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比特幣和以太仿定投價格分析

一連幾天我都發文分享了關於市場未來走勢的觀點,很多讀者對此都發表了自己的意見。這其中有一位讀者在前天的文章下花了很大的篇幅針對我列出的5點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雖然觀點

一連幾天我都發文分享了關於市場未來走勢的觀點,很多讀者對此都發表了自己的意見。這其中有一位讀者在前天的文章下花了很大的篇幅針對我列出的5點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雖然觀點和我不同,但是看到這麼用心的分析和交流,我是非常感動的。

我們現在涉足的這個領域和所有的科技領域都不同,其它領域在發展和前進的過程中,基本上無一例外地會得到政府和監管的支持和鼓勵,而這個領域在一路前行的過程中一貫地都受到外界的嘲諷、周期性地會遭到各方的監管甚至打壓。

但即便是在這樣的打壓下,它都還在頑強地成長。它的精神動力來自密碼朋克先輩們為它注入的理想國願景,它的實質動力來自草根、平民、屌絲。從匿名的中本聰,到中途輟學的無名小輩V神,再到今天的每一位。所有參與這場運動的人都是這條革命道路上的同路人,都在為這個奇迹的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比特幣由一文不名漲到最高超過60000美元橫掃主流媒體,這個奇迹里有我們每個人的貢獻。

現在市場處於低迷狀況,儘管大家的觀點有所不同,但都是為了自己能以更好的姿態在這個領域迎接未來的挑戰、實現自己的升華。因此我相信儘管大家觀點不同,但目標和信念是一致的。我們的內心只要秉持這個信念、目光朝向這個目標,我們最終一定會有所收穫,會看到新的奇迹。

我們經常在文章末尾看到有讀者留言問出入金的問題,這個問題現在甚至未來一段時間在我們國家都是非常棘手的。對此我寫過文章,但沒有在公號發表,因為敏感的原因,所以選擇了其它媒體(比如喜馬拉雅)。

不過所有準備投資這個領域的朋友都要在心底做好最壞的打算:那就是有可能我們即便在高峰變現了,如果資金量大的話,恐怕只能拿著大量的穩定幣在手而難以變現或者變現非常麻煩,這個狀況恐怕還得持續5年甚至10年。

因此,我們要嚴肅地問自己:能不能承受這個時間成本?如果不能就要調整策略了。

但我相信5年或者10年後,當區塊鏈技術發展到真的開始和我們的實際生活有交集時,我們會看到政策變化的那一天。

昨天有讀者問以太坊1500美元以下可以開始再啟定投,那麼比特幣呢?對此,我認為比較激進或者對風險承受能力比較強的朋友現在也可以開始定投了,但我仍然希望再等等,等到2萬美元甚至更低。我相信如果下半場真的是熊市,2萬美元的比特幣是能夠等到的。當然如果等不到,錯過就錯過了,也沒有什麼後悔的。

以太坊1500美元、比特幣2萬美元這個定投價位是怎麼來的?這是一連幾天我都發文分享了關於市場未來走勢的觀點,很多讀者對此都發表了自己的意見。這其中有一位讀者在前天的文章下花了很大的篇幅針對我列出的5點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雖然觀點和我不同,但是看到這麼用心的分析和交流,我是非常感動的。

我們現在涉足的這個領域和所有的科技領域都不同,其它領域在發展和前進的過程中,基本上無一例外地會得到政府和監管的支持和鼓勵,而這個領域在一路前行的過程中一貫地都受到外界的嘲諷、周期性地會遭到各方的監管甚至打壓。

但即便是在這樣的打壓下,它都還在頑強地成長。它的精神動力來自密碼朋克先輩們為它注入的理想國願景,它的實質動力來自草根、平民、屌絲。從匿名的中本聰,到中途輟學的無名小輩V神,再到今天的每一位。所有參與這場運動的人都是這條革命道路上的同路人,都在為這個奇迹的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比特幣由一文不名漲到最高超過60000美元橫掃主流媒體,這個奇迹里有我們每個人的貢獻。

現在市場處於低迷狀況,儘管大家的觀點有所不同,但都是為了自己能以更好的姿態在這個領域迎接未來的挑戰、實現自己的升華。因此我相信儘管大家觀點不同,但目標和信念是一致的。我們的內心只要秉持這個信念、目光朝向這個目標,我們最終一定會有所收穫,會看到新的奇迹。

我們經常在文章末尾看到有讀者留言問出入金的問題,這個問題現在甚至未來一段時間在我們國家都是非常棘手的。對此我寫過文章,但沒有在公號發表,因為敏感的原因,所以選擇了其它媒體(比如喜馬拉雅)。

不過所有準備投資這個領域的朋友都要在心底做好最壞的打算:那就是有可能我們即便在高峰變現了,如果資金量大的話,恐怕只能拿著大量的穩定幣在手而難以變現或者變現非常麻煩,這個狀況恐怕還得持續5年甚至10年。

因此,我們要嚴肅地問自己:能不能承受這個時間成本?如果不能就要調整策略了。

但我相信5年或者10年後,當區塊鏈技術發展到真的開始和我們的實際生活有交集時,我們會看到政策變化的那一天。

昨天有讀者問以太坊1500美元以下可以開始再啟定投,那麼比特幣呢?對此,我認為比較激進或者對風險承受能力比較強的朋友現在也可以開始定投了,但我仍然希望再等等,等到2萬美元甚至更低。我相信如果下半場真的是熊市,2萬美元的比特幣是能夠等到的。當然如果等不到,錯過就錯過了,也沒有什麼後悔的。

以太坊1500美元、比特幣2萬美元這個定投價位是怎麼來的?這是我從上次定投價位的設定經驗沿用過來的。

在2017年年底,比特幣達到了峰值19000美元;在2018年年初,以太坊達到了峰值1400美元。

由於比特幣市值較大,跌幅可能不會有以太坊那麼大,因此我在上一輪對比特幣設置了一個較為寬鬆的定投價也就是大概峰值的50%,即10000美元就可以開始定投。但在10000美元,我只是小試,真正等比特幣到了8000美元,我才開始大力度定投。

而對以太坊,我設置了一個比較緊的價位也就是峰值的30%,即400美元開始大力度定投。

這次市場在519暴跌前比特幣最高走到60000美元,以太坊最高到4200美元。

對以太坊我把上次的經驗(30%的峰值)沿用過來了,然後稍微做放寬,所以就是1500美元。但對比特幣,我想用比上次更緊的價位也就是30%的峰值作為定投價,所以就是2萬美元。

為什麼這次我對以太坊更寬鬆而對比特幣更緊?因為我認為未來以太坊的潛力會大大高於比特幣,因此我的重心會偏向以太坊,希望拿到更多以太坊的籌碼。而對比特幣,如果有好機會就拿,沒有好機會就算了。

但是要注意的是,這個定投價僅僅只適用於今年,只是一個臨時入場的價位。最終在熊市中定投價如何,我仍然會等到行情走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再決定。

—-

編譯者/作者:醒者86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