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NeoWorld的838天:人生若只如初見

是的,拆完了。 除了奇迹和我的新世界悉尼公園,絕大部分的建築我都拆掉了,絕大部分的土地我都讓系統回購了。 拆的時候還是挺難受的,畢竟從未有一個項目投入這麼多心血。從

是的,拆完了。

除了奇迹和我的新世界悉尼公園,絕大部分的建築我都拆掉了,絕大部分的土地我都讓系統回購了。

拆的時候還是挺難受的,畢竟從未有一個項目投入這麼多心血。從18年6月22日創世封測到今天,838個日子,幾乎每天我都會登陸遊戲。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今天這篇文章,簡單回顧下我跟NW的那些故事。

1、大陸1.0時代

18年6月,幣乎如日中天,金馬在上海組織了一場幣乎作者見面會,號稱:幣乎百咖秀。作為幣乎早期參與者,我也應邀前往。

在那裡,見到了已經相識一年多的火山哥。我們都是遊戲行業出身,當時都對區塊鏈遊戲信心滿滿,於是籌備了一個區塊鏈遊戲公會,公會的名字叫做:頭號玩家。

公會不多久就組建起來了,裡面人才濟濟,有程序員有美術有運營有策劃。很快,第一款合作的區塊鏈遊戲來了,它就是NeoWorld。

NeoWorld是我玩的第一款沙盒遊戲,但又遠比一般的沙盒遊戲更容易上手。因為前期玩法主打經濟博弈,所以也特別適合幣民的參與。不止是我,整個公會的成員都被其吸引,大幅加大了時間和資金投入。

原本只是協助發碼的合作夥伴,卻逐漸成為我們重倉的對象。又因為其早期的高速迭代和一片繁榮,導致我們公會也看不上其他鏈游,所以我們的關係越來越深入。

我和NeoWorld的838天:人生若只如初見

拿我自己為例,除了逐漸加大倉位外,大量的時間都投入其中,乃至於幣乎的寫作主題也幾乎都是NeoWorld。沒想到啊,一入NW深似海,從此寫作是路人。

18年本是幣圈大熊市,但NW上線的前三個月,卻一片欣欣日上。幣價穩定在5厘,日活持續攀升,玩法不斷迭代,彷佛再過一些日子,我們就真的能踏上那個夢寐以求的綠洲。

但事物的發展從來就不是一帆風順的,尤其是NeoWorld這種願景宏大的遊戲。項目方雖然實幹,但畢竟缺乏幣圈經驗,很多手法仍舊帶有傳統遊戲的烙印。比如對幣價的控制,對羊毛黨的放縱,對NASH的過度補貼……

可惜當時的我們並不掌控全面的數據和信息,在看到幣價因為羊毛黨和某些大戶的挖賣提時,沒有發現根本的原因,只是真金白銀的加倉護盤。我們犯了跟項目方一樣的問題:干預市場。只不過他們是壓制,我們是護盤。

如果早點讓市場的無形之手自發調節,也許會更快的發現NeoWorld的問題,更快的調整方向。我們,還是太年輕了。

2、海島時代和大陸2.0時代

市場也許會一時失靈,但不會永久無效。

在社群的護盤下,NW的幣價並未呈現斷崖式下跌,而是一路陰跌。但漸漸的,我們都發現了遊戲經濟系統的一系列漏洞。

從18年年底開始,官方一邊嘗試給大陸經濟系統各種打補丁,開拓海外市場;另一邊開啟2B的海島模式,試圖從B端獲取增量資金和用戶。於是,從NEOLAND開始,EOSLAND、ONTLAND、IOSTLAND先後登場,這就是海島的1.0時代。

同時,社區自治也邁向了新台階。大陸領主、生態共建委員會、大使計劃逐一落地。我也在這期間,成為了NeoWorld大中華區第一任大使,應該也是最後一任了。

做了大使后還是挺忙的,從合作夥伴到核心玩家再到核心共建者,每一次身份轉變都帶來更多的責任。反饋社區關於遊戲的反饋,推動社區和官方的對話,促進更多項目信息的披露,參與海島在B端的拓展,甚至組建了一周年線下見面會。

我一度以為,在我們這麼努力的社區共建下,NeoWorld會重新啟航。

但一周年以後,官方總結了海島1.0的一些新問題,借鑒了當時廣為流行的模式幣玩法,開始嘗試海島2.0。先後開啟了NEOLAND二區、DRAGONLAND跟HPBLAND。

海島2.0解決了一部分1.0的問題,但同時帶來了一些新的隱患,官方在它的基礎上,找到了大陸經濟系統的一些新的解決思路。於是到了八月,轟轟烈烈的大陸2.0來了。

我和NeoWorld的838天:人生若只如初見

大陸2.0的改革是大膽的,可惜大陸2.0還沒完全改完時,官方又在這個基礎上升級了海島3.0,試圖將兩個經濟機制有機的融合起來。在這個基礎上,又開了兩個新海島GXCLAND跟ELALAND。

我曾無比的看好兩個經濟系統徹底改完后的融合前景,因此在過程中持續的加倉,可惜每一次動作都沒有徹底的完成,就又調整方向。

整個2019年,NeoWorld官方其實做了相當多的事情,比如海外拓展,比如社區共建,比如H5版的開發。但最核心的迭代,就是在完善大陸和海島的經濟系統。

好不容易有了一個閉環的雛形,2020年來了。

3、大陸3.0時代

進入2020年,一開始的說法是VR版本的研發。我相信這跟NeoWorld是高度吻合的,但技術開發周期以及當前的市場環境,已經遠沒有像19年的數次改版那麼讓人興奮。

緊接著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新冠疫情來了,全球一片混亂,何況一個處於萌芽狀態中的虛擬世界。

往期的一周一更沒了,往期的社區問答沒了,往期的周報雙周報也沒了……社區像無根的浮萍,等待著官方新的消息。

就這樣過了大半年,社區普遍都以為官方要跑路了,幣價要歸零了。兩周年左右,官方發布了新版路線圖:放棄VR,全面重製遊戲體驗,轉向主流遊戲市場。

這兩年多路線圖多次調整,一方面說明了務實做事的難度,另一方面社區的期待也越來越少,所以並沒有引起多少波瀾。

這次公告后又是兩個月的沉寂,就在我們以為官方又一次畫餅的時候。八月底,官方公布了最新的項目進展。原來這大半年他們都去做全新的版本去了,而且新版本已經在傳統遊戲渠道進行封測了。

我和NeoWorld的838天:人生若只如初見

在這次封測過程中,官方也終於理清了新的項目發展規劃:讓遊戲的歸遊戲,幣圈的歸幣圈。標準版跟區塊鏈版分而治之,以NEST為價值紐帶。

確定了方向,接下來就是如何過渡了。

經過了兩年多的積累,儘管用戶量並不大,但每個人的遊戲資產都有相當大的擴容。如何給玩家一個相對公平合理的交代呢?

官方儘管犯了很多錯,但在每次大改版時,都儘可能的照顧到儘可能多用戶的權益,這次也不例外。對奇迹、NASH券、土地、建築和RO等主要資產都提供了資產置換計劃。

在補償策略上,官方定價可以說是超出大家的預期的。又通過三期不同的順序,用NEST來吸收海量釋放的NASH,可以說是比較平穩的方案了。

文章開頭說到的拆遷,指的就是這裡面的第二輪資產兌換。原本我是想保留一些土地和建築的,但可惜這次的具體方案上,無論策劃還是技術上都再一次出現不應該出現的漏洞,確實有些心累了。

也許到了應該斷舍離的時候了。

這本來就是一個項目而已,我最初是想來賺錢的,卻被其宏大的願景所征服,試圖建立另一種人生體驗。

虛虛實實,一場遊戲一場夢。

是時候,讓項目的歸項目,讓夢想的歸夢想。

在這兩年多的時間裡,官方和我們都犯了很多錯誤。在18年的夏天,我們以日夜建設開始;在20年的國慶,我們以日夜拆除結束。

再見了,你我世界;再見了,NASH。

以本文,紀念這段為夢想而全力以赴的日子。也祝NEST,春暖花開。

—-

編譯者/作者:JIMI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