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加密藝術之舞:在這裡,看到NFT的趨勢、未來與投資機遇

杭州首個元宇宙小型線下展——巴比特、CryptoC聯合主辦的《2021加密藝術之舞:趨勢、未來與投資機遇》於本月5日在中國杭州未來區塊鏈創新中心成功舉辦。 巴比特CEO王雷、CryptoC創始

杭州首個元宇宙小型線下展——巴比特、CryptoC聯合主辦的《2021加密藝術之舞:趨勢、未來與投資機遇》於本月5日在中國杭州未來區塊鏈創新中心成功舉辦。

巴比特CEO王雷、CryptoC創始人唐晗、資深漢學藝術家白偉、國家建築師管理會議主席NOVA、國家建築師團隊項目負責人喵奏、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副教授張宏鑫 、知名影視概念美術指導王興、南京純白矩陣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吳嘯、水滴資本合伙人鄭玉山、NGC投資總監Kay Feng、萬商天勤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張烽、LABS Group中國區負責人?Eileen、比原鏈高級研究員賀聖君等嘉賓來到現場參與分享。

2021加密藝術之舞:在這裡,看到NFT的趨勢、未來與投資機遇

在會上,王興表示我們進入了數字工具寒武紀,數字圖形技術和NFT將催生新的藝術誕生,有望結束藝術失落的時代;NOVA表示,國建最核心的資產是有一套比較成熟的人才培養體系,他認為關鍵在於抓住體素這個工具;吳嘯則指出元宇宙是本世紀最大的機會。Kay Feng、鄭玉山基於投資成敗的經驗分享了投資看法,認為加密藝術、NFT遊戲值得關注;賀聖君則認為,普通人可以關注NFT交易平台、IP上鏈和工具類產品。

以下是活動上的精華摘錄:

王興:我們進入數字工具的寒武紀

我通常會隱藏自己加密愛好者的身份,因為這可能會引起對方的一些輕視等反饋。

NFT剛火的時候,很多藝術家在討論,但是一些架上油畫、雕塑藝術家覺得比特幣太像炒作、太投機,所以他們沒有試圖去了解這個事物。

從上世紀80年代到現在已經有三十年,藝術行業基本處於停滯或靜止狀態,我稱之為「失落的年代」,我認為造成該現象的原因是行業遇到了三大困境:第一,樣式創新難。技術語言、圖像形式進行十幾年的發展,能刺激到大家神經的花樣都已經被藝術家創造出來了,觀眾在幾十年被刺激的過程中,神經變得非常的鈍感;第二,價值觀創新難。從印象派之後,藝術行業開始有一個觀點,就是大家不要為了滿足某種需求而去藝術,要為了藝術而藝術,逐漸地,整個藝術行業開始漸漸走一條越來越窄的路;第三,圍繞創作沒有建立起良性的商業生態。據我所知,絕大多數藝術家的生活還是挺艱難,而且,可以說最近十年是越來越艱難。2000年初的時候,還有很多畫廊會簽約藝術家,讓年輕藝術家有一份基本的生活保障。但是最近十年,由於我們之前所提到的困境一、二,畫廊的境地也沒有那麼好,所以現在真正簽約年輕藝術家的畫廊非常少。

隨著社會的進步,包括區塊鏈、互聯網的發展,我覺得時候到了,以上的三個困境可能會得到解決,首先是數字工具的寒武紀,我認為數字圖形技術和NFT對於未來即將誕生的新藝術來說,缺一不可,同樣重要。數字藝術品非常不好賣,而NFT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在NFT之前,數字藝術家的生存境遇比油畫、雕塑這種傳統藝術門類更加艱難。而NFT出現之後,稀缺性問題解決了,並且NFT這種形式是天然有利於交易的,我認為藝術家是開始面對一片藍海——數字圖形技術+NFT將會帶來四個變化,新關係、新語言、新材料和新審美。

NOVA:體素是快速培養元宇宙產業工人的入門創作手段

我們現在面臨的商業環境、生產關係和生產力,涉及到我們現在這個時代需要的產業工人,我接下來要說的就是《元宇宙的產業工人》。

這個環境下,藝術家們,也就是工人,可能會從DAO的方式推進。目前生產力還沒有完全被革新,作為整個社會的基石,從國建的經驗出發,這個時代的工人起碼要具備數字化生產的能力,其次是要進行創意型的勞動,並且更貼近消費者。那麼如何大規模地培養一些新工人?我們可能需要一些更加簡單的入門創作手段,而我認為這個手段可能是體素,不是美術學院。

體素是一個3D的基本原子,從古希臘的世界開始,我們已經把這個世界打散成一個全同的粒子,你和我是相同的。我們深切地知道這個世界是由無數的基本原子堆砌起來的。體素是理解這個世界最簡單、最直觀的途徑。國建通過體素這種方式,讓所有的成員去發揮自己的創意,去營造一些世界,雖然他們最終可能還是會離開這個領域,但無所謂,他們已經走入了這道門,我相信10年以後,我們將有一大批體素或者其他類型的數字創作者或者虛擬空間的生產者會出現。

生態里,我們認為社交需求可能是元宇宙居民目前來看的需求主要構成部分,可能分成兩部分,一個是更大眾的個性定製化以及文化活動需求,第二個是社交場所的建設與社交機會的賦予。

長鋏:NFT有四個交易場景

用象限來劃分的話,我們其實可以把NFT的交易場景劃分為四個場景,分別是實物貨幣來交易實物資產,就是我們說的現實貨幣,就是人民幣或者美元來交易現實資產,我說的這種交易都是在鏈上,這是第一種場景。第二種場景,就是現實貨幣來交易加密藝術或者說虛擬資產,這是一個場景。還有一個是虛擬貨幣來交易現實資產,最後一部分就是虛擬貨幣來交易虛擬藝術或者虛擬資產。按照這樣的劃分,就是這樣四個象限,但是如果你按照中國的法律環境來看,真正可行的我認為只能是虛擬的貨幣來交易虛擬的藝術或者說虛擬資產。

從趨勢來說,NFT是毫無疑問的,因為我們人類要進行數字化能力,從長遠來看,我對NFT這個領域是非常看好的,但短期來看確實存在一定的泡沫。

吳嘯:元宇宙是本世紀最大的機會

今天我們站在一個無組織地上,越來越多人的精力或者說人的視野、認知已經到了虛擬世界中或者說到了互聯網上,雖然我們還生活在這個物理空間中,但是更多的意識和形態已經在往虛擬空間走了。

接下來,我們會穿越了中心化以及去中心化的世界。越來越多的項目,無論是中心化還是去中心化的方式,比如說寫代碼的方式以及娛樂玩遊戲的方式,更多像UGC以及去中心化的內容生產,都是讓我們穿越中心化以及去中心化的世界。

最後代碼將重構這個世界,這就是元宇宙。如果給大家一個更直接點的形象展示,我們叫做頭號玩家,大多數的小夥伴認為頭號玩家是元宇宙的初級階段,我們給了這樣的定義。

元宇宙是能夠承載人類終極生活幻想的空間,本質上來說,我們和三維空間里任何一個靈長類的動物沒有什麼區別。我們看到在頭號玩家裡可以有各種各樣的舞蹈、遊戲、社交以及所有的這些東西,包括像我們在賽車,所有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在虛擬世界里是被設偽的,因為我們在這裡面會有無成本的事情在無邊宇宙中誕生出來。

元宇宙改變的不單單是娛樂方式,它其實和計算機一樣,剛開始誕生出來的元宇宙絕對是為政治以及對於科研人員使用的,我們會發現科研、藝術、教學、開發、設計其實都是一個元宇宙所需要去touch的領域,這非常重要。如果僅僅是玩遊戲,其實對人類是沒有很大增量。

我認為未來人類90%以上的活動是在虛擬世界中的:第一步,PERCEPTION,我們需要的技術是感知層;第二步,我們想知道的是REGULATION,它的經濟基礎設施;第三步,MASSPRODCUTION,大規模生產。

元宇宙會是中心和去中心化世界的交匯點。元宇宙中最值錢的是程序員。到今天為止,無論是區塊鏈也好,人工智慧也好,我認為所有過往,皆為序章。這才是本世紀最大的機會。

張烽:NFT特點決定其應當對應文化產品

從法律角度說,NFT就是一個合約,一個技術協議,這個技術協議本質上來說就是對Token進行編號。編號的目的是讓有編號的Token和元數據相聯繫。

我記得有一個業界的大咖說,我是不是對Token進行編號了就是NFT了?後來我就問他,我說你編號,你編的這些Token,舉個例子,我們上市公司有一千萬股,從1-1000萬號,把每一股編成NFT,這個NFT和我們說的NFT是不是一樣?我覺得這樣的NFT是沒有意義的。雖然你編號了,但是從1-1000萬,它所應用的元數據內容、權利義務和法律風險是差不多的,你編不編號沒有什麼意義。所以,一定要連續到特定的數據內容,而且這些數據內容一定要有不一樣解讀的含義信息,同時能夠產生不一樣的解決問題的方面,這可能要結合具體的場景。

NFT一定要有真正的內容,這個Token聯繫的是應該是文化。從這個意義上,每個令牌結合其所聯繫的元數據形成的這樣一個結合體,我們稱之為數字物品,與現實中存在的具體物品具有類似的法律地位和法律性質。

為什麼要用NFT?我還是從王興的話去講,他說藝術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藝術有自己的規律,但是我想從社會分工的角度來說,藝術也是為別人創造價值。我們不必過分強調NFT技術工具。

NFT市場也隱含的四大法律風險:第一,天價交易頻出; 第二,NFT技術豐富性不夠關注,目前的NFT協議還處於比較初級的階段,很多我們理想中的數字物品化應用場景,包括完全實現著作權等權益的許可轉讓等並不能完全理想的實現;第三,NFT金融化衝動;第四,其他融資項目包裝成NFT項目,原來有一些ICO的項目不能辦,現在這個項目變成NFT了,我個人是非常不贊同的。

賀聖君:看好交易平台、IP上鏈和工具類產品

我看好一下三個領域的NFT:

1. 交易。因為NFT類型非常多,但是無論哪個類型都離不開交易環節,而且交易也是盈利模式最清晰的一環。目前,就NFT交易這塊,還存在著競爭,也沒有特別的龍頭項目。目前來說,OpenSea相對會處於頭部一點,但其他項目也有機會。OpenSea提供了一般性二級市場的交易模式,包括平台交易、拍賣。但從功能上看,還是可以再豐富的,比如說一級市場的聯合曲線的發行,以及其他輔助的金融工具,包括NFT借貸之類的。

2.鏈下+IP的上鏈,比如說NBA TOP SHOT。要想把它做成產業化,那麼一定需要比較大的受眾。像NBA已經是完全產業化了,在線下起碼有好幾億的觀眾,即便是付費的粉絲,起碼也在幾千萬。今天我們討論更多的是加密藝術,但我覺得藝術,無論是在鏈下還是鏈上,一定是相對小眾的,而且非標性非常強。但若是像這種鏈下大IP,那麼它上鏈后的受眾也會非常大。即便你去買了,後面價格折下去了,流動性也會很好。

3. 互動性、娛樂性的工具類產品。因為現在純粹NFT的創作並不困難,但要能夠給創作者提供比較簡單的,又能夠創作又有互動的NFT平台,還是比較有意思的。比如Async Art,如果發行的是圖片NFT,那麼它會把圖片分成幾個圖層,然後給到創作者對圖層進行選擇以及個性化改編的許可權。這類產品的體量可能不是特別大,但也是產業的補充。

Kay Feng:看好NFT遊戲的同時建議關注東方加密藝術

團隊方面更看好NFT遊戲。有一個觀點是,像Axie infinity這樣的NFT遊戲,其實是演算法穩定幣真正的應用。遊戲里博弈機制,其實和演算法穩定幣的模式,抽象來看,就是一種語言。但是演算法穩定幣的問題是,很多項目在純粹的場內博弈之後就結束了整個項目的生命周期,不管找什麼借貸應用,鏈上期貨DEX,都不能把這些項目救活起來。因為它除了場內的博弈以外就沒有其他的可容性了,但是區塊鏈遊戲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不過,這並不是說區塊鏈遊戲像演算法穩定幣,而是說整個遊戲的設計里,對於整個博弈機制的設計,本來就是非常司空見慣的。比如網易、騰訊遊戲,他們的設計者會對遊戲的可玩性做一些改造,但是區塊鏈遊戲的不同是玩家可以在裡面賺到錢,而遊戲公司的設計只是讓你充錢,所以這是我們看好NFT遊戲的大邏輯。

投資建議上,建議大家收藏一些東方的加密藝術NFT。每一個年輕國家在它開始鼎盛的時候,都是它文化向外輸出繁盛的時候。比如說50年代的美國,有迪斯尼、有超人;七八十年代的日本,有漫畫、動漫以及任天堂。90年代和2000年代的韓國,有KPOP。當前,我們國家的GDP相對日本、韓國那個時間段,已到了差不多的級別。

鄭玉山:不是DeFi解決NFT流動性困境 而是NFT可能解決DeFi流動性泛濫的問題

DeFi和NFT可以結合。一定程度上,NFT可以解決DeFi流動性挖礦導致的流動性泛濫的問題。比如CryptoArt.AI,就有一套NFT+DeFi的玩法。鎖倉平台幣,挖出的一幅隨機的NFT畫作,這樣,通脹的就不是Token,平台Token的流動性也不會泛濫。NFT一定要和DeFi結合,同時DeFi可以讓NFT或者加密藝術的玩法更加多樣性。

從另外一個角度講,比如像Uniswap V3的NFT,其實也是一種NFT+金融的玩法,可以把一個票據/權證做成NFT,標明各種信息。它並不是流動性很好的資產,但可以大額轉讓。比如說,項目方合作完全可以把機構的Token份額做成NFT,不能直接掛到二級交易所去賣,只能像傳統股票市場上的大宗轉讓一樣,整體轉讓。

總結來說,DeFi的最大一個痛點是流動性,但NFT可以從兩個程度上幫助解決這一痛點:第一是可以把泛濫的流動性鎖住;第二是可以直接把流動性作為一個大額的轉讓,以票據權證的方式。所以從這點上來說,NFT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挽救現在已經非常泛濫的流動性挖礦或者和流動性相關的DeFi項目。

—-

編譯者/作者:方沁雨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