將通過 Libra Reserve 儲備金得到充分支持。

我們也相信 Libra 提供了一個加強打擊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等金融犯罪的機會。許多非法活動是由現金資助的。在對上下游有效監管並適當了解客戶行為的情況下,這樣一個數字支付系統會更加安全,執法部門和監管機構也可以對線上活動進行分析。

我希望我們能在這一領域找到前進的道路,因為我們相信 Libra 這種負責任的創新能讓更多人獲得我們隨手可得的金融工具。數字支付系統在未來將變得非常重要。如果美國不帶頭,其他國家就會這麼做。外國公司或國家可以在沒有同樣的監管監督或缺少對透明度承諾的情況下採取行動。我們已經看到,價值觀非常不同的公司是如何限制用戶的。沒有人一定能保證支持民主和表達基本權利的服務會勝出。

更全面而言,我們正處於整個行業和我們公司正受到越來越多審查的時代。科技在我們的生活和社會中扮演著更重要的角色,我們也犯了錯誤。但是,如果健康的懷疑變成了全面的敵意,我們將讓很多進步置於危險之中。600 萬美國人在互聯網行業工作。去年,我們的行業投資超過 600 億美元,幫助推動了這個國家的研究和創新。互聯網行業佔美國 GDP 的 10.1%,我們提供的服務為人們的生活創造了很多價值。

這些工作、投資和創新並不是偶然發生的。它們是我們願意嘗試新事物的結果,當然它們很困難,也並不總是有效。我理解人們對 Libra 的擔憂。但我認為,如果企業不願接受這樣的挑戰,而是選擇更保守的選擇來鞏固現狀,這對我們的國家和世界都是不利的。這將損害我們國家在創新方面的聲譽,使我們的經濟競爭力下降,並最終將更多權力集中在現有的參與者手中。

打擊歧視

在我們相信創新的同時,我們也認識到我們有責任確保我們推出的產品和服務是用來做好事的。例如,在 Facebook 上人們不應該受到歧視。

A. 防止廣告歧視

Facebook 上的廣告商可以選擇向對特定主題感興趣的人顯示他們的廣告。這是我們的平台如何使廣告民主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如果你經營一個小企業,你可以把你的廣告展示給可能對它們感興趣的人,例如對你提供的特定產品或服務感興趣的人。

我們的政策長期以來禁止歧視,但我們對廣告平台做出了重大改變,以進一步防止廣告商濫用我們的工具,在他們的針對性廣告中出現歧視。

今年早些時候,我們宣布改變了我們管理住房、就業和信貸廣告的方式。這是與民權組織如全國公平住房聯盟達成的歷史性和解協議的一部分,也是在不斷吸收民權專家的建議的基礎上形成的。

想要就這些主題上發布廣告的廣告商現在必須通過特殊的廣告購買流程,該流程不允許按年齡、性別或郵政編碼來打造針對性廣告。在這些特殊的廣告購買流程中,我們已經將廣告商可用的基於興趣的類別限制在少數與這些受保護類別無關的廣告上。我們讓人們能夠通過廣告商搜索和查看美國所有當前的房屋廣告,而不管這些廣告是向誰展示的。我們致力於超越和解協議,讓人們在 Facebook 上搜索美國的就業和信用廣告。

我們在這裡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但我們為最近的這些努力感到自豪,它們傳遞的信息是 Facebook 致力於保護公民權利,保護我們的用戶免受潛在的歧視。美國全國公平住房聯盟已經注意到,我們正在做出改變,力爭使 Facebook 成為科技領域民權問題的標兵和領導者。

B. 我們的民權審計

廣告只是人們與我們平台互動的一種方式,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努力確保我們的政策是公平和公正的。我們積極配合民權領袖勞拉-墨菲 (Laura Murphy) 對我們公司進行民權審計,這已證明了我們的努力。

針對我們收到的反饋信息,我們做出了一些改變,包括:
——創建並正式確定了一個民權工作組,該工作組每月舉行一次會議,目的是揭示、討論和解決民權問題;
——把我們對白人至上的長期禁令擴大到包括白人民族主義和白人分離主義;
——努力防止即將到來的選舉和 2020 年人口普查中出現錯誤信息和干預;
——更新我們的政策並採取措施,從而更加積極主動來對付壓制選民的現象。例如,在 2018 年美國中期選舉期間,我們的團隊發現並刪除了 45000 多條旨在阻止人們投票的抑制選民的內容。在用戶向 Facebook 舉報之前,我們已主動識別了 90% 以上的內容。

我們對多元化的承諾

我們知道,我們需要我們的勞動者具有不同的視角。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招聘時將多樣性作為優先考慮的東西。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們致力於實現我們的目標,即在未來五年內,我們的勞動力中至少有 50% 的人由女性、有色人種和其他被代表不足的群體組成。

我們重視 Facebook 的多樣性,因為它能帶來更好的決策、更好的產品和更好的文化。它還能確保我們構建的產品反映了世界各地用戶所在的社區文化。

說到招聘,我們有各種不同的方法。這確保了招聘人員從被代表不足的人群中挑選合格的候選人,並將這些候選人名單提交給正在物色人才填補空缺職位的招聘經理。自 2015 年我們開始測試這種方法以來,我們已看到被代表不足的人的招聘率穩步上升。

今天,Facebook 有更多不同背景和經驗的人,有更多的有色人種,更多的女性擔任技術和商業角色,有更多的被代表不足的人在領導層中任職。通過專註於在公司內部招聘和培養女性領導者,我們已經實現了女性在領導層中的更高代表性。在過去幾年中,大多數新的女性領導人都是在內部提拔的。去年,我們在認證多樣化供應商上花費了超過 4 億美元,比 2017 年增加了 73%。這些供應商中有 34% 是女性所有的,70% 是少數族裔擁有的。

作為我們努力的一部分,我們力求與支持有色人種和婦女的組織建立牢固的關係。我們與 CodePath.org、聯合黑人學院基金會以及具有歷史意義的黑人學院和大學等組織建立了夥伴關係。我們開辦了一些實習項目,如 Facebook 大學——招收來自被代表不足的社區學生,以及 Facebook 暑期學院——面向門洛帕克、東帕洛阿爾托和舊金山的高中生。我們對 K12 教育計劃的投資可能在多年的招聘統計數據中沒有體現出來,但我們致力於為更多來自被代表不足群體的人提供他們在科技領域求職所需的技能和經驗。

我是第一個承認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的人。我們還沒有達到多樣化的要求,特別是在領導層。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以嚴格的方式關注多樣性,但我們所做的改進仍然沒有像我們希望的那樣產生深遠的影響。但我們仍將致力於這一點,我們將努力工作,以達到我們的多樣化目標。如果我們能做到這一點,Facebook 將成為一家更強大的公司,更有能力推進我們的使命,並承擔起隨之而來的責任。

結束語

對於 Facebook 來說,這幾年是具有挑戰性的幾年。我們知道在隱私和安全等問題上,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們不能辜負人們的期望。我們知道像 Facebook 這樣的公司已經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這伴隨著巨大的責任和許多非常困難的決定。

我們認為我們不應該單獨處理這些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我呼籲政府和監管機構在有害內容、保護選舉、隱私和數據可移植性方面發揮更積極的作用。我知道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也知道這些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我相信我們可以在幫助找到解決方案方面發揮作用。我希望今天我可以回答你們的一些問題。(騰訊科技審校/金鹿、皎晗、樂學)

0
娛樂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