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中的NFT如何攪動加密江湖?

2021,NFT開啟了加密資產「出圈」的新認知。加密圈與傳統藝術界碰撞,一股新浪潮撲面而來。NFT就像遊戲世界裡面的打怪升級一樣,不斷佔領新高地。與此同時,唱衰之音也不請自來。

2021,NFT開啟了加密資產「出圈」的新認知。加密圈與傳統藝術界碰撞,一股新浪潮撲面而來。NFT就像遊戲世界裡面的打怪升級一樣,不斷佔領新高地。與此同時,唱衰之音也不請自來。

那麼,進擊中的NFT,如何賦能?如何創造價值?未來又將走向何方?

本期「無深度不聊天」的獵雲財經《Hi,大佬!》,獵雲財經聯合創始人兼主編雪婧專門邀請了業內對NFT非常了解的大佬,與大家一起聊聊NFT相關的那些事兒。他們分別是KAKA NFT元宇宙中國區大使聰哥、加密藝術家Ellwood、General Partner at Vulcan DAO Nico及Dfund管理合伙人楊林苑

大量熱錢進場是上一波行情的主要背景

獵雲財經雪婧: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5月9日當周,NFT資產的銷售額達到了1.76億美元的峰值。此後,截至7月5日,NFT交易市場的周銷售額下降了87%,僅為2284千萬美元。可見,NFT市場趨冷。然而,詭異的是,關於NFT的布局愈發火熱。比如,支付寶推出付款碼皮膚NFT,福克斯集團創立1億美元NFT創作者基金……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Nico: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支付寶、國內一些聯盟鏈也好,以及國外對NFT的投資也好,其實這可能是兩個路徑的事情。

現在我們有一種錯覺,我們可能覺得所有東西都應該放在Web3.0上,萬物皆可NFT。任何藝術品,或者說收藏品在值得被應用的場景下,都應該用NFT來解決。

但這個思路某種意義上來講,可能不是那麼準確,因為我們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尤其在國內互聯網超高度內卷的場景里,我們其實在Web2.0時代,甚至要再往前就已經實現了很多我們現在NFT所謂的一些新東西。

整個市場的火熱與Beeple天價作品關係密切。當然,我們也可以看到它本身做了一個非常大的局,這個局把熱度拉了起來。大量的熱錢進場,項目方入場,這可能是上一波大行情的主要背景。

但我們會發現,大家並沒有關注非常基礎的一些問題。這些基礎的問題導致很多故事講一兩個月就無法繼續進行,所以大的市場熱度就下來了。

反過來看,國內支付寶、國外一些基金,他們做的東西名義上叫NFT,但某種意義上來講,很多時候海外企圖用NFT搞出來的一些新場景,可能恰恰是我們國內在Web2.0時代就已經通過中心化網路解決了,或者說已經實現了的很多應用。國外的這種NFT我們國內未必要亦步亦趨地去學。

舉個例子,碎片化是一個很有意義的場景,但國內可能在Web2.0時代,在十年前文交所就已經實現了它的交易。即很多我們講的工具,如果從技術上去分析它,可能我們會分出這個叫區塊鏈,這個叫NFT。但我們要從使用上去把握的話,我們會發現,其實很多東西已經存在在那裡。

只是因為不同區域之間的發展差異,或者說科技發展的路徑不一樣,我們可能已經解決的問題,但海外並沒有在那個階段解決,所以要用Web3.0工具新的範式來解決。

作為投資者怎麼去看待這種現象?這個問題的本質性原因不在於我們怎麼在技術上分析,而在於怎麼使用上去分析。因為具體應用和整個市場環境的差異,導致了不同地區的投資人、創業者,所要提出的方案和路徑不太一樣。

NFT這個殺手不太冷

獵雲財經雪婧: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5月9日當周,NFT資產的銷售額達到了1.76億美元的峰值。此後,截至7月5日,NFT交易市場的周銷售額下降了87%,僅為2284千萬美元。可見,NFT市場趨冷。然而,詭異的是,關於NFT的布局愈發火熱。比如,支付寶推出付款碼皮膚NFT,福克斯集團創立1億美元NFT創作者基金……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楊林苑:NFT是區塊鏈行業期待已久的殺手級應用,而這個殺手不太冷。就如我們看到的那樣,它是區塊鏈破圈神器,作為一種新興資產形態,不斷地有新的入局者來試水,各路人馬你方唱罷我登場,火熱出圈,給這個原本小眾的行業帶來了大量的認知和關注。

NFT現在像是個荒誕的名利場,賽道上擠滿了想要暴富的藝術家(或者說是藝術從業者),NFT交易平台類創業項目也是如雨後春筍,可是讓人悲傷的現實是沒有人知道和去思考現階段唯一重要的問題:誰來買?沒人去研究用戶,實際上NFT更像互聯網創業,本質是流量再分配,作品再好,IP授權再牛,交易平台功能做的再強大,如果沒有用戶掏錢最後也是尷尬。

目前NFT乃至加密資產太小眾,而且這一小撮用戶中的大部分不具備特別高的藝術審美,這些人追求的是100倍回報,具備明顯的逐利性,當市場買方賣方比例嚴重失衡的時候,市場也就給出了答案.

令人眼花繚亂的背後,NFT到底是炒作泡沫,還是科技浪潮?回答這個問題需要我們思考一下NFT的實質,NFT是個容器,任何內容,圖片,視頻,推文,音樂,都可以成為NFT,交易的內容,有價值的地方就有陷阱,向來如此。

財富效應之下,一定有人來炒作賺快錢,尤其NFT目前沒有合理的估值和定價方式,用戶購買NFT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淪為一些名人和機構的狩獵對象,熱度褪去后90%以上的NFT作品會變得一文不值,而一小部分有獨特價值的作品會變得非常值錢。

如果我們把時間線拉長一些看,NFT代表著新的科技時尚,和有效的知識產權科技載體和交易媒介,一定會湧現出越來越多引人注目的案例和高價的藏品,就像美國著名投資人馬克庫班所說,NFT是一項持續的創新,未來可能所有文件類型的資產都會被NFT改變。

未來或將進入偏向遊戲化的GameFi

獵雲財經雪婧:當下,DeFi、數字資產和NFT的結合帶來了遊戲領域的新體驗。在過去,遊戲只是遊戲,金融僅僅局限於金融領域,遊戲玩家和投資者的身份往往是割裂的。而GameFi(遊戲化金融和全新遊戲化商業)的出現促進了兩者的結合,讓玩家可以在玩遊戲的同時獲得收益。但是,GameFi的唱衰之音也是不少的。那麼,您如何看待GameFi?您覺得NFT+GameFi如何才能更好地賦能傳統遊戲模式?

聰哥:DeFi熱潮消退後,GameFi很有可能是NFT發展的下一個爆點,隨之而來的便是更多機遇。未來或將進入偏向遊戲化的GameFi。

去中心化金融、數字資產和NFT的整合將會帶來遊戲領域的新體驗。

在過去,遊戲只是遊戲,金融僅僅局限於金融領域,遊戲玩家和投資者的身份往往是割裂的。而GameFi的出現無疑促成了兩者的有機結合,讓玩家可以在玩遊戲的同時獲得收益。

與我的世界、口袋妖怪等傳統遊戲不同,GameFi中的遊戲道具還可以通過NFT方式實現流通,讓稀缺的遊戲道具更具收藏價值,物盡其用。GameFi項目正在釋放出巨大潛力。或許,在不久的未來,去中心化遊戲將成為遊戲領域的主要走向。

就像我們在做的KAKA NFT,就是基於GameFi所開發的一種卡牌遊戲,所有的卡牌都基於版權方授許可權量款實體卡牌鑄造,除卻遊戲屬性之外,還擁有收藏屬性,自上線以來受到了不少用戶的喜愛和認可,KAKA涵蓋ERC721協議和ERC1155協議的多種類NFT,如打造稀有KAKA醬系列NFT,塔蘭大陸NFT、迪士尼米奇NFT,烤仔NFT,漫威典藏版NFT,大嘴猴限量NFT、聖鬥士星矢NFT等眾多種類。721的IP卡牌價值更高更稀有,可以分解成同等價值不等數量的1155卡牌並且可參與對戰。

元宇宙是人類走向虛擬世界的終極形態

獵雲財經雪婧:有人說,元宇宙是NFT最核心的應用。您怎麼看?您認為,元宇宙如何為社會創造價值?而NFT又有哪些社會價值?

楊林苑:元宇宙被認為將是互聯網終極形態,是美麗新世界,是可以改變遊戲,社交,甚至全人類生活方式的東西。

最近很多人都在聊元宇宙,莫衷一是,因為它太早期太稚嫩,我們探索描述它的過程就像盲人摸象,有的人摸到了耳朵,有的摸到了鼻子,相差甚遠,我們沒有辦法判斷誰對誰錯,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人類的數字化遷徙進程是不可逆轉的。

互聯網的下一個階段,一定是由以感知終端、高速互聯網、區塊鏈等各種和各種終端和技術支持的虛擬世界,人類一直在不斷地向虛而生,碳基生命遲早要走向硅基生命,就像我們在許多場景越來越不相信人,而更相信機器和演算法,

人類為啥對平行世界、虛擬時空如此迷戀?因為好奇心,這是人的天然欲求,所以我們不斷地向外拓展,宇宙和太空,另一邊不斷地在向內探求,在虛擬世界里獲得現實世界無力而無法獲得的滿足感。人們樂此不疲地在虛擬世界建立新的身份和形象,各種頭像、皮膚、表情,嘗試變成更好的自己,生活在別處。

我們花費在互聯網世界的時間可能已經遠超現實世界,在不遠的未來,藉助新的設備和終端,現實與虛擬的界限將變得模糊,人類將通過數字化身在虛擬世界中生活。

就像電影《頭號玩家》里,你只要戴上頭盔你就能進入一個叫做「綠洲」的虛擬世界,一個真實世界中的屌絲在虛擬世界可以翻身成為一個傳奇,現在的遊戲沉浸感,多元性還差很多,未來的元宇宙一定是多種場景打通,能夠提供豐富的沉浸式虛擬體驗。

元宇宙要想達到一個比較完備的狀態,需要具備很多要素:

進擊中的NFT如何攪動加密江湖?

在這些要素中,身份和經濟系統都需要藉助NFT, 你在虛擬世界中的角色,身份,社會屬性的唯一性將由NFT體現和保護,另一個重要特性經濟系統,一個龐大的虛擬世界需要紛繁複雜的經濟體系,從遊戲道具,到數字房產,數字資產所有權, NFT將支持更多的數字價值源源不斷地被捕獲和創造。

AI、VR、腦機技術、NFT等區塊鏈技術都在為元宇宙添磚加瓦,元宇宙是人類走向虛擬世界的終極形態,就像電影黑客帝國一樣,這可能是必然結局。

NFT是虛擬商品的最佳容器

獵雲財經雪婧:有人說,元宇宙是NFT最核心的應用。您怎麼看?您認為,元宇宙如何為社會創造價值?而NFT又有哪些社會價值?

聰哥:在第一波NFT浪潮中,市場產生了大量長尾資產,而第二階段則要考慮如何將這些資產利用起來,不明白或看不懂NFT熱的人一直質疑「NFT收藏品有價無市,持有這些資產有什麼用?」,個人認為答案就是元宇宙。

我認為元世界有兩種成功的途徑,你可以先創建內容,也可以先創建平台。我所看到的是傳統遊戲領域的變化。任何脫離遊戲的道具都是沒有意義的,任何脫離虛擬世界的虛擬周邊或者虛擬藝術品也無法發揮最大價值。

佔據(目前)最大市場份額的NFT資產類別終將歸入元宇宙的子集。換句話說,元宇宙將會是這些虛擬商品(具有純粹收藏屬性NFT)的最佳容器。

元宇宙不是一個新概念,但是在NFT出現之前,元宇宙對於人類來說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世界,因為在元宇宙里所有數據和資產的所有權都掌握在少數幾個人手裡,而有了區塊鏈和NFT以後,人類發現所有權交還給了用戶自己。

因此NFT所帶來的資產所有權的轉移激發了人類對於元宇宙的二次想象,這個可能是我認為最大的價值。

目前元宇宙還是初始研發階段,經過市場的試煉和磨合,未來一定是NFT一個大的突破方向。

NFT的真正價值其實是打開了人類對於元宇宙概念的二次想象。

除藝術品創作外,NFT還可應用於流動性挖礦、鏈下資產、遊戲及VR場景等方面。目前比較突出的方向如遊戲這個領域就已經有大量從業者,我們現在手中的項目KAKA NFT也是基於NFT而落地的一款卡牌遊戲,目前手中已經擁有了大量的IP。

未來的NFT,將進入各行各業,包括身份證件、房產汽車、奢侈品、生物基因、票據合同等,NFT可能將會是區塊鏈真正成為通用技術的開始。這也正是元宇宙的可實現層面。

在我看來,NFT的最佳應用場景之一是Metaverse (元宇宙) ,NFT實際上可以代表任何類別的數字資產,因此還有非常大的市場潛力和增長空間。其中遊戲、用戶生成的內容、藝術、金融、化身、多人遊戲和社交是對玩家之間互相增值有形價值的概念。

NFT目前大部分價格都有泡沫

獵雲財經雪婧:區塊鏈技術和NFT的到來,如何賦能藝術?對數字藝術領域創業有什麼樣的影響?

Ellwood:首先作為創作者,其實通過像BCA、OpenSea這些平台,我可以和藏家建立很好的關係,相當於我的作品和藏家之間都在共同成長,其實創作這些事情是一個很長期的事情,NFT很好地將觀眾、藏家、創作者三者聯繫到了一起

其次,NFT的出現讓創作行為產生了很大的改變。比如說,我們之前認為創作可能只是一幅作品,它是靜止不變的。其實我們在很多平台,比如,Async Art里每一個藏家都可以佔據這個作品里的某一個圖層,其實這個作品是在實時變化的。基於NFT技術讓作品永恆,這個作品永遠是在隨著時間推移不斷變化。所以,創作的方式發生了改變,基於NFT技術也就導致了新的藝術形式產生,也就進一步激勵新的藝術家出現。

我現在觀察到一個現象,大部分我接觸到的對NFT反應比較快的,一部分是我的學生,還有一部分就是00后、90后比較年輕的人,他們對這個東西很天然性地能快速理解和接觸。

因為他們願意花很多的時間在互聯網上去了解信息,去逛論壇,去找自己感興趣的小圈子。他們自然都會有一種社群的想法,NFT藝術家其實很大程度上跟這個社群是離不開的。比如說,我們之前有一個叫rainbow cat彩虹貓,那其實彩虹貓的高價,它賣的價格也是因為它是當時互聯網文化一個重要的memes。

關於NFT怎麼賦能藝術作品的價值,目前大部分的價格都是有泡沫的。NFT藝術最終的價值還要看一個長期的結果,無論藝術創作形式如何,藝術的價值呈現都是很長期沉澱下來的結果,短期內的NFT價值沒必要太關注,而是要多關注真正在深耕NFT創作的藝術家們,多跟創作者交流,這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塗於表面的各種營銷行為。

NFT的出現對數字藝術創業和創作有什麼影響?很明顯的一點就是海外有些藝術家開啟數字藝術家特質,即不再為商業項目去做創作,而是會獨立思考數字創作這件事情,而不是單單為了完成一個4G特效,或者是一個商業性的建模。很多有意思的數字作品也基於NFT的語境開始產生。

與此同時,NFT的出現產生了新的藝術形式,也慢慢地產生了新的藝術社群。比如,各大平台都有他們自己藝術家的藝術社群,在群內很多像素藝術家溝通、討論技術問題,也會去聊很多關於像素藝術歷史的問題。

這種良性的交流長期積累下來,就會形成像元宇宙里的這種文明,或者說是文化圖層、文化符號。這些內容都是由一個個真實的人,通過時間交流慢慢積累下來,而不是一個空泛的符號,或者是一個商業計劃書。

文明這個事情無法計劃出來,它一定是原始升發的行為,就像我們看到的網路模因它是不可去計劃的,它是一個網路自然升發的現象,就像我們看攻殼機動隊里有一個角色叫笑臉男,笑臉男就是基於一個網路理論,它是一個不可預測的升發出來的必然現象。

隨著NFT應用的落地,以及大量新產品的出現,NFT藝術形式也會越來越成熟。目前來說,大部分都還是流於俗套和模仿。

藝術領域創業更缺乏的是工具

獵雲財經雪婧:區塊鏈技術和NFT的到來,如何賦能藝術?對數字藝術領域創業有什麼樣的影響?

Nico:我從工具的角度談一談。現在,我們進行所謂的加密創作的行為本身並不發生在鏈上,換句話說我們最需要被見證的組成一件作品的元素,它從無到有的產生過程沒有被區塊鏈見證與記錄。

但這恰恰又是藝術很重要的部分,藝術需要物質載體。一件作品需要有顏料、畫布,有載體才能成為一個被我們感知的對象,這是一種理解。

還有另外一種理解方式,藝術的物質材料和它的形式緊密不可分,比如說詩歌。

詩歌的材料是什麼?是文字。文字對藝術性起到了一個什麼樣的作用?其實恰恰是這些材料把一些藝術品的內容固定下來。比如「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這幾個字,改動任何一個就改變了材料,就不再是它的意境。

所以,文學、藝術是在保存材料,它的內容和材料是高度符合的。

但另外一些就不是藝術。比方說,我在獵雲財經發一篇文章,它不是藝術。因為我的目的是讓大家理解我表達的觀點,達到這個目的就夠了,不需要一個物質基礎把它固定在那裡。

區塊鏈是否把最需要不可篡改的部分記錄呢?其實並沒有記錄。他只是記錄了結果,而不是過程。如此,從保真或者說鑒定的角度來講,它沒有實現它的使命。換句話說,我們並沒有找到加密和藝術創作的最本質的點,即用加密把過程進行加密。

這一點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意義。比方說,博物館內的雕像擺在那裡靜止不動,它過去如此,現在如此,未來也如此,但如果有一天雕像被砸了。它可以被砸嗎?可以。因為這是我們現實世界的物質法則,換句話說,雖然作品在那裡,但它時時刻刻是一個開放的狀態。

當然這是一個破壞性的開發,但另外一方面有很多的藝術形式,比如中國書畫收藏傳統當中包含的共創模式,即一件作品是很多藝術家,甚至是跨越,不僅僅是跨越空間,甚至跨越時間,來共同完成的,這樣的話就對作品本身開放性提出了要求。

現在加密藝術的模式是什麼樣的呢?就是作品弄完之後就靜止在那裡了,你找不到其他好的方式往上多添一筆。或者說,在這個原作之上無法添加新的內容,它的開放性就不存在了。如此說來,它跟我們的現實藝術,或者說跟我們常講的創作場景相比,它就有了特別大的局限性。

不得不說,加密社區的力量是非常龐大的。而當下,我們並不能很好地藉由現有的工具去完成社區共創。

這一塊恰恰是未來我們需要去解決的,換句話說,我們想要給這些來到加密社區的作者們提供一桿新的筆或者說一個加密了的筆,讓他的作品可以自始至終在區塊鏈價值網路當中保有唯一性,同時又留有開放性,但這一點開放性建立在模塊化的組合性上。

現在的NFT賽道,大家可能更加關注的是畫廊、市場,但這些對資產的交易本身並不是區塊鏈帶來的新內容,這些僅僅是一個嘗試,而它真正能帶來的更大的可能性恰恰來自於創作過程。

藝術領域創業缺乏的並不是作品,更缺乏的是工具,更缺乏的是利用了區塊鏈的原理和邏輯,把它發掘出來的新工具。工具的可能性是開放的,而作品的可能性,在現在的框架下,恰恰是封閉的。

加密藝術我們更樂於稱之為開放,藝術也是在於此,因為我們感受到了整個區塊鏈社區和這個工具為各個行業帶來的開放性和顛覆性。

我們的感性的判斷或者說理性的認知均倒向了這個結果,就是所謂的開放。但現有的工具不足以實現這些理想。這也是我們專註於做這些底層工具、底層協議的原因。

NFT是必然會發生的必然性結果

獵雲財經雪婧:讓數字世界成為現實,NFT最重要的發展方向和最終的形式會是什麼樣?

Ellwood:現在數字世界已經成為現實了,我們每個人很早之前就成為了所謂的賽博人。比如眼鏡,最原始的賽博延伸身體,只有通過眼鏡才能看清楚東西,對於近視的人來說,現在我們的延伸身體就是手機。數字世界已經深入到整個社會架構里,我們的認知習慣、社交習慣,甚至我們的收入都是通過互聯網完成的,NFT進一步推進了這個事情的落實,它大大解決了數字性資產的可落實價值的屬性。

與AI的最終形式一個道理,即當我們不再意識到這個東西是AI的時候,那這個AI就是它的終極形式,NFT也是同樣的道理。當我們不再去刻意討論NFT的時候,NFT這種形態也就產生了。也就是說,NFT已經成為我們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是,這件事任重而道遠。

第一,需要有很多實際的真實項目,即需要真的懂技術並能深入了解NFT特徵的團隊去做很紮實的事情。比如,做基於鏈上的創作工具就是很要緊的一件事。

第二,下一代人,包括00后、10后等新生代,他們對這個事情認知的狀態,就像老一代人對抖音、互聯網社交文化可能不太熟悉一樣。對於我們來說,可能更多的是用手機進行社交和生活,對00后、10後來說,他們可能完全是另外一種狀態。

現在很多年輕人甚至可以在我的世界App里自己設計遊戲,這就有點像元宇宙了。更不用說我的學生,他們已經習慣用很多原生的數字工具進行虛擬創作,對工具的認知習慣已經完全從傳統的物理創作變成了數字創作。

NFT是一個任重而道遠的事情,它可能在短期內有泡沫,然後泡沫爆了,再有新的泡沫,有一個周期。但是長期來看,這個事情是一個必然會發生的必然性結果。

另外,不要過度關注NFT,從創作者的角度來說,NFT只是一個工具。如何利用好這個工具,其實是來自於NFT周邊的信息,即將NFT結合其他的東西進行創造,而不是僅僅關注NFT的特性。NFT是一個能增強綜合認知的表達工具,它不可或缺,但如果只關注NFT的話,也會讓內容變得枯燥乏味。

—-

編譯者/作者:獵雲財經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