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Web3.0概念的梳理

原文來源:Web3 Explorer 前言 隨著 Bitcoin 的天啟事件(參見:《比特幣白皮書》),近年來技術領域湧現出一大批新名詞。這些名詞的意義以及它們之間的關聯,別說普通人不容易理解,

原文來源:Web3 Explorer

前言

隨著 Bitcoin 的天啟事件(參見:《比特幣白皮書》),近年來技術領域湧現出一大批新名詞。這些名詞的意義以及它們之間的關聯,別說普通人不容易理解,就連混跡業界多年的資深人士也很難分得清。因為這些概念已經不再局限在純技術領域了,它們是多學科交叉的前沿領域。

這些概念包括,但不僅限於如下:

對Web3.0概念的梳理

一個新手面對這麼多的概念,會不知所措。這時,他們往往會選擇某一個術語所代表的方向研究下去,這是完全沒問題的。但對整體性的把握也非常重要,有關這些綜述性的資料,在目前的互聯網中,要麼就是一些飄渺的宏大烏托邦敘述,要麼就是一些概念的簡單陳列講解。對這些概念成系統的成邏輯的梳理,還非常缺乏。

限於篇幅,本文不可能對這些概念一一講解。本文的主要目標是嘗試在這成堆的概念中,尋找出有關 Web3.0 的主要脈絡。

對 Web3.0 的暢想

許多人對 Web3.0 有各種暢想,這些暢想的內涵可謂是千差萬別。《劉毅:Web3.0 到底是醒世恆言還是危言聳聽?》中對 Web3.0 思想史的一個簡要摘述如下:

什麼是 Web3.0?互聯網當前處於 Web2.0 階段,Web3.0 是對下一代互聯網的設計和設想。15 年前,Web 的發明人 Tim Bernard-Lee 爵士認為,目前互聯網的局限在於,HTML 是給人看的,沒有元數據,不能被機器所理解。因此應該把數據賦予含義,開發出更智能、自動化程度更高的互聯網應用,從而實現 Web3.0,即語義網(Semantic Web)。但是大約在 5 年前,Lee 爵士對下一代互聯網的看法發生了變化,他發起了互聯網大憲章運動,呼籲用戶和從業者對互聯網的未來進行廣泛地討論。

以太坊聯創和 Polkadot 創始人 Gavin Wood 博士在 2014 年提出了一種革命性的 Web3.0 設想,並隨後發起成了 Web3 基金會。他的理念是:Web3 是為讓互聯網更去中心化、可驗證、安全而發起的一組廣泛的運動和協議;Web3 願景是實現無伺服器、去中心化的互聯網,即用戶掌握自己身份、數據和命運的互聯網;Web3 將啟動新全球數字經濟系統,創造新業務模式和新市場,打破平台壟斷,推動廣泛的、自下而上的創新。

兩位大師在不同的方向上進行著嘗試。

Tim Bernard-Lee 親自發起了 Solid 項目,旨在讓用戶能控制他們在 Web 上產生的數據和內容,能選擇數據如何被使用。Solid 的核心是個人數據存儲系統 Solid POD,你在網上產生的所有數據都儲存在 Solid POD 中,如你的聯繫人,你的照片和評論,用戶可選擇將 Solid POD 儲存在自己家中的計算機上,或挑選的網上 Solid POD 供應商(比如 Berners-Lee 創辦的 Inrupt),你的所有數據都控制在自己手中,可以自由的添加或刪除數據,授予許可權給他人或應用來讀取或寫入部分 Solid POD 數據,不需要同步,因為你的數據一直伴隨著你。這個平台需要開發者支持才能真正產生效果,很難想象中心化的平台會支持這個無法控制數據的去中心化平台。

Gavin Wood 創辦了 Polkadot 項目,旨在通過提供開箱即用的共享安全性保證和可互操作的多鏈網路架構,為用於承載 Web3.0 使命的各種 parachain 項目創建一個創新的平台。Gavin 博士把 Polkadot 定義成為一個 layer0 的項目,即平台的平台 (The platform of platforms)。以此平台為根,期待綻放新時代的無窮分支沒有邊界的應用網路,從而逐漸侵蝕和替代現有的 Web2.0 互聯網。

當然,業界還存在更多其它的有價值的觀點,並在不同的方向上進行著嘗試。

面對這些看似都很有道理的前沿的龐雜的甚至是相互衝突的思想,我們如何進行有效地梳理呢?

Web1.0 和 Web2.0

讓我們回到互聯網 1.0 的時代去看看能否發現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以下這部分翻譯自 a16z 的文章《Web 3.0 and the Future of Trust》by Ali Yahya 中的互聯網演化這部分,有刪節修改)

對Web3.0概念的梳理

互聯網早期的那一批協議其實相當美妙,TCP, IP, SMTP 和 HTTP,我們叫它 Web1.0 協議,它們是在 70 年代到 80 年代設計的,秉承的是開放性和包容性的精神,它們是開放的標準。這意味著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任何人,能夠站在平等的位置,在它們之上構建系統,而不需要經過任何人的准許。比如,現在已經存在幾百個這些協議的開源的實現了。目前,在你手機中的那些協議的代碼,不管它是 iPhone 還是 Android 手機,都直接依賴於這些開源的代碼。

不知你有沒有感受到,互聯網對人類來說其實是一件特別偉大的事情,一個奇迹。現在的全球互聯網是一個大的整體,而不是大量的不相交的獨立的網路。世界上二百多個國家,千萬計的公司——它們甚至有利益衝突——竟然神奇般地聚集和運行在這些同樣的協議上,並在此之上互相連接,沒有任何例外。

在這樣一個常年分化的世界中,這是不尋常的,我們如何來解釋這種現象呢?它其實就是開源的結果。因為互聯網的核心協議是開源的,沒人能單方面地控制互聯網。它們的出現和支持是至下而上的且基本中立的。正是由於這些底層協議的穩定,在其之上才構建了現今的互聯網生態。

對Web3.0概念的梳理

這些協議的出現引導了一個創新的黃金時代的來臨。在其之上,企業主和它們的投資人相信遊戲的規則是中立和公平的。但是,開源很難營利!所以這些創業公司的商業模式是在這些互聯網的開放協議上構建帶產權的閉源的協議。這些協議就是 Web2.0 協議。

對Web3.0概念的梳理

這其中少數創業公司已經變成了人類歷史上最有價值的公司,你肯定聽過其中一些。然後,也因為這些公司,數十億人幾乎免費地用上了偉大的新科技。這是一個現象級的事情。直到最近,這些公司都沒有為此獲得足夠的名聲(針對讓數十億人幾乎免費地用上了偉大的新科技這一件事情)。

對Web3.0概念的梳理

但是,一個嚴重的警告也隨之而來,Web2.0 的這些科技巨頭已經變成大中介和互聯網的守門人了。今天我們在互聯網上做的大部分的事情,比如搜索網路、與人們聯繫、分享內容,都被迫依賴由這些公司開發的帶產權的不透明的服務代碼,不然就無法去做那些事情。

於是,這些公司就對他們的用戶和第三方開發者,掌握了巨大的權力。憑藉他們對所有數據的控制,它們控制了:平台上用戶間的每個交互,每個用戶無縫退出和切換到其它平台的能力,內容創作者被發現和發布內容的潛力,所有資本的流動,及第三方開發者和他們的用戶間的所有關係。

他們還控制了遊戲規則。在任何時候,沒有警告,幾乎完全按照他們的條款,這些公司可以改變在他們平台上允許發生的任何事情——經常在運行過程中剝奪整個第三方公司或用戶的所有權力。這些公司已經成長為巨型怪獸。

互聯網的故事,就變成了:基於中立和開放,就有了價值創造的可能性。而當太多權力掌握在少數營利性人類機構手中時,就會抑制創新,進入一個令人警惕的狀態。

試想一下,在 Web1.0 的協議之上,孕育了 Google 這樣的巨頭。而在 Google 這樣的 Web2.0 協議之上,還能孕育出一個新的類似的巨頭嗎?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想象不出來如何做到)。Google 已經成為互聯網的守門人,它是不會讓你在它之上再去做守門人的事情的。也就是說,Web2.0 已經是科技樹的一片葉子,已經到頭。

於是我們要回去最初的狀態去思考,不基於這些守門人的服務去思考,而是基於開放的 Web1.0 去思考:我們如何從「Don』 be evil「(Google 已經放棄)去到「Can't be evil」。從不去做惡,進化到無法做惡。

對協議的進一步分析

Web1.0 的開放協議讓今天的互聯網變得可能。但是,對於真實世界的軟體平台服務來說,它們並不是一套完整的樂高積木。還有很多部分的協議缺失了,比如數據的存儲協議,基於數據的計算協議等。

而 Web2.0 的科技巨頭更進一步,提供了這些缺失協議的閉源版本,從而建立起了強大的商業模式(這是它們出現的本質原因)。

Web2.0 有如下一些特點

●平台經濟。平台最終必然走向壟斷

●隱私換服務

●數據歸平台方所有。對數據的任何挖掘、加工等產生的利潤,歸平台方所有

●依賴於平台而生存的某些職業,在平台的利益分配上,沒有定價權

簡單地說,Web2.0 讓平台成為最有錢有勢的一方,所有人都在給平台打工。這種平台模式,不大可能從內部突破。這裡面更詳細的分析,請見:《劉毅:Web3.0 到底是醒世恆言還是危言聳聽?》。

Web2.0,數據完全由企業掌控,會有如下問題

●數據易泄漏。外界的攻擊,導致數據易被盜取。特別是很多企業內部數據用明文存儲,一旦被盜,所有信息相當於完全公開

●數據易丟失。企業運維的事故性丟失,或黑客的攻擊性丟失,或企業倒閉服務關停導致的數據丟失等等

●數據可被篡改。企業對其內部的資料庫,有至高無上的權利,理論上來說,可修改任何數據(比如刪除做惡的記錄),即使是用的所謂純增量資料庫也是如此

●數據會被審查。審查這個東西爭議很大,雖然在某些方面有積極的意義,但是在另一方面負面作用非常大

●數據會被打包售賣。這其實是一個灰色的商業模式,此不贅述

●數據孤島。同一行業下競爭企業數據孤島現象特別嚴重,數據的相互交互特別困難

數據有這麼多潛在的問題,核心原因就是數據被視為企業最核心的資產,數據及數據的使用規則,完全由企業來掌控。普通用戶完全沒有權力參與其中。

從 Web3.0 的角度來看,如果數據依賴於人或機構,必定會出現上述現象。而如果數據本身依託於開放的協議以及數學演算法,那麼是有可能解決上述那些問題的。

業界一些大師最近幾年提出了一些觀點,比如

●A16z 的 Chris Dixon 提出」重啟互聯網」(參見:《Rebooting the Internet》)

●Gavin Wood 說:「今天的互聯網在設計上就是壞掉的。「(參見:《Why We Need Web 3.0》)

我們需要的是一套開放的協議——就像 Web1.0 那樣。

比特幣的啟發

如何做?比特幣給了我們一些啟發。

比特幣背後的思想很有意思,它用密碼學的一些基礎設施比如數字簽名,Web1.0 的開放協議(TCP,UDP 等),和一個非常聰明的激勵結構來構建了一個集體所有的中立的資料庫,或者叫分散式賬本,用於記錄比特幣的交易/支付數據。

這個資料庫的創新點在於,它的安全性是由它的用戶至下而上建立的,而這個用戶可以是任何人,在任何地點,在沒有任何人允許的情況下參與進來。換句話說,對資料庫的控制本身是分散式的,沒有守門人。當然,它的挑戰在於,許多參與者是不誠實的,如果可能,他們會想在這個系統中鑽空子以獲利。比特幣的天才之處在於它的激勵結構,它讓系統可以自我監管(self-policing)。它不把唯一的一份資料庫放在一個「可信賴「的數據中心(這個數據中心可能是被 Google 這種大公司擁有),而是在網路上每個參與者都持有一份他們自己的拷貝。

這會產生了一個問題:我們如何確保資料庫的所有拷貝是始終保持一致,以保證沒人能插入一個做假的交易數據呢?

答案是網路中的每個參與者(被稱為礦工)監視著網路,並且給他們認為有效的交易集合投票。關鍵之處在於他們用他們算力進行投票。比如 Alice 是一個礦工,她給網路貢獻的算力越大,她就幫助網路有更多的安全性。作為結果,協議給她更多的投票權力和更大的獎勵。

重要的是,付給 Alice 的獎勵是新挖出的比特幣。所以比特幣一口氣做了兩件事情,做為一種貨幣而存在,同時又成為引導自身安全性的資金來源。

這種思想被稱為工作量證明(PoW)。內在邏輯是你必須給這個資料庫貢獻安全性以獲得投票和回報。結果是形成了一種優雅的激勵結構,該結構鼓勵網路中的參與者相互檢查。因此,即使他們彼此不信任,他們也會信任他們一直共同保護的這個資料庫(分散式賬本)。

比特幣是最簡單的加密網路。它試圖處理去信任貨幣的問題——貨幣的正統性和背書不依賴於人類機構,而是依賴於數學上的保證。

這就是比特幣背後的思想,偉大!當然,從這種模式出發不能直接推出 Web3.0 的具體形式,但會給我們巨大的啟發。比特幣給我們展示了一個可靠的無許可分散式系統是能夠在現實世界中穩定持久運行的。人們有理由相信沿著這個思路發展下去,一個新的世界正在等待著我們。現在全世界最聰明的頭腦們正在沿著這個方向積極探索(同時也伴隨著巨大的投資熱潮和泡沫)。

Web3.0 的特點

業界對 Web3.0 的定義花樣百出,莫衷一是,幾乎把所有對未來的美好理想都強加到 Web3.0 之上,這是不可取的。

我們對 Web3.0 的特點進行了一些歸納:

●Web3.0 必須是開放的

●Web3.0 必須是安全的。因為開放,且安全,所以必須用到密碼學技術

●Web3.0 必定是去中心化的或者叫分散式的。開放協議,必定造就去中心化

●Web3.0 的平台和應用必定具有原生通證,因為去中心化需要通過通證自動結算各方的利益分配

Web3.0 會在生產關係上產生巨大的突破。

對服務的提供方來說:

●平台的代碼(協議)是開放的

●不是一家企業獨自掌控平台,而是一個社區擁有這個平台

●平台的利潤,不再是不透明的,不可預測的,優先流向大股東的(大股東可能為追求更高的巨額利潤來對平台的策略進行修改)。而是按規則的,可計算的,可預測地分配給所有平台中價值的創造者

●平台的商業模式仍然能容納 Web2.0 的成熟的商業模式,比如廣告、會員服務、遊戲等●平台可能催生新的商業模式

●平台不會像 Web2.0 一樣,因為其主體公司的倒閉而關閉,一個參與節點的關閉不影響 Web3.0 平台整體的運行

對用戶來說:

●App 的使用體驗與 Web2.0 仍然類似或一致

●用戶對自己貢獻的內容具有所有權,能夠根據對平台的內容貢獻獲得一定的回報

●對自己使用平台服務時產生的隱私數據,能夠比較清楚的知曉這些數據的邊界和用途,並對這些數據具有一定的決策權,可用其產生一定的經濟收益●對平台承諾的對一些私密數據的存儲有信心(因為是密碼學保證且代碼是開源的)

●用戶能跨平台地擁有一些東西的所有權(這個所有權是密碼學保證的,不是某個機構認證的),這樣在跨平台交互的時候,能認證且自由轉移這些所有權資產

我們整理 Web1.0, Web2.0, Web3.0 的歷史關係,做圖如下:

對Web3.0概念的梳理

對Web3.0概念的梳理

Web3.0 不是 Web2.0 的直系後代,而更像是遠房表親。Web3.0 的核心思想更多來自 Web1.0 的開放協議簇和密碼學領域的混合。Web3.0 平台的運營商業模式和用戶使用體驗與 Web2.0 沒有太大區別。Web3.0 是開放的協議簇,基於 Web3.0 將會產生更豐富多樣的創新的商業模式。

Web3.0 不一定能在所有領域對 Web2.0 產生全面的替代,但一定會在某些領域,特別是具有明顯網路效應的領域產生突破。比如:社交媒體、UGC 內容平台(博客,問答等)、原創內容(如音樂,藝術,書籍等)分發平台等領域。

結語

我們用一張圖來總結 Web3.0 的核心要素:

對Web3.0概念的梳理

圖片來自《Web3.0 應用的新機遇》

Web3.0 是一個更加開放,公平和安全的網路,其網路形態不是當前 Web2.0 的簡單升級,它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其實是平台利益的分配問題。Web3.0 要在激勵人的主觀能動性和價值創造的基礎上嘗試解決利益分配問題。而利益的分配,又與組織形式密切相關。這正是區塊鏈能發揮作用的地方,這些細節具體會在下一篇《為什麼 Web3.0 需要區塊鏈》中詳細講解。

Web3.0 不是在一塊空白之地上建立空中樓閣,它致力於解決人類社會發展中的深層次問題。

引用

1.比特幣白皮書https://bitcoin.org/bitcoin.pdf

2.Web 3.0 and the Future of Trusthttps://a16z.com/2019/11/12/the-end-of-centralization-and-the-future-of-trust/

3.Rebooting the Internethttps://medium.com/dfinity/rebooting-the-internet-andreessen-horowitzs-chris-dixon-on-the-decentralized-web-e0b4b0245645

4.Why We Need Web 3.0https://gavofyork.medium.com/why-we-need-web-3-0-5da4f2bf95ab

5.《劉毅:Web3.0 到底是醒世恆言還是危言聳聽?》https://mp.weixin.qq.com/s?src="https://image.theblockbeats.com/other/pic404.png"

原文鏈接

律動 BlockBeats 提醒,根據銀保監會等五部門於 2018 年 8 月發布《關於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的文件,請廣大公眾理性看待區塊鏈,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亂墜的承諾,樹立正確的貨幣觀念和投資理念,切實提高風險意識;對發現的違法犯罪線索,可積極向有關部門舉報反映。

—-

編譯者/作者:區塊律動BlockBeat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