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最新撰文:如何以無信任智能合約來克服人為限制

10 月 17 日,BM(Daniel Larimer)在 Medium 上發布文章,就「如何以無信任智能合約來克服人為限制」給出了自己的看法,全文如下:

10 月 17 日,BM(Daniel Larimer)在 Medium 上發布文章,就「如何以無信任智能合約來克服人為限制」給出了自己的看法,全文如下:

智能合約通過使以無信任的方式捆綁和發送權利和義務變得簡單,從而提高經濟效率。對於那些試圖以費用、時間鎖、購買選票、不可分割性(indivisibility)或其他某種限制形式在合約中限定權利轉讓的人來說,這具有深遠影響。任何設計依賴於人為限制來實施某種博弈論結果的智能合約的人,都應先閱讀本文。

想象一下,如果你希望創建一個代幣智能合約,該合約會在每個人進行代幣轉賬時向其收取 2% 的費用。這實際上是一個無法執行的限制。任何人都可以創建一個新的合約來接受你的代幣存款(支付 2% 的費用),然後重新發行一個新的可轉讓的代幣,並收取較低的費用或不收取任何費用。其他人則可以在完成無限制數量的轉賬並支付最後 2% 的費用后,從新合約中提取代幣。大多數人會接受和交易無費用的代幣,因為此合約可以被設計成不可變且無需信任的。這個例子意在解釋智能合約如何提高市場效率,繞過高額費用等人為限制。

現在假設你想要創建一種試圖在長期合約中鎖定價值的新代幣,你的代幣將在不同的鎖定時間段被抵押。實現時間鎖就像對轉賬收取 2% 的費用一樣簡單;然而,通過使用其他智能合約可以很輕易地繞過它。

在有時間鎖的情況下,可以創建一個新帳戶並將代幣鎖定到智能合約中,然後分發一個新的可交易代幣。該代幣的價值就類似於可在未來某個日期支付的零風險債券。假設基礎資產是有價值的,並且存在交易零風險債券的需求,那麼就沒有辦法阻止債券的基礎價值被出售或置入另一個智能合約中。

EOS RAM 市場也是一種有人為限制的資產,它只允許用戶在付費的情況下買賣 RAM。RAM 可以通過在單筆交易中同時買入或賣出以實現有效轉讓,併產生 1% 的實際轉讓費。如果有人只是想交易 RAM 的經濟價值,而不是 RAM 的效用,那麼可以構建一個簡單的合約發行錨定 RAM 的代幣,而這些代幣是可以免費轉讓的。這甚至有可能創造一個沒有交易費的二級 RAM 市場。

但基礎資產的效用是無法輕易繞過的。代幣型 RAM 與實際的 RAM 是不同的,因為如果不首先將其轉換為實際的 RAM 並支付 1% 的轉讓費(通過同步購買 / 出售),你就不能實際使用代幣型 RAM 進行任何存儲。抵押代幣(staked tokens)也是如此:你可以交易抵押代幣的經濟價值,但你不能輕易仿效其任何額外效用,如投票權或 CPU 時間(取決於該代幣涉及的效用)。

例如,假設抵押代幣提供了投票效用。一項代表一個團體抵押,然後重新發行代幣的合約,必須「作為一個團體投票」。假設每項抵押餘額只能投票給一個人,那麼整個團隊將需要組織一個元投票(meta-vote)來決定投票方案。這將減少少數團隊成員的效用,因為他們將被迫與多數人一起進行抵押投票。

如果抵押代幣系統允許每個抵押位將其投票分配給多個選項,那麼一個 「流動抵押代幣(liquid-stake token)」 可以簡單地效仿元投票,並且底層抵押代幣的絕大多數效用將傳遞給「流動抵押代幣」。

即使限制每一個抵押位只能投一票也不是真正的限制。對於 「流動抵押代幣」 合約來說,管理任意數量的抵押位,並基於 「流動抵押代幣」 持有者的元投票為每個抵押位投不同的票是非常簡單的。

儘管無需言明,但我還是得說,在實施這些解決方案之前,還應該從法律、監管和稅收角度仔細考慮。

防止智能合約管理

阻止試圖繞過預期限制的一種方法是防止帳戶被智能合約管理。這可以通過要求與受限制合約的所有交互都由實際的私鑰簽名,並要求每筆交易只有一個操作來實現。這樣做的目的是通過要求某人持有和使用私鑰來重新引入 「信任」 元素。

假設我們使用 2% 轉讓費的代幣鎖定了所有來自其他智能合約的操作。此信任模型將更改為一個重新發行類似 Tether 的工具的集中式交易處。這有可能從根本上改變這種安排的法律性質,並阻礙變通方案實施。

雖然這種方法可能會阻止繞過這些限制的嘗試,但是使用安全的多方計算、硬體安全設備或最低程度的信任就足以實現繞過人為限制的目標。這也會在眾多智能合約平台中,降低你使用合約的安全性和整體靈活性。

擁抱合約自由

與市場對金融自由的需求作鬥爭的另一種選擇是先接受它。與其試圖收取 2% 的費用,不如使用零費用來減少競爭。與其試圖阻止 RAM 傳輸,不如讓它實現可轉讓。與其試圖強迫一個人持有抵押代幣,不如讓這些抵押位具有可替代性和可交易性。只有當變通方案產生的摩擦大於費用成本,或存在某種不容易或不可能複製的效用(如市場流動性)時,收費才是可行的。

在許多基於 EOSIO 的公共區塊鏈上,其系統代幣的設計目的是提供代表按比例分配的可用 CPU 時間的效用。這種底層效用不能由標的 CPU 的代幣提供,就如同在事先贖回底層 CPU 或 RAM 資源的代幣之前,RAM 不能由代幣型 RAM 持有者使用一樣。

假設有一個市場想要鎖定人們對 CPU 價值的長期興趣,那麼它將允許人們抵押現在的 CPU 來換取將來更多的 CPU 時間。實際上,你可以將你的 CPU 作為長期合約出借,並以 CPU 時間的形式獲得利息。

現在讓我們假定某人有一大筆錢鎖定在一份一年的 CPU 抵押合約中,但由於面臨流動性緊縮(liquidity crunch),眼下需要現金。從理論上講,他們應該能夠把自己的 CPU 抵押位賣給別人,其從出售中獲得的價值將是 CPU 在給定預計利率下一年內交付的凈現值。長期價值或支付一年抵押 CPU 利率的變化,將使 CPU 的長期價值高於現在的 CPU。

讓抵押位具有流動性並不會削弱調整投票激勵機制的價值。如果持有長期抵押的投票者現在採取的行動會對未來 CPU 的預期價值產生負面影響,那麼每個持有一年抵押的人都會立即受到市場反應對他們資本造成的損失。另一方面,如果他們眼下的投票決定提高了對 CPU 需求的未來預期(即採用),那麼他們可能會即時獲利。

持有抵押位的投資者們不必等待一年才能獲取收益或蒙受損失,他們立即就能意識到當前行動的預計長期後果。這些抵押位的流動性反過來又降低了支付抵押的平均收益率,同時還增加了基於長期抵押的投票系統的攻擊成本,從而讓更多的人願意抵押。

如果一個投票系統要求代幣抵押 10 年,而沒有無信任流動性選項,那麼參與率就會很低。這樣一來,人們選擇購買少量 「祭品」 代幣並抵押 10 年,然後攻擊網路的成本就會降低。然而用同一方法來攻擊流動性抵押解決方案的成本要高得多。再次強調:法律、監管和稅務問題可能影響到如何在實踐中實施這種解決辦法。

總結

智能合約應該擁抱自由並避免人為限制,這些限制可以被輕易繞過。收取一些費用不是不可以,但必須是在收費比其他變通方案更便利的情況下進行。在提高投票者參與度的同時,讓抵押位具有流動性,從而保留投票者進行長期思考的動力。對當前治理決策的長期後果的實時市場反饋,可能比讓投票者等到將來才實現自己的得失更有說服力。這利用了大眾的智慧來懲罰部分投票者——他們錯誤地認為,與其在將來無法挽回的時候後悔,不如當下採取會蒙受損失的行動來提升長期價值。

免責聲明:這篇文章中的所有內容都是我的觀點,而不是我的僱主或任何與其相關的人的觀點。不要假設這篇文章中的任何內容會被任何區塊鏈實施或採用。任何考慮實施該提議解決方案的人都應該諮詢相關顧問,以解決任何法律、監管或稅務方面的後果。

0
娛樂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