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五月,ETH腰斬,以太坊礦工卻在漲薪

原標題:《市場震蕩 以太坊礦工漲薪》 動蕩的5月結束了,比特幣(BTC)和以太坊(ETH)均未收回距離高點的跌幅。當比特幣的中國礦工們還在焦慮中等待監管出清礦場的政策時,用顯

黑色五月,ETH腰斬,以太坊礦工卻在漲薪

原標題:《市場震蕩 以太坊礦工漲薪》

動蕩的5月結束了,比特幣(BTC)和以太坊(ETH)均未收回距離高點的跌幅。當比特幣的中國礦工們還在焦慮中等待監管出清礦場的政策時,用顯卡挖礦的以太坊礦工迎來了「漲薪」。

TheBlock數據披露,以太坊礦工群體的總收入在5月創下新紀錄,達23.5億美元,其中,鏈上交易為礦工們貢獻了10.3億美元的手續費收入,佔總收入的43.8%。

從歷史統計數據看,礦工的鏈上交易費收入從去年8月開始有了明顯的增加,在今年2月一度超過了區塊獎勵收入。交易費用的增加與以太坊鏈上DeFi生態規模擴張的趨勢強相關。

儘管ETH價格在5月出現了腰斬行情,但礦工的ETH收入反而在增加。特別是5月19日大跌當天,ETH日跌幅26%,而全網礦工的ETH挖礦獎勵和手續費達74502ETH,創下月內最高記錄。當日,資產市場高波動,鏈上DeFi用戶的避險行為頻繁,貢獻了大量的網路費用。

最近一年,以太坊帶給礦工的網路手續費收入逐漸趨近於挖礦獎勵收入,有兩個月,手續費反超挖礦獎勵。讓手續費成為ETH的價值捕獲方式之一,正是以太坊轉型方向的題中之意。

5·19大跌日?以太坊礦工賺翻

6月1日,幣安顯示,ETH報收2551美元,距離5月12日的4372美元歷史高點跌幅41%,也未能在5月結束時收復3000美元失地。

儘管價格波動,但維護鏈上安全運轉的以太坊礦工並未因市場動蕩而受損,相反,礦工收入在5月創下歷史新高,達23.5億美元,較上月記錄增加了42%。

The Block數據顯示,23.5億美元礦工群體的總收入中,區塊獎勵收入達13.2億美元,鏈上交易費用收入為10.3億美元,兩部分收入均創歷史新高,後者收入已佔總收入的43.83%。

黑色五月,ETH腰斬,以太坊礦工卻在漲薪

去年6月後,礦工收入增速加快

與礦工收入同創記錄的指標還有以太坊的鏈上交易量和活躍地址數,數據顯示,5月,ETH鏈上交易量達4500萬餘次,較上月增長了7%,同比去年5月增加了69%;網路活躍地址數為2000多萬個,較上月增加了14.6%,是去年同期的一倍有餘。

以太坊5月多指標創新記錄,既與ETH的價格在當月攀上歷史新高有關,也與後來突然而至的崩盤相關,特別是礦工收入的鏈上交易費部分,在5月12日ETH高價之日和5月19日暴跌之日,交易費都站上了礦工日收入的高點。

黑色五月,ETH腰斬,以太坊礦工卻在漲薪

5月ETH日手續費總和走勢

TokenView的數據顯示,5月12日,鏈上的單筆交易手續費均值為69.38美元,當日手續費總和超1.12億美元,全網貢獻了26900多個ETH的鏈上交易費用;而在5月19日崩盤日,單筆交易的手續費均值在71.77美元,鏈上3萬多個ETH價值1億多美元進入了礦工囊中。

相較而言,ETH在5月的極高價時,挖礦獎勵以美元計價的收入高於19日的崩盤價,但若以ETH結算挖礦獎勵,崩盤時的爆塊獎勵為43685ETH,高於幣價登頂時的39829ETH。

無論是ETH價格高企還是下跌,鏈上交易費這部分礦工收入都會得到保障,這無疑與以太坊網路上DeFi生態的發展相關,應用和用戶對網路資源的需求越高,網路便會出現擁堵,貢獻的鏈上交易費便越可觀。

5月19日的極端行情便是一種極致體現,當日,ETH鏈上的多個借貸協議面臨清算,用戶集中還貸的舉動會增加網路用量,而當清算髮生時,應用也會高頻調用網路資源。OKLink當日統計,當日的24小時的清算量達4246萬美元,較前日激增了1345%。與此同時,ETH鏈上交易筆數急劇增加,網路出現擁堵,當日待礦工確認處理的交易近2萬筆之多,極速模式下的Gas費一度超過了2000 GWEI。

鏈上交易費用在5月19日達到月內極值也就不奇怪了。難怪有投資者評價,撇開監管層面的因素不談,以太坊挖礦都是一個確定性高且高回報的投資,「價格上漲的時候,礦工收入多;價格下跌,特別是暴跌的時候,DeFi清算又能不斷貢獻收入。」

交易費收入增幅超挖礦獎勵

從TheBlock的數據不難發現,從去年6月起,以太坊的礦工收入增速明顯,其中的鏈上交易費收入較2年前出現明顯增長。

交易費收入增加的情況,在過往僅出現2017年12月和2018年1月,幣圈人皆知,那時正是ICO發幣行為在ETH鏈上成規模出現的時期。

直到去年6月,以太坊迎來了新的用例,由借貸協議Compound推廣開來的流動性挖礦,引爆了DeFi市場,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借貸類應用爆髮式增長,保險、演算法穩定幣等協議輪番成為後來的階段性熱門場景,追求Farm高收益的用戶攜資蜂擁而至,網路的使用率越來越高,王牌DEX Uniswap空投治理代幣UNI時,一直將網路堵死,交易平均手續費極端地被推高至10ETH。

ETH鏈上交易費總額也正是伴隨著這些應用的繁榮而不斷升高,?去年6月至今,也剛好讓DeFi市場經過了12個月的年周期。蜂巢財經梳理髮現,以太坊礦工收入結構在這一年中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交易費收入正在趨近於挖礦的區塊獎勵收入,甚至在去年9月和今年2月超過了區塊獎勵收入。

黑色五月,ETH腰斬,以太坊礦工卻在漲薪

ETH礦工12個月的收入結構變化

2020年6月,礦工的1.1億美元總收入中,挖礦獎勵為0.9億美元,鏈上交易費收入為0.2億美元,僅佔總收入的18.19%。到了今年5月,礦工23.5億美元的收入中,挖礦獎勵佔總收入的56.17%,交易費收入已經達到了43.83%。

一年時間內,礦工的挖礦獎勵收入佔比整體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而交易費收入佔比上升,且增幅更高。最近6個月時間,挖礦獎勵總收入較前半年增加了403%;交易費收入的前6個月總額為4.5億美元,接下來的6個月後,這部分收入總額已經增加至35.6億美元,半年增幅在691%。

這樣的增幅,足見鏈上生態活躍對礦工收入的重要性。但鏈上手續費的高企肥了以太坊礦工,對網路的使用者來說卻不是個健康的態勢,擁堵和高費用帶來的使用成本終究出在「羊身上」,這隻羊既包括DeFi的用戶,也包括鏈上應用。

費用結構正是以太坊在7月倫敦升級中執行EIP-1559提案的原因之一。

該提案直接針對網路交易費設計了定價機制,將費用結構分為基礎費用和小費。其中,礦工不會得到基礎費用,這部分費用將會銷毀;來自用戶定價打賞的小費則屬於礦工。

這樣的設計無疑減少礦工的網路手續費收入。但同時,EIP-1559規定,當每區塊容量超過目標Gas的使用量時,基本費用會在接下來的區塊增加;反之,則下降。這樣就讓Gas費根據網路的需求情況而調整。對於用戶來說,根據網路情況選擇打賞手續費,無疑比當前忽高忽高、不可預測的交易費更靈活。

EIP-1559調整了網路的費用結構,銷毀式的通縮有利於ETH的價值捕獲,但也看得出,網路的總容量和出塊時間並不會發生改變,這意味著網路擁堵、低效的問題無法根治。

從PoW轉向PoS的以太坊2.0,或是終極解決方案,但真正落地仍需良久。好在,一系列的Layer2過渡方案正在崛起。對於以太坊礦工來說,手續費收入將比顯卡挖礦獎勵來的更長久,畢竟,PoW機制的以太坊鏈哪怕不是停在今年年底,也將在未來不可避免的消失。

—-

編譯者/作者:蜂巢Tech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