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HERO:一種解決NFT流動性的新範式

按照當下的Google趨勢數據,外界對NFT的興趣已經超過了對加密貨幣的興趣。 但NFT遠未到全面繁榮的階段——基礎設施還沒有搭建完畢,甚至演進路線都還沒有探索得特別清晰。 猶如世

NFT-HERO:一種解決NFT流動性的新範式

按照當下的Google趨勢數據,外界對NFT的興趣已經超過了對加密貨幣的興趣。

但NFT遠未到全面繁榮的階段——基礎設施還沒有搭建完畢,甚至演進路線都還沒有探索得特別清晰。

猶如世間沒有一片葉子是完全相同的,NFT對比起FT而言,每一枚NFT都是獨一無二的。而正是因為NFT獨一無二的特性,造成了NFT市場通往真正繁榮的瓶頸——流動性不足。

這就註定了NFT市場只能像拍賣行或者典當行那樣只能適用於小範圍流通,距真正的規模化市場還很遙遠。

現階段不同的NFT項目都嘗試著不同的方式為NFT提供解決流動性不足問題的方案,相信最後NFT市場一定會跑出最適合NFT的方案。

NFT-HERO:一種解決NFT流動性的新範式

目前已經在Heco上發布的NFT-HERO,提出了一種新的玩法,並且也初步驗證了可行性,是比較值得關注的NFT解決方案。

古典NFT:不是方案的方案

對於一個NFT項目來說,無論是遊戲、音樂、加密藝術甚至Twitter,解決流動性的方式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其IP的效應來吸引流量。

比如第一個爆紅的NFT項目加密貓,最火爆的時候導致了以太坊網路的堵塞。

但並不意味著每一隻獨一無二的加密貓都是有價值的,IP效應決定了其價值必然是聚焦在極少數上。

所以在市場上競逐以及流轉的加密貓,依然是極少數的加密貓。

並且隨著IP效應的退潮,那些極少數的加密貓的價格也一落千丈,無人問津,有價無市——某種程度上差不多就相當于歸零了。

所以如果只是基於IP而發行的NFT,產品周期基本都有規律可循——輝煌卻短暫。

當下NFT的熱鬧,很大程度上是通過持續發行新IP帶來的流量,這是在行業早期才有的紅利,並不能夠持續下去。

所以基於這些古典NFT項目而搭建的NFT二級市場,如OpenSea、SuperRare、Rarible 等,通過了多種方式——限價出售、競拍、打包出售、荷蘭式拍賣、白名單銷售等,來實現集中交易和公開競價,目的是利用儘可能多的價格發現機制來為這些「獨一無二」的NFT解決其流動性不足問題。

但跟FT市場比起來,NFT市場的流動性還是遠遠不夠。

新型NFT:通過FT鑄造可以分解的NFT

由於NFT獨一無二的特性註定了在自由流轉上的不便,因此出現了一批對古典NFT進行改造的新型NFT項目。

改造方式很巧妙:在不損害NFT唯一性的前提下提供了一種方式,可以將獨一無二的NFT「分解」成大量FT。

然後就可以拿著這些FT去交易、抵押或者參與其它DeFi玩法。同時也支持反向操作,將大量FT合成NFT。

這種方式為FT與NFT之間提供了便捷的互換通道,使鑄造產生的NFT既具備唯一性,同時也具備了更自由的流動性(而不是依賴於特定受眾的接受與否)。

這種新型NFT項目就遠遠比古典NFT項目有著更廣泛的市場,交易者不再是對IP認可的特定受眾,甚至都可以是量化機器人……

這也就意味著新型NFT項目更加靠近DeFi,也更有想象空間。

事實上在BSC上以DEGO和DODO為代表的新型NFT項目,也確實受到了市場的認可。

隨著NFT領域基礎設施的不斷豐富,這種創新型工具會將NFT引入更廣闊的空間,甚至改造已有的NFT產品。

NFT-HERO 1.0:新型NFT的新創收範式

新型NFT創造性地解決了NFT的流動性問題,並且目前已被市場驗證為可行路徑。

但是無論是NFT還是FT,長遠的價值肯定不是寄托在單純的市場熱度上,而必須有錨定真正的價值——可能是作為遊戲道具的價值,也可能是作為平台手續費的價值。

新型NFT項目在解決了流動性之後,正在用各自的方式錨定各種價值,以此保證NFT的長遠價值。

而在HECO火幣生態鏈上,一款名叫NFT-HERO的GameFi應用,正是用了「Token-NFT」的新範式跑通其自身的1.0時代。

NFT-HERO的1.0的基礎玩法就是通過使用其治理代幣SH(全稱Super Hero)質押鑄造NFT HERO水滸的盲盒卡包,每個盲盒分為不同品質,可以開出相應品質的NFT卡牌。

不同品質卡牌對於著不同的戰力值,用戶可以通過收集卡牌、升級等方式增強自身戰力,從而挖礦獲得SH。當然,質押鑄造生產的NFT可以通過銷毀NFT逆向取出質押的SH。

通過「收集-挖礦」這個基礎玩法,NFT-HERO的TVL超過了1000萬美金,平均APY超過300%,對於一個已經上線近3個月的DeFi項目而言能保持如此高的APY實屬難得。

與其同時,其治理代幣SH也從0.625美金上漲到12美金左右,在HECO上可以說是十分搶眼。

在「集卡挖礦「這個基礎上,NFT-HERO還有兩個亮點:

一個是NFT交易市場支持HECO主流資產直接購買NFT,這個功能在Sushi最新的提案上有提出過,而NFT-HERO算是走在時代的前沿。而且每次用主流資產購買NFT的交易,都是一筆對SH的買入成交。

NFT-HERO:一種解決NFT流動性的新範式

另一個是集成了機槍池功能的無損雙挖礦池。NFT-HERO與HECO上的機槍池合作,讓用戶獲得NFT的同時可以獲得機槍池收益,同時機槍池收益也對SH進行回購。

NFT-HERO:一種解決NFT流動性的新範式

這兩個功能讓NFT-HERO成為了有外部創收能力的GameFi項目——通過IP和遊戲性吸引用戶,而用戶無論是白擼還是消費,都能為NFT-HERO帶來正向現金流。

NFT-HERO 2.0:專註於IP孵化的NFT發行平台

NFT-HERO在2月底發布了平台2.0路線圖,從1.0時代的GameFi應用升級為」專註於IP孵化的NFT發行平台「,而其中的重要里程碑就是於4月1日上線的,由NFT-HERO孵化的「超級三國」。

「超級三國」的NFT發行分為「抽籤」和「預售」兩部分。

其中「抽籤」分為三輪,對參與的用戶有最低戰力要求(類似IDO平台的白名單),滿足要求的用戶可以最多購買5個簽,每個簽價值3SH,抽籤時間為3月29日至3月31日每天14:00-21:00。

NFT-HERO:一種解決NFT流動性的新範式

中籤的用戶將獲得「超級三國」的預售NFT卡包一個,其中質押有30個「超級三國」的代幣。未中籤的用戶在結果公布后可以領回申購時質押的SH。

這個功能開創了NFT的IDO新玩法,原來NFT的首次發行除了基礎的預售外只有英式拍賣這類玩法,這也是受限於NFT的唯一性和原子性。

NFT-HERO通過「抽籤」+「盲盒」的方式,創造性地解決了這個問題,讓NFT可以在保持了不可分割的獨一無二特性的基礎上完成鏈上公平公開的批量發行。

而「超級三國」的正式預售將於4月1日12:00開啟,分為SH和USDT兩種支付方式,共6000個預售卡包。

另外「超級三國」在遊戲性上也有所加強,加入了「國家」、「陣營」、「裝備」等玩法。在三國上線后我們將對其進行跟蹤報道。

NFT-HERO可以說是HECO火幣生態鏈上新型NFT中的代表,在「Token-NFT」這個新範式的領域中可以說是最多元化的選手。

而通過1.0時代已經跑通的GameFi玩法也讓其走出了一條差異化的2.0平台化道路。

NFT這個新物種將如何進化?「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也是所有NFT賽道選手們的課題。

—-

編譯者/作者:sky110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