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自稱「國幣」用「天河二號」運算,當傳銷披上數字貨幣「偽裝」……

來源:新華社 記者陳諾、汪奧娜、熊豐 自稱「國幣」、用「天河二號」運算,以提供虛擬數字貨幣增值服務為幌子,在全國發展傳銷成員近2000人,涉案金額超過2億元……安徽省安慶市

來源:新華社

記者陳諾、汪奧娜、熊豐

自稱「國幣」、用「天河二號」運算,以提供虛擬數字貨幣增值服務為幌子,在全國發展傳銷成員近2000人,涉案金額超過2億元……安徽省安慶市公安局日前破獲一起特大網路傳銷案,犯罪嫌疑人炮製概念,炒作「空氣幣」,把傳銷披上數字貨幣「偽裝」,在網路上「大行其道」。近年來全國多地類似案件頻發,網路傳銷新動向值得警惕。

「國幣」實則「國騙」 12省市8檔會員吸金2億元

今年1月,安慶市警方接到群眾報案稱:「環球財富熊貓金元」投資平台涉嫌傳銷。警方調查發現,2016年開始,犯罪嫌疑人孫某保在安徽省合肥市租賃辦公場所,以當地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為載體,創立「環球財富熊貓金元」網路投資平台,拉攏他人搭建網站,以提供虛擬數字貨幣增值服務為幌子,制定相關投資檔次、獎勵方式、提現規定,進行網路傳銷。

據安慶市公安局大觀分局經偵大隊辦案民警周曉楓介紹,該團伙通過微信群分享網站鏈接發展會員,新會員註冊要繳納168元的入門費,且需要分享人確認,才能取得會員資格,會員分為「學員級」「專家級」到「至尊董事」「金鑽董事」等8個級別,按照一定比例投資或發展下線后,網站根據級別,按1:1.07至1:3不等的比例,返還「熊貓種子」給會員,用於兌換「熊貓金元」。

「熊貓金元」就是該平台主打的「虛擬數字貨幣」。記者在一篇名為《環球財富熊貓金元十八個為什麼》的宣傳文章上看到,平台自稱「熊貓金元」為「國幣」,用「天河二號」計算機系統進行自動運算,「可能未來5年內一枚熊貓金元會突破1萬元。」

然而警方介紹,「熊貓金元」價格漲跌等後台數據均被孫某保等人操作控制。短短几年內,該平台在全國12個省市招募會員近2000人,累計涉案金額超過2億元,除部分資金被用於返還投資人員所謂提成外,其餘大部分資金均被孫某保轉移或提現。

目前,包括孫某保在內的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移送起訴。

「鏈」上傳銷,「新套路」防不勝防

「傳銷幣」「空氣幣」「山寨幣」……記者搜索互聯網發現,辨別這些「劣幣」的科普帖早已「刷屏」,一些網友甚至梳理出百餘種「傳銷幣」的名稱,然而依舊擋不住受騙上當案例。

安慶市公安局大觀分局經偵大隊大隊長周會告訴記者,類似「熊貓金元」這樣披著區塊鏈、數字金融的外衣開展的網路傳銷近年來呈現高發態勢,以「靜態收益」(炒幣升值獲利)和「動態收益」(發展下線獲利)為誘餌,吸引公眾投入資金,並利誘投資人發展人員加入,不斷擴充資金池,具有非法集資、傳銷、詐騙等違法行為特徵,讓人防不勝防。

——老把式「穿上」新概念。據警方介紹,傳統傳銷經常鼓吹的「國家扶持」「政府背景」等「洗腦」方法一直沿用。「熊貓金元」團伙不僅偽造全球市場布局圖等宣傳材料,更搬出一些高大上概念進一步偽裝自己。

與此同時,不法分子打著虛擬幣、區塊鏈等時髦概念的旗號,使一些缺乏辨別能力的群眾以為自己抓住了投資機遇,不法分子更在受害者「上套」之初,承諾驚人收益。「熊貓金元」一案中,就設計了直推獎、對碰獎、管理獎等多個所謂的「業績獎勵模式」,讓人在一夜暴富的幻想中輕易上當,越陷越深。

——運營模式日趨專業化。警方介紹,這些傳銷從傳播形式看,正呈現從線下、電子郵件向社交軟體、短視頻平台轉變;會員登錄平台應用逐漸從傳統的PC端向手機App、小程序轉移;從支付形式上看,由銀行卡、第三方支付向虛擬幣領域支付轉變,資金流動更難以查證;從區域看,不法分子逐漸將平台伺服器從境內轉移至境外,逃避公安機關打擊。

——參與人員呈年輕化趨勢。周會告訴記者,「熊貓金元」一案中,參與傳銷的會員有不少為40歲以下的年輕人,不乏高學歷人員,甚至有少數公職人員參與。頗為諷刺的是,該案的始作俑者孫某保系初中文化,過去以賣保健品為生。

打防並舉狙擊新苗頭

安徽省市場監管局反壟斷和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局局長鄭文寶介紹,目前類似「傳銷幣」這樣的網路傳銷與傳統的傳銷形式不同,複合型違法犯罪活動多。周曉楓等基層辦案民警認為,蔓延速度加快的「傳銷幣」考驗著監管、公安等打擊違法犯罪部門之間的聯動效率。

種種「套路」損害了公眾利益,更污染了區塊鏈等行業生態。不少專家認為,應聚焦新形勢,補齊治理短板。

打防並舉,形成全域管控。鄭文寶建議,應協調網信、公安、金融、通信管理等部門建立信息互通會商制度,對涉傳人員實行全量全域管控。周會則建議,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藉助互聯網公司技術優勢,依託大數據,科學建立網路傳銷監測搜索模型,實現更加精準、更有價值的線上預警。

行刑銜接,織密法網。相關人士建議,及時調整傳銷和虛擬幣非法交易的界定範圍,適當加重「傳銷幣」等網路傳銷犯罪的刑罰幅度,真正做到重罪重罰、輕罪輕罰,同時細化相關行政處罰條例,對未達到刑事處罰標準的網路傳銷人員進行懲治。

凈化網路,普及教育。網信辦等監管部門加強對涉傳網站的監管力度,對涉及境外的傳銷網站採取技術反制措施,切斷網路傳銷傳播途徑。鄭文寶認為,應堅持把宣傳教育擺在更加重要位置,重點開展防範傳銷進校園、進社區、進人才市場等系列宣傳活動;組織各地各部門有計劃、有步驟地發布傳銷動態警示、公益廣告,公布剖析典型案例,揭露網路傳銷本質。

網路信息時代在帶來諸多發展機遇的同時,網路傳銷違法犯罪分子也趁機編起了故事,吸引對新經濟、新概念一知半解的投資者跟風「入套」。儘管傳銷從線下搬到了線上,但收入門費、拉人頭、團隊計酬這些本質特徵沒有變,社會公眾在遇到所謂新型炒「幣」炒「鏈」平台時,需要冷靜下來、認真思考,對照這些特徵仔細辨別,避免頭腦一熱就跳進陷阱。

根治網路傳銷,面對層出不窮的犯罪「變形記」,相關部門需加強聯動,進一步織密監測預警防護網,封堵政策漏洞、補足制度短板、加強警示宣傳,以不變的決心應對違法犯罪變換的「花招」。

—-

編譯者/作者:區塊鏈資訊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