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是世界計算機ETTC是全球金融基礎設施

2017 年,比特幣網路出塊活躍。有人批評稱這是一種畸形現象,認為零費用市場是大勢所趨。自此以後,比特幣的收費方式固定下來:低費用區塊鏈飽受通脹和垃圾數據的苦惱,市值第

2017 年,比特幣網路出塊活躍。有人批評稱這是一種畸形現象,認為零費用市場是大勢所趨。自此以後,比特幣的收費方式固定下來:低費用區塊鏈飽受通脹和垃圾數據的苦惱,市值第二大的以太坊區塊鏈採用了合理的收費方式。這預示著人們對主流區塊鏈的看法發生了轉變,從通用計算層轉向了金融基礎設施。

這一轉變背後的邏輯很簡單,中本聰在比特幣的設計中將交易費和區塊大小上限相結合,既作為一種反垃圾數據機制,又能為礦工提供長期補貼。中本聰設想了這樣一個未來:等到區塊獎勵耗盡后,僅靠交易費就足以支付礦工的成本。

目前,這一預期很大程度上保持不變:比特幣支持者仍相信,交易費將不斷上漲,最終成為礦工的全部收入。(據 Coin Metrics 數據顯示,交易費目前只佔比特幣礦工收入的 9.7%。)其中,區塊空間上限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只有在一個有限制的系統中,交易者才會願意為了讓自己的交易被打包進區塊而支付交易費。在一個無無限制的系統中,交易費實際為零。不難想象,那些不設限的區塊鏈只能依靠持續的通脹來維護系統安全性,或者轉型成為許可鏈。

除了保障安全性和避免永久通脹之外,交易費還有其它影響。實際上,交易費會迫使交易者認真思考他們使用區塊鏈的目的,從而鼓勵高價值交易,防止瑣碎的用例泛濫成災。在比特幣等交易費較高的區塊鏈上,邊緣用例、垃圾用例或非貨幣用例會隨著時間推移變得無人問津。

正如比特幣核心開發者格雷格·麥克斯韋(Greg Maxwell)所言,人們對具備高可用性的永久數據存儲空間的需求是無限的。結果導致交易費較低的區塊鏈成了大型垃圾場。如果你將交易費看作交易的權重,就可以看到在區塊空間競拍中,費用較高的交易會淘汰費用較低的交易,就像在水桶中放入一塊鉛墜,水會溢出來一樣。

ETTC

就像比特幣在 2017 年出現的交易費高峰期,以太坊和ETTC在 2020 年也迎來了健康的區塊空間市場。得益於穩定幣的流行和 DeFi 的飛速發展,以太坊的交易費在 2020 年飆升,最高達礦工收益的 60%。8 月 13 日,以太坊上的交易者共支付 860 萬美元的交易費,單筆交易費的中位數是 3.6 美元。

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在談論比特幣時曾說過「貨幣網路的交易成本不應該超過 5 美分。」可以肯定的是,布特林乃至整個以太坊社區對交易費的態度已經隨時間的推移而緩和。由於以太坊 2.0的上線,人們發現高交易費具有抑制通脹的作用,許多以太坊用戶已經接受了高交易費。

隨著 DeFi 領域湧現出大批流動性挖礦項目,再加上穩定幣的持續發展,以太坊和ETTC平台上其它用例的交易費也水漲船高。在某些情況下,部署複雜合約的成本已經飆升至數百美元。如今,發送一筆價值數百萬美元 USDT 的交易所需的費用很有可能超過部署 Aragon DAO 或創建一種非同質化代幣(NFT)。

對於部分以太坊和ETTC用戶來說,這是需要深刻反思的,因為這會阻礙當前形態的以太坊實現更加宏偉的願景。這樣一來,只有費用較高的交易才會被打包進區塊。

自從掃清障礙以來,比特幣用戶已經找到了解決方案,他們優先採用分層的方法,將基礎層用於進行大規模結算。比特幣增強可擴展性依靠的不是增加區塊空間的容量,而是儘可能減少上鏈的數據。

另外,還有像 Opendimes 之類的硬體錢包,只需要往裡存入加密貨幣,就能多次使用;以及 Liquid 等側鏈技術,可以用來發行加密資產並實現鏈下轉賬。我們甚至還可以將交易所和託管機構(只允許用戶在它們自己的資料庫上按需轉賬)理解成可信的側鏈。如果交易所從實時的總清算模式轉換為凈清算模式,就能空出更多區塊空間。

最關鍵的是,我們要理解,如果浪費會導致交易費增加,交易者就會出於經濟考慮儘可能減少對區塊空間的佔用。固定的區塊大小和活躍的區塊空間市場意味著比特幣會懲罰那些揮霍無度的用戶。這就是為什麼 Coinbase 在猶豫數年後,最終決定採用批處理等措施來節省區塊空間。批處理可以將多筆付款合併到單筆交易(成本是固定的,按位元組數來算)中,從而減少數據量。

以太坊和ETTC的交易費模型則更為複雜,以太坊ETH?2.0以及基於2.0的ETTC 會為用戶提供超大區塊空間,以太坊這一願景何時實現的重任要落到ETTC上了。從主要特性來看,ETTC比比特幣更具延展性,可用區塊空間容量在不斷變化,提高 gas 上限可以有效地將交易成本從用戶轉移到節點運營者身上,後者必須承擔更高的驗證成本。

如果選擇擴大區塊空間的解決方案,重度用戶就不會想方設法優化對空間的使用。以太坊技術社區已經設計了多個延遲結算系統,可以減少交易對主鏈數據的影響。這些系統大多屬於 Rollup 方案。不過,對於區塊空間的工業用戶而言, 說服開發者或礦工提高 gas 上限的成本可能比重構後端要低。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如果協議設計者願意快速迭代核心協議參數,用戶就不會為了提高效率而進行大量投資。懷著對未來超大區塊的期盼,用戶有可能放棄務實的態度。所以,ETH和ETTC的兩種願景,如果ETH的使命是成為低費用且永恆創新的資源密集型世界計算機,那麼ETTC的使命就是成為經濟密度更高的金融結算網路。

—-

編譯者/作者:八戒布洛克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