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利:在國家依然存在難以消除的情況下,網路加密幣很難成為超主權世界貨幣

7月13日,前中國銀行副行長王永利發文《信用貨幣:從何而來,誰的信用》,文章表示,貨幣最重要的本質仍是價值尺度,最基本的功能仍是交換媒介和價值儲藏。而要發揮貨幣作為價值尺度的作用,就必須使一國的貨幣總

7月13日,前中國銀行副行長王永利發文《信用貨幣:從何而來,誰的信用》,文章表示,貨幣最重要的本質仍是價值尺度,最基本的功能仍是交換媒介和價值儲藏。而要發揮貨幣作為價值尺度的作用,就必須使一國的貨幣總量儘可能與該國主權範圍內、法律可以保護的社會財富總規模相對應,從而保持社會物價總指數和貨幣幣值的基本穩定。由此,貨幣必須脫離社會財富,轉化為社會財富的價值對應物、表徵物,而金銀等貨幣金屬必須退出貨幣舞台,回歸其社會財富的本源。從數千年具體的商品實物貨幣,轉變為以國家主權範圍內社會財富為總體對應的國家信用貨幣,轉化成純粹的價值單位或價值尺度,成為一種數字錶征物。在國家依然存在難以消除的情況下,缺乏國家主權和法律保護的財富相對應的網路加密幣或穩定幣,實際上很難取代或顛覆國家主權(法定)貨幣而成為真正的超主權世界貨幣!

0
娛樂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