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筆記:段永朝我們要警惕元宇宙話語的過早崩塌

本篇筆記,來自葦草智酷主辦的智酷沙龍119期。在吳桐帶來關於元宇宙的思考之後,引發了多位學者的討論。本期筆記來自醒客以及我的老師段永朝對元宇宙的觀察和理解。 科技財經作

本篇筆記,來自葦草智酷主辦的智酷沙龍119期。在吳桐帶來關於元宇宙的思考之後,引發了多位學者的討論。本期筆記來自醒客以及我的老師段永朝對元宇宙的觀察和理解。

科技財經作家、輕組織創始人醒客:

上面大家談的有憧憬的,也有質疑的。我是覺得,今年元宇宙概念的產生,它背後還是技術條件導致的。一種新技術出來之後,它就會把人進行分割。比如早期的時候人步行,後來有了騎馬的。步行的和騎馬的是沒法一起走的,這中間就割裂了。再後來有開車的,開車的和騎馬的也是割裂的。所以技術的進步就會帶來割裂。元宇宙也是如此,由於技術工具的不一樣會導致分裂。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步行的人如果看到別人騎馬,會覺得那個人用了一個工具,看開車人也是用了一個工具。但是騎馬的人不覺得馬是另外一個東西,他認為人和馬是一體的,車和人也是一體的。所以如果從人使用了馬之後一體化的角度來看,人和馬是一個新的元宇宙,車和人又是一個新的元宇宙。任何一種新技術出來的時候,如果人適應它了,能夠產生一種新的行為方式,其實就是創造了一種元宇宙。這是技術派的看法。

吳桐老師上半場大部分講的,是生產關係變革的方面,是人的生產成果如何分配的問題。在如何分配方面,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什麼呢?比如大廠壟斷資源了,大公司每一個人產生的收入和中小公司相比是數百倍、數千倍的,這種不公平根本不是能力的問題,而是根本追不上。小公司活都活不下去,大公司一發獎金都是幾十萬、上百萬的發。那你說這兩個人能力有差別嗎?很難說有如此大的差別,一定是過去的生產方式和今天的生產力之間不匹配,導致新的不平衡。

因此會有很多人在呼籲生產關係的變革,重新去創造一個世界。這是元宇宙重要的動力。

我們可以得出兩個方面的結論。一個是技術的動力為什麼會有效?我們可以把力度放粗一點。比如在耕種的時代,人和土地是一體化的;到了工廠階段,有了分工,最大的好處是能把人的短處分離出去,人只要用自己的長處就行了,不需要用短處。

這個時候如果一個原本在土地上的農民,也想和工廠的類似農場工人去競爭,是無法競爭的。這個時候一定要有新的方式來平衡。比如現在提的綠色食品。綠色食品就要必須是手工製作的。這就可以反過來補償給農民一個價值,這樣世界才能平衡。

那麼今天我們進入到第三個時代,數字時代的核心是什麼?重複性的勞動又分離出去了,所有人都只做創意。但是如果你的創意要和機器的重複性去競爭,顯然也不合理。所以它還要呼喚一種新的方式來平衡。

從價值分配上,我們今天面臨的是如何讓人變得更公平。這是我看到的元宇宙,一是技術上的動力,二是它可以將生產關係往回拉的力量。

葦草智酷創始合伙人、信息社會50人論壇執行主席 段永朝:

行走筆記:段永朝我們要警惕元宇宙話語的過早崩塌

我就先講講我的一些體會。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個熱詞,大家就來一起群體消費這個熱詞。這幾乎是這20多年來IT互聯網的一個獨特現象。

而且我們消費熱詞的時候,大家一定注意到這麼一個現象,幾乎所有的熱詞都來自大洋彼岸。這個現象也是很值得深思的。

比方元宇宙這個概念,讀起來朗朗上口,一下子爆炸力、穿透力也很強。所以各種人都可以做各種各樣的解釋。但我看到的元宇宙是一個很大的組合詞。

朱嘉明老師提到要避免元宇宙的商業化、世俗化的傾向。胡延平講到了元宇宙的欺騙性等等。為什麼這個詞很大呢?就是元Meta這個字,有非常深的西方文脈的背景.換句話就是,西方文脈對元的重視程度,應該說跟東方文脈中對元的重視的程度是一樣的。當元宇宙里出現Meta這個詞的時候,我個人認為在思想上有都要保持高度的警覺。

我們需要警覺在哪裡呢?這是一種形而上學思想的反撲,或者形而上學思想反撲的嘗試。

當然一方面,元宇宙表達了對現實內卷或者撕裂的無奈或者不滿。為什麼我說它是形而上學思想的反撲呢?凡是在西方意義上加一個「元」字打頭的東西,一定是把思想的視角投放到更深的底層。我們說的底部思維或者叫底層邏輯或者叫根源思維、起源思維。這個「元」字我覺得是非常值得重視的。

第二,這些年來宇宙敘事的崛起。它的本質也是探討起源問題,特別是探討共生起源如何可能的問題。所以元宇宙這個問題的思考,我覺得這次討論非常好的一點在於,大家已經把話語空間打開了。不完全是把它看成是一次商業機遇,或者看成是一次再度的重新分配,再度重啟的機緣。我覺得當然有這個成分,

但是元宇宙我們還是要注意到,這是一個尬的詞。尬的意思是它其實帶有一些水土不服的含義。

關於Meta的思考,我高度贊同朱嘉明家明老師6月份寫的那篇文章。裡面提到的一個思想:元宇宙與後人類社會。這篇文章我覺得寫得非常棒。其中談到了數學思想躍升的可能性。朱老師花了一些篇幅來剖析元宇宙里包含的一些數學思想,特別是抽象代數、範疇論這些東西。這些思想躍升的可能性我也讀的半讀半通。

我個人理解或者說猜測,數學思想的躍升可能是指一種新的分類思想。因為我們現在一講物種就提到新物種。新物種就會提到賽博空間,提到元宇宙,提到了新物種出現的可能。那自然就會帶來一個問題,這些元宇宙中的新物種怎麼分類?這些新的物種和老的物種之間有什麼關係?能不能納入林耐分類法那樣的方式。

林耐分類法是西方分類學的根基。其實也是一種西方思想的樹狀結構的一個鮮明的特徵。這種元宇宙新的分類法里到底怎麼去體現容納或者包容新物種的存在?這裡可能和數學思想有關。

簡單來說,數學思想里有一點,我們過去10多年來討論複雜性思想,講層級,講非線性,陳禹老師長期以來會提這樣一個問題。他說:不同層級之間怎麼躍遷?

我覺得,不同層級的關係,包括數學的問題,本質上可能是要重新思考分類問題。現在的物種已經難以劃分,難以描述層級間的躍遷機制是什麼?宏觀、微觀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這就提出一個看元宇宙視角的問題。我們現在看元宇宙很多是有現實本位的。我們站在現實的本位去看元宇宙,很容易把它看成一次機會。這也當然是無可厚非的。但是我覺得這個視角是狹隘的、狹義的。就像胡泳講的,現在技術已經被高度窄化。我們想到技術的第一反應就是它有什麼用?它能不能變現?它能為我做什麼?我們還是站在自然本位,所謂實體宇宙的本位去思考。

但是真正的元宇宙,個人覺得特別迫切需要一種站在彼岸的視角。如果我們把元宇宙叫做彼岸,當然彼岸要打個引號。並不是稱之為彼岸,我們就要逃離到那裡去,未必是這個意思。這個彼岸更多是指新空間。

這個新空間和我們現在這個空間是什麼關係?彼此之間是如何形成雙向的、進入退出的關係?怎麼樣平滑過渡,怎麼樣很好的適配?所以我個人覺得元宇宙這個辭彙事實上是很難包含我們討論的很多問題的。

可以舉一個例子。比如人和機器的分工問題。這也是葦草智酷今年年底要開的第五屆互聯網思想者大會的主題。大家都知道,亞當斯密討論分工問題,討論的是人和人的分工的問題,人和人在生產領域社會分工的問題。但是今天我們我們需要討論人和機器的分工問題。其實人和機器的分工,隱含著現實宇宙和元宇宙之間的關係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從傳統的分工解決生產和效率問題的時候,它很難去解決演化方向的問題。所以元宇宙應該說提出了一些新的可能性和新的思考方向。這是非常有意義和價值的。

總的來說,我概括幾句話:首先,一段時間我們希望有一個有高度凝聚性的話語來展開,為我們提出更多的問題。元宇宙不失為一個好的辭彙,扮演了好的角色。

第二點,我們同時需要警惕和提防元宇宙話語的過早坍塌。換句話說,我們很快把它談到了庸俗不堪的地步,這就直接把這次話語玩壞了。

第三點,畢竟元宇宙是個舶來詞。所以在消費和討論這個詞語的過程中,保持對思想底層的一些警覺,可能是我們需要更多提醒自己的地方。

以上是筆記的全部內容。

行走筆記:段永朝我們要警惕元宇宙話語的過早崩塌

查看更多

—-

編譯者/作者:行走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