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漲破2.8萬美元 誰是背後玩家?

2020年12月以來,比特幣持續上攻,單價從突破2萬美元關口到漲破2.8萬美元僅用了短短的十天。12月27日19:00前後,比特幣突破28000美元/枚,24小時漲幅達13%。

2020年12月以來,比特幣持續上攻,單價從突破2萬美元關口到漲破2.8萬美元僅用了短短的十天。12月27日19:00前後,比特幣突破28000美元/枚,24小時漲幅達13%。

即使是幣圈的圈內人,也毫不諱言比特幣的暴漲已是一場大泡沫,但在全球天量流動性的驅動下,比特幣成了「剛性泡沫」。不過,和三年前相比,這次有些不同。

「可能與大家想到的投機或炒作原因不一樣,投機和炒作成分確實存在,但非主因。直接原因來自於高凈值和機構投資者的入場,自今年下半年以來,諸如美國保險巨頭萬通人壽保險公司、商業分析公司MicroStrategy等機構紛紛買入比特幣;而在線支付巨頭PayPal、新加坡最大的商業銀行星展銀行也紛紛宣布將推出加密貨幣支付服務。目前超過69億美元的比特幣由上市公司持有。」OKEx Research首席研究員威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只不過,早年比特幣等加密資產的溢價來自於「技術信仰」,而在負利率資產擴容、全球流動性放量的今天,各路玩家已將比特幣作為「新黃金」,這場「博傻遊戲」將持續多久,似乎和流動性更為相關。

金融機構、上市公司湧入

沉寂近3年,近期加密貨幣捲土重來。除了比特幣,其他加密資產也水漲船高。要知道,美股較今年3月崩盤后的最低點已經大漲近70%,而比特幣則從當時的5000美元附近大漲超350%。

在比特幣突破2萬美元大關時,第一財經就報道,高凈值個人、華爾街機構的入局是推動此輪行情的主力。如今,機構化有愈演愈烈的態勢。

不少華爾街的傳統資管機構仍在觀望,但對沖基金早就試水。著名的古根海姆合伙人(Guggenheim Partners)就是關注加密貨幣的機構投資者之一,該機構最新表示可能會將其53億美元的宏觀機會基金的最多10%投資於一個比特幣信託基金;對沖基金巨頭都德·瓊斯(Paul Tudor Jones)也加入了比特幣投資潮流。此外,不少上市公司也開始入局,Bitcoin Treasuries數據顯示,目前超過69億美元的比特幣由上市公司持有,由此帶來了比特幣市場的繁榮。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已有一些掛鉤比特幣、以太坊的受監管的信託產品。據了解,一些受限於合規要求而無法直接投資加密資產的華爾街機構,開始通過這類信託進行布局。在這類信託中,灰度信託今年風頭無兩。

例如,灰度比特幣信託(GBTC)是灰度旗下規模最大的加密數字資產信託產品,GBTC基金類似於ETF(交易所交易基金),但沒有贖回機制,在二級市場的出手也有6個月的鎖定期。GBTC的一級市場申購只面向合格投資者。其三季報顯示,80%的客戶是機構投資者(主要是對沖基金),因此是一個很好的觀測機構資金入場的指標。

GBTC的總持倉量不到半年的時間增長了58.3%,已經接近57萬枚比特幣,這表明在今年下半年,大量的機構資金開始湧入比特幣。

負利率環境下的「博傻遊戲」

傳統機構大量買入比特幣,其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是今年全球宏觀經濟形勢變化。一方面,受疫情的影響,未來一年裡全球經濟復甦減緩;另一方面,歐美央行推出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推高金融市場的通脹預期。

渣打銀行此前提及,美聯儲、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資產負債表總規模已超22萬億美元,我們正在目睹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全球財政擴張。但這種擴表的態勢或許要持續到2022年,因為債務負擔過重,利率維持低位才不至於導致政府財政問題。在發達國家,疫情也正好促成了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有機協調。

「為了規避名義本金的受損,以及追求更高收益的需要,投資者囤積現金的需求自然演變成對黃金和比特幣的需求,」威廉對第一財經表示。不論通脹會否真的抬頭,但人們尋求資產保值和收益的衝動正在不斷提升。

目前,巴克萊全球負收益率債券美元名義市值已擴大至近17萬億美元,創出今年以來新高,也觸及2019年9月以來最高水平。

貝萊德智庫(BII)亞太區首席投資策略師龐文博(Ben Powell)此前對第一財經表示,未來五年間主要發達國家長期國債都可能維持負利率(債務壓力巨大),這將引發投資格局的巨變,即更多資金將轉為配置權益資產等。當然,非生息資產黃金也是其中之一。

如今在很多人看來,比特幣也被作為黃金的等價物。分佈科技(Onchain)創始人、CEO達鴻飛對第一財經稱,在十多年的發展過程中,比特幣已逐漸退出與法幣的競爭,更偏向於在價值儲備功能上發展,未來比特幣更可能作為儲備資產的一種形式,類似黃金。但比特幣與黃金的區別也非常明顯,黃金凝結了數千年人類對價值的共識,而比特幣基於密碼學和分散式網路、抗審查並極易轉移,它在數字化浪潮下成為重要的新生資產的同時,也存在巨大的泡沫。

達鴻飛還表示,加密資產並非只有比特幣一種,加密資產軍團正持續擴大。

不過,第一財經也多次報道,比特幣絕非「黃金」,只是在流動性盛宴下,圈內人士認為這場「博傻遊戲」或將持續。例如,比特幣極高的波動性無法匹敵黃金的穩定儲值功能。比特幣僅在2017年就漲了13倍,后因監管趨嚴而從20000美元左右跳水至3000美元附近,近兩年來動輒幾千美元的波動非常常見。相比之下,今年黃金出現的最大閃崩也只有50~100美元的量級。據統計,比特幣的價格波動是黃金的10倍左右,是股市的4~5倍,因此比特幣的避險屬性遠不如黃金。

而且,比特幣交易價格多次出現過令人咋舌的溢價,比如買賣價差一度高達近9%、交易所價格比其內在價值高40%等,這對於黃金ETF的投資者而言幾乎難以想象。

除了央行,銀行、其他機構和散戶都是黃金的持有者。

「相比起來,比特幣的持有結構不夠分散,有時可能出現操縱。儘管比特幣也能用來支付,但僅是在有限場景。」 上述幣圈人士對記者表示,因此比特幣已經論為流動性盛宴下的「博傻遊戲」。

區塊鏈應用卻進入「祛魅階段」

與流動性驅動的加密資產盛宴相比,區塊鏈應用本身卻在進入「祛魅階段」,這也與前幾年的「神化階段」形成鮮明反差。

早前,各界認為,區塊鏈將被用來構建新一代金融基礎設施,包括清算和支付。相比中心化的信用保證機制,使用區塊鏈可以降低成本。區塊鏈的技術特點,例如鏈上數據難以篡改、不可撤銷,在供應鏈、物流、溯源等行業都可以發揮重要作用。但事實上,業內人士如今的共識也在於,儘管傳統金融存在低效的一面,但低效往往為的是合規、風控。此外,例如央行已經作為一個有效的中心化的調控機制,真要轉為分散式、去中心化是缺乏意義的。

記者經過調研后也發現,即使是在合適的場景下,區塊鏈應用也存在現實挑戰。例如,在汽車整車物流供應鏈領域,各界此前認為區塊鏈優勢巨大。從業人士對記者表示,原理在於,汽車整車物流的承運商很多是個體戶,貨車的過路費、油費、保養費、司機工資等,綜合起來是筆不小的開支。而運費往往有較長的賬期,資金周轉很容易出現問題,導致業務難以持續拓展。此前,銀行很難觸達這些承運商,一是因為貸款額度太小(幾萬到幾十萬元),二是很難對這些貸款申請進行專程調查,承運商同樣很難向銀行提供應收賬款憑證,提交貸款所需的審計報告等。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以「汽車供應鏈物流服務平台」為例,通過將整車物流業務相關方上鏈管理,汽車主機廠商和物流總包商可在線發布訂單和運單,各級承運商可將作業交接憑證、結算憑證、發票等業務數據記錄在線,並實現上下游企業在線對賬。金融機構則可以根據鏈上記錄的業務數據,為承運商提供金融服務。

區塊鏈相當於為承運商增信,使得銀行敢於為承運商提供金融服務,一般可使得銀行貸款利率由此從15%~18%降至7%左右,銀行也觸及了更多客戶。

但是,「尷尬的問題在於,太差的企業我們不太敢讓他們上鏈,好的企業可能以後銀行就會直接去給他們放貸,區塊鏈並沒有一個不可或缺的地位,因此大家現在談到行業應用也不像起初這麼熱火朝天。」另一區塊鏈技術企業的業務拓展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可見,區塊鏈應用的發展正在不斷從「神化階段」回歸現實。而另一方面,加密資產仍在享受著流動性盛宴。

威廉對第一財經表示,對於機構投資者,在乎的是利潤,而非「比特幣信仰」或「區塊鏈革命」這類情懷。需要關注的風險在於,在疫苗上市、疫情得到逐漸緩解后,隨著經濟復甦,貨幣政策也將逐漸由寬鬆轉為適度緊縮。屆時,機構投資者可能會拋售比特幣。威廉認為,在這之前,比特幣總體上仍會保持上漲的主趨勢,當然隨著比特幣價格越來越高,市場的波動也會逐漸放大,不建議投資者加過高的槓桿。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