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筆記:共話區塊鏈行業反洗錢標準(上篇)

今天的筆記來自金色相對論,討論的話題的關於區塊鏈行業的反洗錢。國慶長假即將結束,行情波動愈發明顯。也許此時靜下心來,從監管視角重新審視我們投資的項目是正當其時。

今天的筆記來自金色相對論,討論的話題的關於區塊鏈行業的反洗錢。國慶長假即將結束,行情波動愈發明顯。也許此時靜下心來,從監管視角重新審視我們投資的項目是正當其時。

筆記總計15000餘字,分上下兩篇發出。今天是上篇,以下,Enjoy:

行走筆記:共話區塊鏈行業反洗錢標準(上篇)

大家好,我是宋愛陸,擔任《區塊鏈行業應用反洗錢標準》起草小組的副組長,同時擔任中軟協區塊鏈分會副秘書長。希望能夠與行業內的優秀專家一起為行業的健康發展貢獻一份力量。

主持人:作為區塊鏈行業應用反洗錢標準起草小組副組長,請您分享一下本次會議的主要宗旨和成效。加強區塊鏈標準化研究,為何需要從反洗錢開始?

宋愛陸:

我分步給大家介紹。

本次會議是由中國軟體行業協會區塊鏈分會和北京律師協會互聯網金融法律專委會共同發起,召集了行業內代表性的企業與專家。

宗旨:推進區塊鏈行業建立反洗錢相關技術安全規範,促進區塊鏈行業的健康發展。同時發揮行業組織自律與監管層溝通的橋樑價值,讓行業的從業者享受到行業發展的紅利。也起到上傳下達,我們將標準的重要進展隨時也同步給相關監管機構、組織。

其次是關於成效。

因為是區塊鏈行業的反洗錢標準,所以本標準的起草工作,召集了區塊鏈行業的的代表性企業參與。做這個標準就是希望建立一個有行業共識度的、符合區塊鏈行業特點的反洗錢標準,大家也願意共同遵守的一個標準。

會議各代表企業充分分享、交流了關於區塊鏈行業反洗錢的思路與觀點,初步針對核心規範達成了共識。同時約定下一步籌備建立區塊鏈行業反洗錢聯盟,來共同約束和規範行業的健康發展。我想這是會議的最大成效。

關於為何從反洗錢開始,主要有以下幾點考量:

其實在之前,也出台了其他一系列標準。而本次從反洗錢標準著手。首先,隨著區塊鏈技術生態、數字經濟等不斷成熟,更高的透明度、安全性以及合規性已經成為了全球投資者和監管機構的共同訴求

在產業加速發展的同時,藉由互聯網金融新業態的金融犯罪風險相伴而生。新型洗錢方式也呈現岀從傳統線下向線上發展的新動向。如衍生的比特幣洗錢、貿易洗錢、聚合支付平台洗錢等行為值得警惕。

洗錢成為區塊鏈行業健康發展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始終是行業上方的陰雲。所以要想辦法解決。

同時由於區塊鏈的無國界化和匿名性等特點,洗錢活動幫助犯罪逃避法律制裁,助長違法犯罪活動,破壞經濟金融秩序,損害經濟組織和國家信譽,破壞社會公正;並由發達國家不斷向發展中國家蔓延

國際社會普遍認識到,單獨依靠一個國家或一個組織的力量難以預防、控制、打擊跨國洗錢犯罪。國際社會、行業自律組織等必須團結協作,規範和協調國內、國際立法、自律,才能有效地維護國際金融秩序和國家經濟安全,促進全球經濟社會健康發展。

區塊鏈作為新興起的朝陽行業,反洗錢相關規則的建立也迫在眉捷。

基於以上幾點,我們認為對於新興的區塊鏈行業,有必要從反洗錢角度建立行業規範。

主持人:最近舉辦的上海外灘大會,還發布了「反洗錢白皮書」,引入區塊鏈技術保障生態聯防。在您看來,區塊鏈技術的應用能為反洗錢領域帶來哪些改善?

宋愛陸:其實外灘大會發布的反洗錢白皮書側重點是不同的。他們更傾向於從傳統金融平台的角度出發來做。我們主要是從區塊鏈行業的角度出發來做。

關於區塊鏈技術的應用能夠帶來的改善,我想主要有如下幾點:

引入區塊鏈技術,可實現跨部門數據「按需」和「即時」共享。金融行業監管機構在反洗錢工作上付出了巨大的監管成本,並在反洗錢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但從目前各金融機構反洗錢機制來看,仍然存在著客戶身份識別效率低、反洗錢工作信息化程度低、反洗錢監管成本高以及金融機構間相關數據不同步、不共享等問題。

同時,區塊鏈能夠變成監管者與受監管對象之間的共享數據記錄庫。打破組織間的壁壘。

其次,區塊鏈能夠有潛力輕鬆地實現交易數據的子集以實時的方式與監管者分享。

此外,區塊鏈可以實現包含監管的「業務模式」,在其中監管者利用智能合約實時地驗證交易,規則合約化。

同時,引入區塊鏈實現部門內「業務+監管」的創新。將區塊鏈技術引入到金融機構日常身份登記驗證、金融交易及檢測審計環節中。實現監管規則的數字化、自動化、智能化,利用智能合約完成實時監管和數據共享,有助於進一步完善金融機構反洗錢事前預防、事中監控及事後處置流程,提升金融機構和監管部門的反洗錢能力。

由於區塊鏈技術本身的安全性和不可篡改特質,不僅能確保鏈上的每一次數據記錄都真實可靠,而且可以隨時被審計、查閱。有效降低機構間的信任成本,提升防範洗錢風險和打擊金融犯罪。

主持人:從中國和國際意義上來看,區塊鏈行業應用反洗錢標準建立對相關行業發展等意味著什麼?

宋愛陸:我認為,我們做的事情影響意義深遠。目前區塊鏈技術仍處於初級階段,相關標準的制訂有利於將產業引導至正確的方向,促進區塊鏈產業健康向好發展。

另一方面,在相關標準制訂的同時,也為產業留出創新的空間,為產業的發展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標準的建立不僅樹立了區塊鏈行業從業者的共同行動目標,並且還將建立區塊鏈行業反洗錢大資料庫。

首先將會輔助金融行業的健康發展,打破不同機構間的數據壁壘,建立聯防機制,配合關聯方識別出相關的洗錢團伙。

同時有利於及時發現和監控區塊鏈行業內的洗錢活動。協助相關監管部門追查並沒收犯罪所得,遏制洗錢犯罪及其上游犯罪對其他領域的滲透。維護經濟安全和社會穩定。更有利於增加國際間交流與合作,消除洗錢行為給金融機構乃至區塊鏈金融行業帶來的潛在金融風險和法律風險,維護金融安全;

————————

蔡維德,國家「千人計劃」特聘專家,北航數字社會與區塊鏈實驗室主任。清華長江、麻省理工學院學士,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計算機科學專業博土,在美國明尼蘇大大學和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教育研究30年。國家科技部重大項目負責人,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區塊鏈研究中心科學顧問,天德科技首席科學家。外交部中國亞洲經濟發展協會區塊鏈產業專業委員會會長,國家大數據(貴州)綜合試驗區區塊鏈互聯網實驗室主任。賽迪(青島)區塊鏈研究院名譽院長,北京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區塊鏈專委會主任。

蔡維德:

首先我要講一下反洗錢這件事及監管政策。

反洗錢不只是行業上的事情,還是影響到國家競爭力的很重要的問題。

在2019年11月,美國宣布了新型的貨幣戰爭。傳統貨幣戰爭是利息加匯率,新型貨幣戰爭卻在三個地方有競爭:

科技、市場和監管。並且認為科技是最重要的,因為市場和監管都需要科技來支撐

什麼叫做戰爭呢?戰爭其實就是一種激烈的競爭。就是一種不論是輸或者贏都要付出代價,而且是有一種整體且長遠的計劃的才是戰爭。

但是這次的貨幣戰爭是一種沒有炮火的和平的競爭或者商業競爭。不過後果依然非常嚴重。

美國在2019年11月,是以保護美元的態度來預備這種新型貨幣戰爭的。這件事情我在去年還有今年,都有討論。而且我書上也有討論過這個問題。

美國認為,科技市場監管,是新型貨幣戰爭的場競爭的場所。所以監管,特別是數字貨幣的監管,事實上是三大戰場之一。但是科技上是怎麼做監管,怎麼做競爭呢?

在同一篇文章中,美國指出,監管將分為兩大版塊:第一大版塊是合規市場,第二大版塊是地下市場。而這兩個版塊都要監管。

監管科技現在分為傳統監管科技,傳統金融科技就使用大數據云平台、人工智慧的監管科技。而且使用kyc、aml(識別客戶身份,反洗錢)這種技術。包括機器學習,這些技術在國內外都已經發展一段時間,而且中國這方面也做得非常好。

但是,有一種新型的監管科技是這一兩年來才出現的。這樣的一個監管科技在最近國外發展的非常有優勢,而且做得非常快,做得非常好。

在過去幾年,國外都是以非常模糊的話來談這項監管科技。但是在2020年左右,這種新型的監管科技就岀現了。有下面幾種非常明顯的特性:

1、監管科技是互聯網或互聯網的監管

科技監管不再只是基於大數據平台的監管。更準確的叫法應該是監管網。

我在2018年初《區塊鏈,中國夢》論文中,第一個篇章「區塊鏈帶領中國科技進步」就提到一個重要的概念——監管互聯網

這個概念是指,以後大家都是在區塊鏈上交易,所以要監管這樣的網路,不能只是傳統的大數據平台,而需要有一個網路的架構出現。現在這個網路架構在國外出現了。

這個網路在國外已經出現在白皮書中,比如VSP 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所有的VSP上面都必須連在一起,彼此監管。國外叫做履行條款,travel information sharing architecture中文翻譯是履行規範信息交互架構。

這樣一個架構,事實上等於建立一個網路化的監管網路。這樣一種網路化的架構出現,就代表了一種全新的監管概念架構出現。

所有的VSP交易平台,如果不在這個網路上面,就會被列為黑名單。如果被列為黑名單,那麼所有的交易都可能被列為洗錢。

如果有人說,我要做數字貨幣或者數字資產交易,但是我不服從這樣的網路協議。那就會被FATF就是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制裁併被被放進黑名單。一旦放進黑名單,那銀行就不給你對接服務,很多國家就不跟你交易。一下之間就被國際所排除了。

所以這是一種全新的新型架構。我們會看到一個非常清晰的畫面。傳統的監管,科技是大數據型的,是雲平台、人工智慧型的中心化系統。可是這種新型的科技監管,他是網路系統,是全網的。整個監管架構思維是完全不一樣。

這就是我在2018年講的監管網路。有一個網路完全重新的出現,對區塊鏈的全網交易進行全網的監管。

2、嵌入式監管

有個概念也是國際常提的,是國際清算銀行一直在講的,他們認為數字貨幣是要做嵌入式監管。嵌入式監管的意思是,每一筆交易在交易的時候都要做監管。

因為數字貨幣是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一個禮拜七天都做交易。所以不能像傳統金融一樣,銀行關門,交易所關門,系統再做處理,再之後才能做清結算。那在這種數字貨幣的交易場景中,可能當時就清結算了,所以所有的交易都必須是實時監管。

所以就岀現了一種全新的監管框架理念思維,就是實時監管這嵌入式監管。但是它又不是完全的分散式的。因為它也必須有大量的機器,大量的網路在一個地方。也必須有大數據平台在後面。所以這種新型監管是一種混合模式。是一種網路加上大數據平台一起來監管的,全新的網路動作。

說回美國在2019年11月發布的文章。我們不說戰爭嗎?戰爭就是非常激烈的競爭。美國講到世界有兩大市場。

合規市場,就是現在銀行、股票市場,或者公開註冊的合法單位。

另外地下市場,地下市場本來就是洗錢的,或者是做各式各樣的事情的場所。

那所謂的反洗錢,美國政府公開的說,合規市場要做監管,地下市場也要做監管。通過我們剛剛講到的監管網路,合規市場的所有合規的商家都必須受到新的監管機制。

地下市場也要管,而且是用科技來管。你不報上來,我們主動去找。我們主動去搜尋。

所以在國外,有些科技已經做到能對各式各樣的地下市場的洗錢活動進行全盤追蹤。所以監管,所謂的反洗錢,基本上標準就是給合規單位,給銀行、股票、數字資產交易所等正規單位所做的。但還有一種地下的市場,所以是兩個市場都在競爭。所有的競爭都必須靠高科技才能競爭。

今年年初,我寫過一篇文章,講到對Libra的監管。我就談到,合規市場和地下經濟市場都需要監管。而這兩個監管技術類似,但細節都不太一樣,都是需要管理的。

主持人:反洗錢不僅僅是法規的執行。合規僅是其中一部分,更多是有效性的執行上。數字經濟時代如何把監管落地到日常風險防控工作當中去?

蔡維德:

這種新型的監管系統不再是金融系統和監管系統分開的。以後這兩個系統是融合在一起的。監管系統和交易系統是在一起的。這個概念是在美國CFTC就講的一件事情。

區塊鏈上面的智能合約是做交易的,同時也做監管。可以看成是兩件事情同一時間在做。

包括傳統的風險控制,傳統的反洗錢機制,傳統的關聯方法等等,都會連在一起。所以我剛剛講了一個概念:混合體監管

混合體監管,就是有一個網路監管體系,或者是網路監管網,但加上了傳統的大數據平台一起合作。

這會是以後的一種監管模型。如果只是有分散式的系統,沒辦法做到大數據分析。但是如果只有大數據分析,那已經太遲了。因為根本就不能一一對付現代的數字資產交易。這兩個世界差得非常遠,且缺一不可,所以這兩個都必須有。

主持人:制定反洗錢政策,就不可避免會涉及到虛擬資產和服務商的定性、監管、運營許可、投資者保護等問題。那麼如何區別對待,防止一刀切?又如何平衡創新與監管之間的關係?

蔡維德:

這個問題在國外已經都已經做了。所以首先我想要大家知道一件事情,美國在2019年11月以後,在數字貨幣,數字資產方面的進步是非常驚人的。他們的發展是極端快速的,這是很多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所以這種區別對待,事實上美國已經都做了。美國對於所有的數字資產交易所,或是各種單位都會給它一個評分。這個評分有些是公開的,有些是不公開的。比如如果你沒有上這個監管網的話,也就被列為是洗錢的單位。那洗錢單位第一,許多大的公司,其他的服務商可能不會和你合作,銀行可能也不敢跟你合作;

如果你是注了冊的,你提供的服務他們還會監控,你做的各式各樣的事情都會監控。他們可以算出從你這個系統裡面到底流轉了多少錢,都可以算得出來。

這些在國外都有公開的報道,公開的信息,都不是保密的信息。他們對於差不多所有的數字貨幣的供應商的洗錢的程度,都會有比如綠燈、黃燈、紅燈,全黑之類的評價。而且到底洗了多少錢,他們都能算得出來。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事情,意味著美國在監管科技上面是下了大功夫的。

而且美國的幾個監管單位,購買的幾個重要公司的監管服務,進步是非常迅速的。很多很多事情我們覺得說可能會這樣,事實上他們都已經都做了,而且都有些經驗,有些數據都公開在網上了。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好好學習的地方。

————————

鄧恩艷,天德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北航數字社會與區塊鏈實驗室顧問、中國區塊鏈生態聯盟副理事長,山東省互聯網金融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區塊鏈與數字經濟研究所所長、美國亞利桑那教育科學協會總經理。擁有多項區塊鏈發明專利,參與多個區塊鏈標準制定,曾在美國四家銀行( US Bank,WelIs Fargo Bank等)

主持人:相比當前已有的反洗錢監管的國家如韓國、新加坡、英國、歐盟等,我國的區塊鏈行業反洗錢有哪些不足和優勢?如何彌補現階段的不足?

鄧恩艷:新型的數字資產及數字貨幣反洗錢監管是傳統反洗錢監管和數字反洗錢監管的一個結合。剛才問題中提到,韓國、新加坡、英國、歐盟等在區塊鏈反洗錢這個行業里都做了很多的嘗試。

例如韓國曾經有幾次支持ICO到關閉所有交易所,然後又支持,然後又監管。這幾次的反覆也引發了一些混亂。在今年3月5日,韓國國會表決通過了特金法,全稱特定金融交易信息報告與使用的相關法律。這個報告一出就引起了業界的一些反應,例如隱私相關的問題如何解決。

新加坡曾經一度ICO是被認可的,造成眾多項目在新加坡註冊基金會,有限公司。而後項目破發甚至歸零。這也不是我國可學習的一個榜樣。在其他的方面,新加坡對傳統的反洗錢一直做得都非常好。

英國是個值得學習的國家。它的首都倫敦的中心就是個金融城。我們多次拜訪過倫敦金融城的首席經濟學家,一起探討區塊鏈。

他是非常保守的,整個英國都非常保守。在反洗錢上一直也做得非常好。英國的特色是監管科技、合規科技以及金融科技是并行的。舉個例子,我們這幾年可以看到P2P的爆雷,但在英國不但沒有暴雷,P2P仍然在有序的進行。

英國在數字貨幣上依然保守,但也已經出台了一些政策,並且有第一家數字資產交易平台申請通過。

我國還沒有整體看到科技在新型反洗錢上的重大發展和影響。這是關於不足的問題。

第二部分說說如何彌補現階段的不足。

個人認為,學習FATF技術服務公司所出台的反洗錢標準和系統設計,這是非常重要的

可能很多人對這個特別工作組是熟悉的。因為它做了很多經濟制裁的行動,是一個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它不炒概念,在2020年6月30日已經執行了不加入監管平台的就被列入黑名單的規定

數字經濟時代,洗錢犯罪越來越專業化,洗錢團伙交易的渠道和手段也更加隱蔽。打破不同機構間的數據壁壘成為必要。所以這其中如何有效實施反洗錢並能保護各機構隱私?答案是:黑對黑,白對白,雙方交火。

所謂的「交火」就是非常激烈的競爭。那我們所知道的黑與黑和白與白,例如監管與被監管算作白的話,那地下的則算是黑的。

我們現在出台的一些反洗錢的規矩和制裁,其實相對而言,是對白的,就是針對這些乖孩子的。一定要拿到許可,拿到牌照才可以經營,要上報所有標準,規定里包括個人信息、企業信息、錢包信息、然後使用認證,資金往來的途徑。這些都是白的。

那對黑的又如何呢?所以我很想分享一個報告,是2020年3月12日海外的一份公開的報告。講的是兩個國家多個銀行多個數字貨幣的洗錢名錄。這份名錄展示的,是從幾個賬戶通過非常多的賬戶以及多個銀行,最終再到達幾個賬戶的錯綜複雜的過程。

這是一個黑的地下洗錢組織利用數字貨幣來洗錢的一個非常大的案例,案值3450多萬美金。這裡涉及的國家有我們很熟悉的。在此就不講了。這個報告是完全公開的。

從這份報告中我們看到,在不被監管的地下交易中,監管方可以查得非常清楚。而這份報告的出台讓我們也知道一點,監管部門的監管是一個實時的過程,是可以實時對數據進行跟蹤的。所以現在的監管科技在海外已經發展得非常快,非常好了。

最近很多人都一直在提隱私與反洗錢的關係。通過區塊鏈的特性,就是可用不可看。類似一些虛擬銀行、開放銀行的規矩。open banking拿到的數據是要保護隱私,不可以公開。但是這些報告是可以公開的。報告中並沒有所有的信息,但是它可以用,而且非常好用。

我們之前想象一個犯罪的人,就好比是開著 賓士、寶馬在跑,追的警祭開個摩托去追。但現在的情形,對地下的數字貨幣的交易,監管的技術遠遠勝過了摩托車。在國外這些技術是不開源的。但我們可以想像是出動了戰鬥機戰來攻克堡壘。

現在開源的一些軟體,其實是一個標準的制定,一個平台的建設。比如剛才蔡老師提到的反洗錢的平台。它的主導是美國的一個科技服務公司。這個平台在今年6月份已經完全開源了。

可是現在對地下的、對於暗網的科技監管都是不開源的。但技術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區塊鏈行業既是受監管的對象,同時也可以被監管所用。現階段的金融科技可以在反洗錢監管中起到哪些作用?

鄧恩艷:區塊鏈是雙刃劍。但矛和盾一起發展,盾需要先行。

區塊鏈這個雙刃劍要用好,它是一個監管的利器。但能否用到一個恰到好處的範圍內,這很重要。

比如區塊鏈的沙盒測試,需要測試到什麼程度,是我們一直在討論的。要管得太嚴了就放不開,但是管得不夠嚴,又怕亂。所以一直在探討之中。

前一段曾經有過一些項目,他們在宣講的時候說自己是帶著引號的國家隊。後來才知道那些是空鏈。所謂空鏈就是沒有鏈,沒有鏈的區塊鏈。這樣的空鏈竟然在一些測試單位的測試中通過,而且出了很漂亮的報告。

這其實也是監管科技沒有到位的一個現象。比如我們的監管沙盒,通過13個維度將區塊鏈的鏈開源貢獻出來。不開源的我們放在一個資料庫里做了13個緯度,包括相似度的比較。所以會知道哪條鏈是從哪條鏈來的,它的相似度,它的時間戳,每一個開源的版本都有貢獻者。這些資料可以做成一個大數據,可以在上面做數據分析,能夠知道誰是誰的。

知道了誰是誰的,下一代產品就是關於這些鏈的相關性就都可以通過技術的手段查到。那如果要用了這樣的沙盒,就會知道這個空鏈的項目本身沒有鏈,他是借別人的鏈來做的測試。

區塊鏈要應用在反洗錢的監管中,同樣我們知道金融科技需要分散式處理,不能再是中心化的處理。

例如美國CFTC前領導被稱為 crystal dad,他是非常支持數字貨幣的。現在他是數字美元的巨頭Dolr的項目主席。他認為現在有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已經超過100年沒有改變了,太舊了。他不能忍受這麼舊的技術。

我曾經在四家傳統的銀行工作,對銀行的軟體也是非常清晰。當年從傳統的軟體走到新型軟體,所謂的新型是在1998—1999年那段時間成為online banking上網上線的過程,還有千禧蟲的時候,一些新的技術出現了。但是在新舊相融合的時候,對一些傳統的金融行業做更新和顛覆是非常有難度、有挑戰的。

所以說在科技和數據分析面前,很多事情都是公開的,也是很講究誠信的。大家看了之後都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現在對於反洗錢有幾個方面:一是監管錢的發岀,是從錢包、機構或是個人那發出的

二是它的途徑,是轉了幾家銀行

最後是洗錢的目的地在哪裡?使用的目的是什麼?最後是誰拿到了錢?追蹤的無非是以上這幾點,現在的技術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區塊鏈的可用不可看,增加了很多的隱私的保護,同時又達到了反洗錢的目標。所以非常看好區塊鏈的應用雙刃劍。

我們大家應該共同努力,一起將區塊鏈產業技術做好。特別是在中國,中國的特色就是如果政策允許的時候,大家齊心努力,執行力是非常高的。

以上是今天筆記分享的全部內容

—-

編譯者/作者:行走

玩幣族申明:玩幣族作為開放的資訊翻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玩幣族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

發表迴響