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拆解a16z:不想當經紀人的媒體不是好風投

6月24日,隨著安德森·霍洛維茨(Andreessen Horowitz,又稱a16z)宣布推出規模超過22億美元的第三支加密資產投資基金Crypto Fund III,以矽谷壞小子著稱的a16z再一次吸引了人們的眼球。 八次

深度拆解a16z:不想當經紀人的媒體不是好風投

6月24日,隨著安德森·霍洛維茨(Andreessen Horowitz,又稱a16z)宣布推出規模超過22億美元的第三支加密資產投資基金Crypto Fund III,以矽谷壞小子著稱的a16z再一次吸引了人們的眼球。

八次下注Coinbase,二級市場拋售股票獲利超43億美元;累計募集超30億美元重倉加密貨幣……a16z如今已然成為加密世界的資本燈塔,然而比起這些標籤,a16z有一個本質的內核——一家通過風險投資盈利的媒體公司。

深潮TechFlow全面拆解a16z,帶你讀懂矽谷壞小子的另類投資之道。

另類VC,投后之王

a16z從成立之初就自帶話題。

它就像一批凌厲的黑馬,憑藉著大膽前衛的行事風格、不拘一格的投資理念以及投資歷史上的輝煌戰果,在上一個十年成功躍升為矽谷創投行業的傳奇。

2009年,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和本?霍洛維茨(Ben Horowitz)以聯合創立了Andreessen Horowitz,簡稱a16z,因Andreessen的A和Horowitz的Z,以及中間有16個字母而得名。

在成立a16z之前,兩位創始人早已是在矽谷名聲大噪的成功企業家。

深度拆解a16z:不想當經紀人的媒體不是好風投

馬克·安德森作為矽谷金童,9歲接觸計算機並在鄉鎮圖書館自學了Bacic語言,大學未畢業就開始開發瀏覽器軟體。

1994年3月,剛剛畢業的安德森與老牌風險投資家吉姆·克拉克(Jim Clark)聯手創立了Mosaic通訊公司,即後來的網景公司(Netscape),後來被微軟擊垮。

作為安德森的完美搭檔,霍洛維茨同樣也是技術創業者出身。1999年,馬克安德森和一度供職於網景公司的本·霍洛維茨共同創立了Loudcloud。

這是第一個做數據中心自動化的雲計算公司,在如今看來,這是踩在時代風口上的賽道,但在2000年左右,「雲計算」還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伴隨著互聯網泡沫破滅,LoudCloud失去了90%的客戶。

生死時刻,LoudCloud不得不斷臂求生,將公司拆分,一部分賣給EDS,另一部分變成只做軟體的Opsware,一直到2007年以16.5億美元賣給惠普,艱苦創業8年,兩人終於有所收穫。

2009年,霍洛維茨與老搭檔安德森再度聯手,創立了Andreessen Horowitz(a16z),這次的合作,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矽谷的投資生態。

與紅杉資本等傳統老牌矽谷投資機構相比,a16z算得上另類VC,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堅定信仰:軟體正在吞噬整個世界。

2011年,馬克·安德森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了著名的文章《軟體正在吞噬整個世界》,稱「當今的軟體應用無所不在並且正在吞噬整個世界,這是一個偉大的機會,我明白該把自己的錢投向哪裡」。

至此,a16z的投資有了綱領性的指導,此後,a16z 的投資也幾乎都是圍繞軟體而展開,尤其是踩准了移動互聯網的風口,捕獲了 Skype、Facebook、Twitter、Airbnb等明星企業。

二、模仿好萊塢經紀公司,打造超級投后。

如果要評選矽谷的投后之王,a16z肯定榜上有名。

a16z真正改變矽谷遊戲規則的地方在於,他們將單純投資公司,變成了為創業公司服務。

「他們說自己對風險投資的理解與眾不同,以此來打動我們,」Skout 創始人 Wiklund 回憶道,「風投不只是錢的問題,而是增值服務」。

在a16z公司358人的團隊中,有超過70%的人都是從事投后管理和賦能,提供諮詢、人才招聘和指導團隊、商務擴展、人員管理、外部關係和資源對接,幫助創業公司快速成長。

深度拆解a16z:不想當經紀人的媒體不是好風投

a16z的投資服務理念取經於好萊塢大佬 Michael Ovitz。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他創立的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成了好萊塢乃至世界最強大藝人經紀機構,而這很大程度上正是因為它改變了一個經紀人負責一位客戶全部事務的模式,而由一支團隊的專家各施所長。

在a16z,並沒有一個蘿蔔一個坑讓合伙人獨立服務一個項目,而是以資源共享的形式,每個合伙人都可以為同一個創業公司服務。

可以將a16z類比於矽谷的經紀公司,致力於包裝和推廣旗下的藝人(創業公司),無論是藝人遭遇負面危機,還是需要外部合作,a16z都會挺身而出。

比如,領投了Airbnb的B輪融資后不久,一個租客把租借的一戶舊金山房屋毀了,Airbnb負面新聞纏身,安德森當天半夜前往創始人Chesky辦公室對公關和後續處理予以指導。

a16z的這種全套服務曾被紅杉資本創始人羅洛夫·博塔(Roelof Botha)嘲諷,暗示他們只會授之以魚而不授之以漁,但事實證明,這種強投后,深度參與的方式的確幫助不少創業公司成為了業內獨角獸。

2006年,雅虎提出1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Facebook,當時Facebook的最大投資人Accel Partners一直催促扎克伯格接受這一報價,而安德森強調不要賣出,22歲的扎克伯格選擇聽從了安德森的意見,如今Facebook的估值已經突破萬億美元。

三、敢下重注,持續跟投。

傳統VC更像獵手,先大範圍地去尋找標的,找到好項目后,獨立投資。

a16z 40%的項目都是跟生態合作夥伴共投的早期項目,先廣撒網,用一點小投資佔個坑位,一旦發現項目有增長潛力,a16z就會重金、重資源砸進去,不僅是參與投資,而且是深度孵化。

通常而言,90%的初創公司會倒在天使輪和A輪,如何降低創業項目「A輪死」的風險?

a16z的答案是,利用自己強大的資金儲備和投后團隊,深度服務項目,甚至是用B輪的錢直接砸進A輪,比如,在GitHub進行A輪融資時,a16z將GitHub的估值抬高到7.5億美元,以至於成為A輪唯一的投資者。

然後,a16z再利用強大的投后團隊幫助創業公司快速成長,走出危險地帶。

不要低估了a16z的人脈網路和資源,這個人脈網路包含矽谷1000位高管和5000位工程師、設計師與產品經理,創業公司需要什麼,a16z便提供什麼。

一但 a16z 傾心某個項目,便會不斷加碼,持續下注,扶持看好的項目,近幾年投資案例中超過50%都屬於追加投資。

此前,一度火爆的音頻社交平台Clubhouse就是a16z強資源孵化,持續下注的典型案例,從天使輪領投至C輪,創始人親自為Clubhouse站台背書,典型的奶爸型VC。

披著風投外衣的媒體

比起矽谷投資機構這一身份,a16z更像是一個媒體帝國。

2011年,a16z以8000萬美元投資Twitter,由此成為首家同時持有Facebook、Groupon、Twitter和Zynga四家當時估值最高的社交媒體公司股票的機構。

a16z從建立之初就非常重視通過媒體渠道營銷造勢,除了積攢和吸納傳統媒體、記者資源之外,創始人安德森更是頻繁地在社交媒體上露臉、在推特上大肆發表評論,通過各種營銷手段打響名氣的同時,也為其資金募集助力。

a16z 原合伙人本尼迪克特·伊萬斯(Benedict Evans)在2015年開玩笑地說:a16z是一家通過風險投資盈利的媒體公司。

然而,隨著自媒體的興起,a16z開始逐漸擺脫對傳統媒體資源的依附,取而代之的是主動下場,成立自己的內容團隊和媒體品牌,以從業人員視角用更加積極的基調進行內容報道。

a16z與傳統機構媒體的裂痕早已不是一朝一夕,事實上,安德森等a16z高層早就對傳統媒體怨念頗深,認為他們既無知又自傲,本就缺乏對行業的深度了解,又傾向於寫負面報道博取眼球,缺乏正向的引導和真正有價值的發言。

2015年的「Theranos騙局」風波成為了a16z與機構媒體的導火索。

當時,a16z力捧的血液檢測公司 Theranos 被《華爾街日報》曝出是一個騙局,整個矽谷科技圈嘩然。

為此,儘管a16z不得不多次出面解釋,但質疑聲依然紛至沓來,這使得他們意識到,必須要打破傳統機構媒體的壟斷,創造一個直接與用戶溝通、發表觀點的渠道,把報道的權力讓給真正懂行的人。

如果你打開a16z的官網,可能會誤以為打開了某個科技媒體的頁面,在網站最醒目的位置寫著——了解未來,現在。這是a16z打造的媒體平台Future。

網頁下方,依然是各類內容板塊——新聞、Clubhouse直播、播客。

深度拆解a16z:不想當經紀人的媒體不是好風投

在此過程中,a16z在公司內部開啟「人人都是自媒體」模式,上到CEO下到普通員工都在進行內容輸出,致力於將每個成員都打造成為某個領域的意見領袖。

在a16z看來,這或許是這個時代性價比最高的吸引創業者和新項目的方式。

加密先驅

a16z同樣也是最早入局加密貨幣投資的投資機構之一。

2013年,絕大多數人在社交平台上將其比特幣稱之為為「龐氏騙局」,Coinbase還只有8個人,a16z領投了這家公司2500萬美元B輪融資。《華爾街日報》報道,這可能是當時比特幣領域內金額最大的一筆風險投資。

2014年1月時,a16z已經在比特幣相關初創企業上投資了將近5000萬美元,比特幣持續下跌,回落至860美元,創始人安德森撰寫文章《為什麼比特幣很重要》,奠定了a16z今後長期投資加密貨幣的信仰:

比特幣絕非純粹的自由主義童話或簡單的矽谷炒作,它提供了一個廣闊的機會,可以重新想象金融體系在互聯網時代可以和應該如何運作,同時也提供了一個催化劑,以對個人和企業來說更強大的方式重塑該系統。

此後,從2013年到2020年,a16z先後8次投資Coinbase,最終成為了Coinbase上市后最大的外部贏家。根據富途數據,a16z已減持Coinbase1545.96萬股,價值約43.75億美元。

迄今為止,a16z已經發布了三期加密基金:第一期基金成立於2018年6月,規模約3.5億美元;第二期成立於2020年4月,規模約5.15億美元;近期發布的第三期基金,其規模更是高達22億美元。

如今,a16z已經累計投資了34個區塊鏈項目,其中包括Coinbase、Uniswap、Solana、MakerDao、Dfinity、Chia等明星項目,覆蓋公鏈、穩定幣、交易所、支付、DeFi、NFT等多個賽道,成為加密貨幣投資的風向標。

深度拆解a16z:不想當經紀人的媒體不是好風投

更為珍貴的是「加密基金I」成立時特別提到的,a16z在加密領域投資的五個投資理念:

長期投資者,構建為能夠持有 10 年以上的投資

「全天候」投資,即便市場處於「寒冬」仍然會積極投資

為創業者提供運營支持,80多人的運營團隊會在招聘、營銷等方面提供幫助

在階段、資產類型和地域方面具有靈活性

專註於非投機性項目

在投資項目的選擇上,早期a16z熱衷於投資技術流硬核項目,比如基礎設施類的公鏈、交易所,進入2020年後,投資愈發傾向於應用端。

針對最新募集的22億美元加密基金,管理人Katie Haun表示,將主要關注三個領域的項目:

基礎設施,讓主流消費者能夠使用加密貨幣產品和服務

NFT和遊戲相關

去中心化金融(DeFi)

啟示錄

a16z的崛起能給予我們什麼啟示?

無論是中國還是海外,機構亦或個人,人人都是自媒體,這並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內容依然是這個時代最強大的槓桿之一。

對於VC或者創業公司而言,擺脫對傳統媒體的依賴,自建內容和渠道或許正成為「時代紅利」,或者說「剛需」。

影響力就是財富。

5月底,Coinbase 創始人布賴恩·阿姆斯特朗 (Brian Armstrong) 發布博文稱,「每家科技公司都應該直接面向他們的受眾,並成為一家媒體公司」,並表示Coinbase正在組建媒體部門。

頂尖投資機構GGV紀源資本於2019年末推出的非嚴肅音頻商業訪談類播客《創業內幕》如今已經成為眾多VC從業者和創業者了解前沿項目的重要內容渠道,併入選了蘋果最佳播客。

在加密貨幣領域,Multicoin Capital合伙人Mable推出了訪談類播客《伍拾壹說》,期權平台Deribit旗下研究平台DeribitInsights推出了播客節目《Uncommon Core》……

強如馬斯克、雷軍等超級個體也積極在社交平台上塑造個人影響力,對於普通人而言,完成從0到1最低成本的捷徑之一,就是成為內容網紅,在抖音、快手、B站等內容平台發表觀點,勇敢展示自己才是成功的開始,流量生意,永不過時。

其次,強大的投后服務能力也逐漸成為PE/VC行業的核心競爭力,特別是對於高風險的互聯網或者區塊鏈早期項目而言,利用投資機構強大的行業資源幫助項目度過危險期完成蛻變,或許是提高話語權並提升投資勝率的重要法寶。

—-

編譯者/作者:深潮TechFlow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