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Geek蘇黎世大會:回顧貨幣歷史,展望比特幣未來

儘管一些雙眼放光的狂熱愛好者可能讓你相信過一些想法,但是比特幣的設計初衷並不是為了要將央行從經濟版圖中抹去,而且比特幣甚至可以幫助銀行獲得很多它們目前希望擁有的工

儘管一些雙眼放光的狂熱愛好者可能讓你相信過一些想法,但是比特幣的設計初衷並不是為了要將央行從經濟版圖中抹去,而且比特幣甚至可以幫助銀行獲得很多它們目前希望擁有的工具。

在第一天的CoinGeek蘇黎世大會的最後一場小組討論中,參會者們進行了生動的關於貨幣歷史,展望比特幣未來的討論。參加這場小組討論的是四位在貨幣方面有深度見解的嘉賓,他們分別是:蘇黎世大學國際銀行聯合會(IBF)銀行學教授,Urs Bircheler;MoneyMuseum的創始人兼董事長Jürg R. Conzett博士;瑞士國家銀行理事會候補成員,Thomas Moser;還有nChain的首席科學家Craig S. Wright。

CoinGeek蘇黎世大會:回顧貨幣歷史,展望比特幣未來

主持人,同時也是比特幣協會創始主席Jimmy Nguyen,在開始討論時,首先向小組成員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即對於任何一種貨幣來說,履行以下一種或多種功能有多重要:交易媒介、記賬單位,儲存價值或延期付款的標準。

Conzett指出一個物品可能同時擁有這三個功能,但是不具備貨幣的功能。而Moser說貨幣的獨特之處就在於它能夠充當交易媒介。其他資產也具備儲存價值的功能,但是最終,貨幣是被人們作為交易的支付媒介而接受的。

Wright接著說道,牲畜曾經作為交易的媒介,但是當牲畜會衰老,會死去,同樣的奶牛在五年後有著和現在完全不同的價值。人們需要能共同認可貨幣所代表的穩定價值,因為貨幣並不是資產,貨幣僅僅是資產的度量方式。貨幣需要充當一種記賬系統和交易商品的手段,這樣最終貨幣可以成為經濟發展的催化劑和潤滑劑。

Birchler補充道,貨幣是一種社會建構,因此如果其他人不這麼認為的話,沒有人能夠自己認為一個物品就是貨幣。從本質上來說,貨幣是非常有效的一個集體幻覺。

CoinGeek蘇黎世大會:回顧貨幣歷史,展望比特幣未來

貨幣的早期演變體現了這一切,從南亞的貝殼——Birchler補充道一位生物學家曾糾正他這種貝殼其實是一種蝸牛——到巨大的密克羅尼西亞的雅浦群島上的巨型石輪。第一枚貨幣是在約公元前1000年被創造出來的,Nguyen問小組成員,這些早期貨幣的價值是否完全基於鑄造它們的金屬或物質的價值。

與早期非貨幣的貨幣的成就相比,Conzett指出使用金屬是規範的誕生。其他領域也需要規範,比如電力或稱重,建立比較的單位——相對於記賬單位——將一件事物與另一件事物相比較,比如人們可以用三枚銀幣換一頭奶牛。

中央銀行

Nguyen表示最早的紙幣在公元後806年在中國面世,在其後的500年間紙幣的使用規模大幅增加,直到它們的普遍存在導致了價值的迅速貶值和通貨膨脹的飆升。Nguyen問小組成員,金融世界從這次經驗中學到了什麼?或者應該學到什麼?

Moser說這給大家上了重要的一課——中央銀行的工作是非常艱難的,貨幣的供給量非常關鍵,人們需要確保管理貨幣供應,以確保其不會充斥市場。所以金本位制就是限制貨幣的數量供給的一種手段,但是這種標準——於1816年引入英國,於1900年引入美國——在大蕭條時期的擴張性貨幣政策中分別崩離析。

Wright警告說,從人為干預貨幣供應量開始,長期的問題會慢慢浮現。與短期不同,正確的行為可以使不同經濟領域發展地更快(比如說服那些坐以待斃的人花錢,而不是靜靜的觀望著貨幣一再貶值直到一文不值)。

CoinGeek蘇黎世大會:回顧貨幣歷史,展望比特幣未來

但是Wright也說道,大部分央行行長都受到政客牽制,而政客一般只規劃短期利益。但央行行長可能要有一個20年的計劃,來實際建立一些能夠長久存在的東西,而政客們往往都為了再次當選,只需要考慮18個月內會發生的經濟狀況,這使他們的需求變得更為迫切(通常也更具破壞性)。

Moser也贊同Wright的觀點,並引用研究表明銀行越遠離政治,通貨膨脹的概率越小。Moser表示中央銀行應該盡量做到理性操作,而不是作為政治的足球。

Birchler表達了對在眾多國家同時發生法定貨幣空前通貨膨脹的擔憂。央行行長們都聲稱不需要顧慮什麼,在任何災難發生之前,秩序都會恢復的,但是Birchler說我們是否能做到軟著陸還未可知。如果不能的話,消費者們可能會回到金本位制,或者擁抱比特幣這一類的新避風港;根本上來說,央行已經無法再控制一切了。

法定貨幣終結者?

Nguyen問Wright比特幣是否是為了代替法定貨幣而被創造出來的,這一觀點得到了許多該技術早期採用者的支持。Wright說比特幣僅僅是一種不會阻礙法定貨幣和中央銀行的運行機制和協議。事實上,區塊鏈技術會允許央行行長在比特幣層面上實施愚蠢的政策,這樣這個記錄就被永久的保存下來,讓全世界都能了解這個政策有多愚蠢。

但是Wright也說到了比特幣——尤其是BSV的鎖定協議——是一場規則永遠不會改變的遊戲。每一枚比特幣現在都已經存在了,與黃金不同,不會有新的發現導致支撐貨幣價值的產品過剩。

CoinGeek蘇黎世大會:回顧貨幣歷史,展望比特幣未來

也就是說,Moser表示,BTC代幣在過去一年裡經歷了劇烈的價值波動,這對其成為交易媒介構成了重大障礙。Conzett同意這一觀點,他指出他所有涉足BTC的同事都是為了致富,而不是為了購買任何產品。

至於BTC的支持者歡呼PayPal等在線支付處理商對代幣的拙劣採用,Wright認為這更像是PayPal不再害怕BTC篡奪其商業模式的標誌。BSV的目標是以低至千分之一美分的費用為交易提供便利,與此不同,BTC的交易費用高於Visa、萬事達甚至是美國證券交易所的費用。

CBDC

隨著比特幣的知名度提高,有很多人都在討論政府通過央行數字貨幣(CBDC)參與到這一行動中。Birchler觀察到理想有多豐滿,結合兩種技術的客觀狀況就有多骨感。Birchler聯想到一個流行的瑞士諺語:你不能既拿到十分錢(dime),又拿到貝果(bagel)(譯者註:即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並且指出往往對中央銀行要求太多都不會得到很好的結果。

Conzett警告稱,如果央行發行過多或者過少的數字代幣,CBDC將會製造二次匯率問題。但是他也表示,投資者可能不會在太長時間內把錢當回事。而這個以信用為基礎的體系,已經存在了幾個世紀,要想生存下去,可能需要演變出一些略微不同的東西。

CoinGeek蘇黎世大會:回顧貨幣歷史,展望比特幣未來

Wright對於未來的願景是繼續擴大比特幣的使用規模,並且銀行應該擁抱新科技來探索新事物。Wright重申了他的立場,即比特幣不是一個反銀行體系的技術,他補充說,他將2009年1月3日《倫敦時報》的標題編碼到比特幣的創世區塊中——「財政大臣正處於實施第二輪銀行緊急援助的邊緣」(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並不是反銀行的。

Wright說到,任何人讀到標題下的文章,都會理解出於對議會的政治考慮,他批評財政大臣對銀行指手畫腳的這一舉動。(尤其是,強迫銀行花他們沒有的錢,只是為了安撫那些看到自己房屋被誇大的價值暴跌而緊張的房主)。

而對於比特幣的未來,Wright說理想規劃是繼續擴大BSV規模,使其更大、更便宜、更易於使用。然後有趣的事情才真正開始。

—-

編譯者/作者:CoinGeek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